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5.5 日本产业险遭“阉割”,麦克阿瑟大搞“土改”

更多

1945年8月,日本宣告投降。在战争中,日本全国财富的40%,直接或间接地毁于战火,经济已经全面破产。当美军浩浩荡荡地开进日本时,美国占领军最高主座麦克阿瑟收到了华盛顿的一项明确指示:“你对日本经济的复兴和强化不负任何责任。要向日本国民明确表示,你对日本应当维持一个什么样的特定牛活水平也不必负责。”
美国对日本的占领,不同于德国,美、苏、英、法对德国实行的是直接军事统治,在日本,占领军是通过日本政府实施间接统治,只有在极真个情况下,麦克阿瑟才能拥有对日本人民进行直接统治的权力。面对天皇存废题目,麦克阿瑟在日本期间的直接生活感受,使他确信保存天皇制度将有利于美国的“间接统治”。他还系统地研究了亚历山大、凯撒和拿破仑实行军事统治的历史经验,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几乎所有的军事占领都孕育着未来新的战争”,天皇在日本已被演绎成神的化身,固然日本战败,但天皇的感召力“胜过20个机械化师团”。因此,假如废除天皇,那美国将背上布满敌意的沉重包袱,无穷期地治理面临崩溃的7000万人口。
日本政府在战争中早就习惯了受军方的指挥,它不像一个决策机构,而更像是一个执行机构,所以当美国占领军替换了日本军方,日本政府完全没有障碍地与占领军进行了合作。
美国对日本最初的态度与对德国类似,就是从根本上摧毁日本再次挑起战争的产业潜力和战争意志。为此,美国对日本同样预备了一套日本版的“摩根索计划”。美国的目标是,战后日本产业的生产规模大体上只能以1931年“几一八”事件前后的水平为限,将日本的产业能力降低到一个低级产业化的水平,仅能满足自身经济的低水平运行,而不至于给美国人增加占领本钱。同时,为了迫使日本向亚洲曾被侵略的国家提供赔偿,大量的产业设施将被拆除,作为向这些受害国提供实物赔偿的手段。美军制定了日本产业拆除的“黑名单”,在名单上出现的企业总数为11OO个,少于德国1600家的规模,这既是美军对日本战略轰炸更加彻底的体现.也反应了日本产业弱于德国产业的现实。
除了对日本进行产业“阉割”之外,美国占领当局以为,日本军阀得以发动战争的另外一大根源,就是多年来在学校系统中对青年灌输“军国主义”思想的教育制度。因此,跟随美国占领军一起来到日本的,还有大批美国的教育学家。美国占领当局一方而逮捕了东条英机等战犯,另一方面则着手在教育系统中将“军国主义”思想的鼓吹者们立即清除出往。美国教育家们开始制定思想内容在教材中的方向,明确了什么样的观念是日本的年轻人应该接受的。
与此同时,美国占领当局也预备对日本的财阀体系动刀子。但是,这里面存在着很多蹊跷的地方,三井、三菱、住友、安田这四大财阀显然是军国主义的最重要的支持气力和财源基础,所谓“解散财阀”,仅仅将财阀们的持股公司打破,但是财阀体系中最核心的财阀银行,却毫发未伤地保存下来。这些财阀银行家族与华尔街和伦敦城的国际银行家们,有着上百年的交情,三井家族甚至在明治维新之前就与国际银行家们的关系非同平常。所谓“刑不上大夫”,当刀落到财阀们的头上时,总有意外的无形之手化解了严刑峻法,这种气力不只是来源于日本政府,也出自占领当局背后的势力。如同德国的银行家在支持纳粹的同时,也在巴塞尔与英美银行家们打得火热一样,他们在战后同样没有遭到应有的惩罚。
日本战前企业发展的资金来源中,贷款仅占12.8%,但战后的1951年,企业发展对贷款的依靠度高达62.8%。这无疑大大强化了财阀银行对企业的影响力。当日本与美国签订《旧金山合约》之后,重新获得了国家独立,日本于1953年修改了麦克阿瑟制定的“禁止垄断法”,答应企业竞争对手彼此持股,实际上相当于答应财阀被分拆的企业重新组合起来。修改后的法律答应银行可持有企业股份的比例从5%进步到lO%,这样一来,一个以财阀银行为中心,原财阀企业们纷纷采取相互持股的战略同盟就形成了,财阀银行不但同样持有这些公司的股份,而且还向财阀同盟公司提供更加优惠的贷款,极大地强化了财阀体系这一利益共同体。事实上,财阀银行在某种意义上,相当于从前的财阀持股公司,起到了财阀团体的战略制定、战术协调和利益关键的核心作用。
财阀银行不仅从居民的储蓄中张罗资金,同时也逐渐借重中心银行的贷款。如此一来,财阀体系比从前能够动员的经济资源更大,进进的领域更多,面临的竞争更小,组织体系更加灵活。
最为明显的例子就是三井团体。三井银行、三井信托、三井生命保险、大正海上火灾保险等三井系的金融机构联合起来,对三井矿山、三井金属、三井物产、三井造船、三井不动产、三井石油化学、王子造纸等三井系企业优先给予贷款。从组织上看,固然没有从前的财阀持股公司存在,但三井系的头头们却以交换情报为目的,以“二木会”的名义定期集会,其密切程度不亚于前财阀企业团体。
日本最大的四大财阀,三井、三菱、住友、安田,资本合计总额占全国的25.4%,十大财阀占到35.2%。在原计划分拆的325家企业中,终极只有11家被打散,其中三菱重工被分拆为三家后,又重新合并起来。
正是由于财阀银行的完好无损,在日本结束被占领状态之后,原财阀旗下的企业们,很快就在财阀银行的四周重新聚集起来,再次从幕后主导着日本战后的经济政治舞台。
1946年,苏联拒尽加进美元体系,冷战开始升温。美国对德国和日本的产业“阉割”计划,同时踩了刹车。
从1947年到1950年,日本产业被拆除的规模大大缩小,其设备总额不过1.6亿美元。日本得以保存了最重要的产业实力。这与德国所发生的情况几乎完全相同,没有这些保存下来的产业实力,日本战后快速复兴谈何轻易。由于战争赔偿所涉及的产业设备拆除被压缩到微不足道的程度,亚洲各国没有获得战争巨大损失所必要的补偿,这使得日本在经济发展中甩掉了一个沉重的包袱,得以轻装上阵,快速崛起。
麦克阿瑟在日本的另外一个重大举措,就是1945年12月发布的“农地解放指令”,在日本掀起了一场意义深远的“土地改革”运动。可以说没有农业的生产力开释,也很难有日本后来的产业崛起。
日本农业所面临的困境与中国大致相同,日本战前的产业化,也是必须从农业获得资本积累,当本国农业的产出无法满足产业原料供给时,急速发展的帝国产业,迫使日本政府向中国和东南亚大举侵略扩张,以获得产业原材料、粮食和石油的供给,同时为日本产业产品提供大举倾销的市场。在战后,当日本丧失掉所有的海外殖民地和占领区时,不仅断尽了产业原材料的来源,也丧失了消费品的市场。明治维新以来的产业化积累,在战火中耗损殆尽。假如不进行“土地改革”,农业生产的继续低迷,将迫使占领军当局不得不面对一个无法养活自己的日本,这将成为美国人长期的经济负担。
麦克阿瑟在日本发动的“土地改革”,是由政府强制性收购地主的佃耕土地,然后平价卖给佃农,这也是日本国内早就期盼的改革,不过,在日本财阀、军阀与地主结成同盟的帝国时代,土改只能是一个远远的梦想。只有在战后,美国占领军当局才有足够的动机和气力,一举摧毁了日本千年以来,地主阶层垄断多数土地的制度。佃农第一次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土地,他们不必每年再向地主缴纳一半或更多的粮食地租,这大大地进步了他们的生产热情,农业产量屡创历史新高。战后的一段时问,农民的生产力甚至高于城市。农民在市场中高价出售粮食,从而赚得了相当的财富,积累了一定的资本。占人口一半的农民在随后的20年中,逐步减少到人口的1/3,但农业生产却增加了一倍。由此可见,土地改革对农业的巨大促进作用。
也正是由于“土改”的成功,使得日本在1948年及随后的年份里,迎来了农业的繁荣,不仅缓解了粮食短缺和通货膨胀,而且支持了日本轻产业的十年恢复。
不过,在经济出现真正的复苏之前,日本还必须解决通货膨胀的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