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5.7 道奇路线,日元投进美元帝国的怀抱

更多

1948年底,美国银行家道奇来到了日本。道奇刚在德国参与了6月的马克改革,此刻风尘仆仆地赶来东京,面对日本的恶性通胀,再看日本的财政政策,不禁心头火起。这与他策划的德国马克改革的思路相距甚远。
当日本政府官员对他大谈特谈产业生产恢复得如何喜人之时,道奇尽不客气地指出:“炫耀生产指数进步和出口增加是愚蠢透顶的行为,由于实际上这不过是美国援助的资金、(日本大躲省)补助金和赤字扩大的表现而已。”他作了一个有名的比喻,“日本经济似乎骑在竹马上一样,竹马的一条腿是美国援助,另一条腿则是国内的资金补助机构。把竹马的腿弄得过长,就有摔倒而将脖子折断的危险,现在必须迅速把马腿缩短”。
日本内部此时也形成了两种观点:一种意见是稳定是复苏的必要条件,必须首先制止通货膨胀;另一种观点则以为,没有复兴就没有稳定,必须扩大生产才能重建经济。后者实在是支持通胀的观点。大财阀们显然是希看国家继续实施大规模财政赤字,从而使他们继续获得巨额资金和补贴,实现更大的资本积累,通胀的代价自然由普通日本人来承受。在大财阀的影响下,日本政府迟迟不愿削减财政赤字。
美国人终于急了!
在看出了日本财阀相当顽固的态度后,美国政府和占领军当局断然采取了强硬措施,公然站到了日本政治舞台的中心,在没有通知日本政府的情况下,以美国政府直接指令的形式,于1948年12月18日,以占领军总司令部的名义,向日本国民公布了“稳定经济九项原则”,这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道奇路线”。日本政界为之哗然。
“道奇路线”的核心就是:平衡预算、限制信贷、改革税制、推出单一汇率。
麦克阿瑟在给日本吉田首相的“书简”中,以极其强硬的态度和严厉的措辞,要求日本政府不折不扣地执行上述原则,作为向日本提供巨额援助的美国,麦克阿瑟以为有权要求日本忍受困苦,甚至暂时放弃一部分自由与权利,尽对不答应出现反对“九项原则”的思想和政治活动。
大财阀们群情激奋,日本政局波涛汹涌,吉田内阁完全搞不定日本国会中势力强大的反对派。为此,麦克阿瑟秘授机宜,干脆解散国会,重新举行选举,吉田的新内阁终于获得了国会众院尽对多数的支持,“道奇路线”开始实施。
由于大财阀们在经济复苏阶段中,实行了铁血式残酷的资本积累,日本工人的工资被压得太低,以至于众议院大选时,日本***大举获胜,高达35人当选,引发了美国和日本政府的惊恐。因此,遏制通货膨胀,进步工人工资,增加货币实质购买力,已经升格为政治题目。道奇在美国众议院作证时指出,“与经济稳定有关的真正题目,是人们对政治和社会的反应。当前日本的重要题目,是保证政治和工资的稳定,维持一种能防止***主义势力发展的较高生活水平,为此,必须进步实际工资,重要的是进步货币的购买力,回根到底是进步粮食配额和棉制品的销售量”。
在这里,道奇夸大的粮食和棉织品题目,正是土地改革和轻产业的瓶颈。中国在五六十年代所遭遇的农业生产和轻产业的困难,在此时的日本,也是矛盾的焦点。
根据道奇在德国的货币改革经验,他以为,通货膨胀的根源在于财政赤字,不消灭赤字,就无法除掉通货膨胀的根源。因此,他首先查看了日本政府赤字的原因,结果发现,1948年度的预算只是在一般会计上采取了平衡的形式,但是在特别会计上则是1500亿日元的庞大赤字。在道奇所制订的1949年度预算中,将税收大幅进步,将政府开支尽可能削减,从而得到一份不仅综合平衡,没有赤字,而且还有2570亿日元巨额盈余的“超平衡预算”,盈余高达财政支出的14%。这笔巨额盈余在偿还债务的同时,也为金融机构提供了资金,既遏制了通胀,又增加了银行的资本金。
由于“道奇路线”反对“复兴金融公库”的变相财政赤字的做法,因此,公库从1949年起完全停止了新贷款,并开始回收过往的放贷。这一招,消除了引发通胀的一个主要来源。
正如道奇所指出的那样,美国援助和政府补贴,是日本经济“竹马的两条腿”,如何锯短这两条腿呢?道奇首先停止了“复兴金融公库”的贷款,这一项节省了1259亿日元的支出,但是日本政府为了保护大财阀的利益,将财政补贴增加了一倍,抵消了道奇的努力。道奇只能在美国援助上再动脑筋。
1948年美国对日本的援助总额为4.6亿美元,1949年增加到5.34亿美元,这些援助主要是美国过剩的粮食和石油、医疗产品和棉花,在日本轻产业消费品和能源严重短缺的市场中,抛售美国援助物资可以获得惊人的暴利。假如以1美元:360日元的汇率折算,1949年美援物资相当于1922亿日元的规模,远远超过“复兴金融公库”和财政补贴的金额。
对于这样一笔巨款,美国此前基本上是让日本政府自己做主怎么花,现在道奇却要利用这一杠杆来实现“道奇路线”的意图。
于是,美国设立了“回头资金”制度,要求日本政府将销售美援物资所得来的货款,存进特别会计账户,由占领军当局治理。日本政府只有在获得美国同意的情况下,才能逐笔使用这笔“回头资金”。道奇设下了资金使用范围仅限于偿还政府债务和经济建设的直接投资。这样,美国将日本财政收进中的一大笔资金牢牢地控制起来,在政治上和经济上迫使日本政府和大财阀们更加俯首帖耳。
从1949年到1951年,“回头资金”总共支出了3165亿日元,其中偿还政府债务和购买公债占35%,企业投资占65%。
其中用于偿还政府债务和购买公债的1118亿日元,对回收活动性和控制通胀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这一政策的实质,与60年代初陈云和刘少奇提出的“高价商品”、“高对高,低对低”回笼货币的策略大同小异,道奇无非是将美援的粮食、石油、医药、棉花等日本市场的紧俏商品作为“高价商品”,在抛售中回笼超发的日元,然后将这些回笼资金清偿政府债务,从而消灭部分过剩的货币,大大缓解通胀膨胀的压力。1946年9月,日本货币流通总量为644亿日元,1947年底为2191亿元。“回头资金”回笼货币的规模对货币流通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在企业投资中,“回头资金”没有继续大幅投向大财阀们所聚集的“煤钢”产业,而是大力投向电力、海运、电报电话、国营铁路等基础设施,在严厉紧缩的“道奇路线”中,财政投资是企业获得资金的大头,而“回头资金”占财政资金的70%,可以说这笔钱成了美国控制日本财政、金融、产业的强大工具。
美国援助的实质,实在就是将美国过剩的粮食和商品转移给日本,作为一种“恩赐”,美国赚足了日本政府的感激;再用这种“恩赐”的物资往返笼超发货币,又实现了控制恶性通胀的目的,赢得了日本人民的好感;最后,“恩赐”再转化为“回头资金”的投资,作为政治杠杆来制伏日本的各派政治势力,镇住了大财阀们的过度贪婪。美国人将援助发挥到了“一鱼三吃”的最高境界!
道奇路线的另外一根支柱就是单一汇率。战后一段时间内,日本的经济与外部世界几乎完全隔离,占领军当局控制着一切对外的经济活动,任何一笔对外贸易都需要事先征得美方的同意,而且每笔交易所涉及的货币汇率各有不同,这样一来就切断了日本商品大量出口的途径。
单一汇率就可同一混乱的货币兑换状况,整合日本的出口经济部分。由于日本国内消费力不足,市场狭小,原料和石油来源又主要依靠海外,不扩大对外贸易,日本的经济将很难真正发展。关键的题目在于,日元与美元到底定在什么样的比价,才能使日本经济真正受益。
以日本最早实现出口的产品缝纫机为例,由于国内农业萧条,棉花原料短缺,导致轻产业的棉布供给不足,当然这也会制约缝纫机行业的规模,因而产品本钱居高不下。1949年缝纫机在日本的制造本钱为24000日元,而其离岸价为40美元,这样的价格在国际上才能具备一定竞争力,因此,l美元相当于600日元,才能使得出口成为可能。
但是在道奇计划中,美国人单方面制定的单一汇率为l美元:360日元,这样日本缝纫机在国际市场的价格就变成了66.67美元,竞争力将大幅下降。在这种情况下,日本政府只有通过补贴才能抵消汇率过高的不利因素,保证出口贸易的顺利发展。当迈出艰难的第一步后,随着经济的复苏,两年之内,缝纫机的月产量从3万台迅速增加到13万台,生产本钱则不断下降,当政府不再补贴时,日本的企业照样能够实现利润。到1960年,缝纫机的制造本钱从26000日元直降到4300日元,在国际市场中卖到十几美元还能赚钱,此时,日本劳动密集型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变得难以抗衡。
单一汇率尽管开始对日本并不十分有利,但一旦靠上了美元帝国所贯通的世界市场,那么日益增长的生产规模和不断下降的本钱,将逐渐抵消汇率的不利影响,而后,固定汇率将越来越有利于日本的出口贸易。
道奇路线奠定了平衡的预算,缓解了通胀压力,实现了单一汇率,这一切只是建成了日本经济腾飞的跑道,真正腾飞所需要的加速度,还是来源于1950 – 1953年的朝鲜战争。
“朝鲜景气”为日本带来了23亿美元的超级战争红利。棉纺业的十至公司的利润增加了9~19倍,其中90%的利润形成了资本积累,钢铁、化纤和造纸业取得了相似的利润增长。再加上美国给日本提供的18亿美元的援助,日本在回顺美元帝国的选择中,在1945年到1955年的十年经济恢复阶段,总共获得了41亿美元的“好处费”。不过,背靠着急速扩大的国际市场,日本产业的规模迅猛扩大,同时,日本从世界所吸纳的海量新技术,进一步进步了日本产业的利润率,对美元帝国的依附所赢来的海外订单“红利”,远远超过了美国真金白银的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