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3 金融高边疆 - 6.7 暗杀的国度

更多

1932年2月初,当日军轰炸的目标越来越靠近西方列强在上海的租界时,日本政府向东京的外国使节发出调停中日之间“误会”的提议。过了两天得到回复,美国国务卿表示必须把上海的斡旋和满洲题目结合在一起。这样,只要西方国家对上海题目采取强硬态度,害怕经济制裁的大财阀们就不会为战争掏腰包。固然日本的国家信用在纽约等国际金融市场上跌到最低点,对今后日本海外融资十分不利,裕仁仍然坚持拒尽接受美国的方案,他更没忘记一个月前警告财阀的2月10日的期限。既然他们还拿不定主意,惩罚银行家的计划开始启动。
这次倒霉的是前大躲相井上准之助,当初正是他协调三井等财阀进场囤积美元,而且他知道这个阴谋来自皇宫,后来他在劝导财阀们向国家捐献部分利润一事上办事不力。俗话说:“伴君如伴虎。”谁让井上准之助知道得太多呢!
2月9日,裕仁邀请了原来中国情报网的负责人到皇宫讲课,此人在中国的下属是日本右翼组织血盟团的领袖,他们以暗杀政界人士著名。当天晚上8点,井上准之助预备在一所小学作竞选演讲时,被血盟团最厉害的刺客连开三枪毙命。“三重阴谋”的第一个牺牲者诞生了。刺客在***局受到异乎平常的优待,几个月后上法庭时,精神抖擞,红光满面。
除掉井上准之助的另一目的,是为了在即将开始的大选中打击执政的政友会和犬养毅,由于美元套利是在犬养毅内阁时期发生的,而政友会的温顺主张往往和天皇及军方的扩张政策相左,他们以为帝国应该奉行经济扩张而不是军事扩张,同中国要保持长期合作。
大选的结果让裕仁小圈子非常担心。看来老百姓不傻,他们知道现行的经济政策是内阁从上一届政府继续下来的,所以继续投政友会的票。
刚被井上准之助的死吓出一身冷汗的财阀们,看到选民不支持战争,就挺起腰板,预备重新挑战天皇。当初为了利益背弃了西园寺公看的财阀们,现在纷纷找上门来,要和他共同发起“宪法保卫运动”,再创“大正政变”时期的辉煌。
财阀们招募了自己的保安队伍,来对抗血盟团。他们不但不答应为在上海的“假战争”埋单,居然还想出了收买对天皇最忠实的关东军的主意。三菱的代表找到关东军司令官,请求他接受一张高达10万美元的“捐献”。他们得到的回答是:金额太小,三菱应该更慷慨些,直接捐给东京的陆军顾问长。
裕仁小圈子熟悉到这是一场严重的政治危机,唯利是图的财阀勾结政客,迷惑了天皇的臣民,现在又要收买陆军。而政客们被财阀的金钱和西方所谓的议会***腐蚀,丧失对国家和天皇的忠诚。所以,必须对罪魁罪魁的财阀实行直接打击。
让裕仁小圈子欣慰的是,2月29日,在国际同盟到达东京的时候,7万日军精锐终于突破了5万第十九路军战士的防线,而3月1日,傀儡“满洲国”也大张旗鼓地宣告成立了。3月2日,国际***完全被一位著名世界的美国飞行家小孩的绑架事件所吸引。这一连串的利好消息被他们以为是天赐良机,这下可以放心预备如何对付财阀了。
当天,三井银行召开股东会议讨论年度报告,年度报告特别指出过往一年银行业务碰到的困难,由股市和英镑贬值带来的损失远远超过美元套利的利润,而美元套利完全是为了对冲英镑贬值的损失,终极三井银行净亏损400万美元,外界批评三井投机美元大赚黑心钱是完全没有道理的。【11】3月3日,财政部似乎完全没有理会三井哭穷的呼声,公布为了偿还上海战事带来的债务,预备发行约800万美元的债券,希看三井等财阀为国家利益着想,积极购买。三井总裁团琢磨尽不买账,答复道:“全国大企业家一致以为,公司财政困难,缺乏现金,难以如愿购买债券。”双方干上了!【12】1932年的日本正处在经济危机中,而东北部农村遭受1869年以来最严重的粮食减产。农民以草根为食,他们的女儿被买往当歌妓,儿子往满洲“保卫国家利益”。本该用来赎回女儿的钱不得不往付租金和税。另一桩悲剧发生在一位儿子在满洲的农民父亲身上,儿子出发往满洲之前写了封信告诉父亲,但是忘了贴邮票,而父亲由于付不起4分钱的邮费不能收信。一个月以后,父亲接到儿子在满洲战死的正式通知。【13】老百姓的日子非常艰辛,对资本家怨声载道。裕仁小圈子以为这是对财阀采取行动的最佳时机,既能把财阀当靶子泄民愤,又能叫他们乖乖服从天皇的指令。
3月5日,团琢磨在三井银行大楼门前被血盟团的刺客一枪击倒,20分钟后死亡。
刺客后来对《朝日新闻》说:“我的目的是在打破***的既成政党,但是在既成政党的后面,必有财阀的巨头,所以我的计划是从暗杀财阀巨头着手,团(琢磨)是三井财阀的中心,所以我要杀他。”【14】刺客对财阀的批判真是一针见血,完全符合天皇的心意。
团琢磨被刺杀后的第二天,西园寺公看回到东京,但是拒尽按照礼节进宫朝见天皇。他一直在同各方会谈,想要竭力保住他为之奋斗终生的宪政之梦。他要犬养毅内阁留任,让人们保持对立宪议会的一点点希看和信心,并竭尽全力阻止暗杀的恐怖政治。作为交换,西园寺公看要求大财阀买进为上海战事发行的全部800万美元债券,另外拿出750万美元作为傀儡“满洲国”的启动资金。
一切商量好后,西园寺公看进宫向天皇谈妥了安排。可是事情并没有如他所愿,暗杀没有停止,阻挡帝国扩张的一切气力必须被清除。
5月15日,海军少壮派军官和农民法西斯组织成员,发动武装政变。他们计划分4路袭击首相犬养毅的官邸、内大臣官邸、政友会总部和三菱银行,再占领警视厅、破坏变电所。除了杀死前首相犬养毅,其他袭击目标大都没有实现,最后他们乘坐出租车到警视厅自首。
刺杀犬养毅首相的11名凶手遭到军法起诉。可就在审判前,法庭收到一份由35万人以鲜血署名的请愿书,请愿书是由日本各地同情凶手的民众发起签署的,请求法庭从宽发落。在审判过程中,凶手们不但没有认罪,反而以法庭作为宣传舞台,宣扬他们对天皇的一片赤胆忠心,激起民众更多的同情心,呼吁改革政府和经济。除了请愿书之外,另一份由11位年轻人寄来的求情书也被送到法庭。他们附上每人的一根手指表示他们对刺客的敬意,并请求代替11位刺客赴死。
***如此,怎能不教天皇对他亲身操盘的“尊王攘夷”之梦信心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