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5.6 “倾斜生产计划”,带来了煤钢和通胀

更多

1945年战后初期,日本与德国的经济处境大体相同。在战争中,日本共有119个城市化为废墟,毁于战火的住房达236万栋,900万人流离失所。近一半的产业设备、道路、桥梁、港湾设施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产业生产急剧下降,1946年仅相当于战前的30%。在战争中,日本的货币流通总量暴涨了24倍以上,黑市物价均匀飙升了29倍。1945年农业歉收,大米产量只有往年的60%。严重的粮食危机、极真个物资短缺、恶性的通货膨胀,引发了日本接连不断的大规模示威***,政局持续动荡。
当美国占领军当局公布停止日本军工生产时,大批军工企业立即面临断炊的危机,机械、化学、冶金等配套的产业部分也基本停顿下来。占国民经济半壁山河的军事及配套产业一旦停摆,大规模失业将如影随形,再加上海外军队和移民纷纷回国,日本的失业人口一度高达1130万人。物资短缺、粮食匮乏、通货膨胀,迫使政府严厉实施定量供给,而这一措施几乎毫无疑问地将刺激黑市价格如火箭一般蹿升。
日本银行体系在战争中,向军事产业发放的贷款高达贷款总额的一半,特别是6大银行的军工贷款更占到90%的惊人比例,这些贷款已铁定成为无法回收的烂账,战争结束之日,也就是这些银行破产之时。为拯救银行体系和整个经济局势,日本政府在公布投降确当天就发表声明,在答应银行客户继续自由取款的同时,也答应金融机构为企业继续提供新的巨额货款。这种无视坏账的存在,继续发放巨额贷款的行为,无疑义将加剧通货膨胀的恶化。
1946年,日本政府已处于风雨飘摇的危险之中,恶性通货膨胀假如不能迅速控制,革命与***的可能性就会与日俱增。
在如此恶性的通胀下,日本民众急切地希看取出银行存款,迅速购买各类黑市商品来保护辛辛劳苦积累下来的储蓄,银行挤兑的危机已经迫在眉睫!银行严重恶化的资产负债,哪里还经得起民众的挤兑?日本政府在财阀们的急迫要求下,向美国占领当局请求紧急应对通胀危机,麦克阿瑟也担心假如题目继续恶化,可能引发日本大规模的骚乱,甚至爆发革命二因此,麦克阿瑟立即责成日本政府采取紧急措施,制止危机的爆发。
1946年2月,日本政府出台了“金融紧急措施”,发行新日元,回收旧日元,民众必须在限期内将所有旧日元,存进银行的储蓄账户,在账户中兑换成新日元,但最多只能取出500新日元作为日常开销,这一数字几乎只能维持极端贫困的生活状态。政府用冻结存款的方式,暂时缓解了即将爆发的银行挤兑危机,用以旧换新所形成的货币流通剧减,来压制黑市物价的狂涨。从短期效果看,物价疯涨的局面被短暂遏制,从而度过了一个金融危机的鬼门关;但从长期看,没有解决任何实质题目。
与1948年6月德国的货币改革相比,德国以1个新马克换10个旧马克,银行在资产与负债两个方向上同时削减10倍,用“平衡票据”(未来的国债)来置换银行资产,固然造成了严重的社会财富再分配题目,但一步到位地消灭了通货膨胀的货币根源。固然惨烈,但也不失为一种“长痛不如短痛”的根治疗法。而日本的“金融紧急措施”,则完全是为了应急,并没有从根本上减少通货膨胀的压力,只是延迟了题目的爆发。
如何有效利用这一难得的“延时”来根治通货膨胀呢?假如不愿从收缩货币人手,那么就必须从增加商品供给来突破。这就是日本政府推出的“倾斜生产计划”。该计划的主要目的就是集中有限的资源,增加煤钢生产。由于煤炭是产业的能源,而钢铁是产业的原料,有了这两种物资,就能带动其他产业部分恢复运转。
1946年,日本的产业生产大约为战前的30%,假如生产能恢复到60%,日本政府以为大量增加的商品就会抵消过剩货币的冲击,如此便可结束通货膨胀。只有制止通胀,才能真正开始经济复苏。要达到这一目标,煤炭生产必须由2000万吨进步到3000万吨,为此,需要占领军当局为钢铁部分提供重油和铁砂,然后以增产的钢铁来供给煤炭部分,促进煤炭增加生产,再以煤炭进一步推动钢铁。
在这个思路指导下,政府开始集中所有财源,于1947年1月专门设立了“复兴金融公库”。公库的资金来源就是中心银行的信贷,终极则体现为政府的财政赤字。在1947 -1948年,公库一共放贷1259亿日元,占整个产业信贷的1/3。另外,政府还从预算中拨出850亿日元的巨额资金(占预算总额的12%),来向“倾斜生产”的企业进行价差补助。煤炭产业得到了475亿日元的贷款,约占公库全部贷款总额的38%。有钱自然好办事,结果1947年煤炭生产应声增长了近30%.同期的钢产量也增长了21%。1948年,日本经济出现了初步好转的迹象。产业生产恢复到战前的54.6%,其中煤炭达到90%,钢铁49.2%,基本达到了事先设定的目标。
不过,实现这一“倾斜生产”的代价,就是更大规模的财政赤字和钞票泛滥,钢铁和煤炭是有了,但轻产业生产消费品的原料仍然受制于1947年的农业。日本当年的轻产业与中国类似,在石油化T产业尚未启动的情况下,轻产业的原料来源严重依靠农业。此时,日本的“土改”才刚刚开始,农业增产的效果在1948年之后才会逐渐体现出来,而“倾斜生产”所造成的更大规模的货币泛滥,与尚在卡壳状态的轻产业瓶颈之间的脆弱平衡,在1947年和1948年再度被破坏,通货膨胀如脱缰的野马,又一次失往了控制。日本批发物价的上涨在1947年和1948年分别达到了193%和167%之多。
这一政策终极的效果是,大财阀体系的企业们,利用国家的资金和人民的储蓄,重新实现了资本积累,恢复了在战争中损失掉的部分实力,他们的贷款负担在恶性通胀中被迅速冲销,终极把通货膨胀的灾难留给人民和储蓄者。这实质上就是一种财富的抢劫,而且是在国家指导下的公然抢劫!结果,日本爆发了1948年的“三月斗争”,全国罢工人数高达100万人,在日本历史上规模空前。与此同时,政府机关和公共团体的公务职员也掀起了大规模抗争。
“倾斜生产”非但没有倾倒出大量的消费品,反而倾倒出更为猛烈的通胀,以及大规模的政治动荡。
美国人不干了!日本人这不是胡来吗?玩财政赤字的火,终极必然带来恶性通胀和社会***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