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3 金融高边疆 - 6.6 “一·二八”淞沪抗战:日本发动的“假战争”

更多

犬养毅是明治以来的三朝老臣,和国民党领袖人物的关系非常深厚。他是孙中山的革命密友,始终支持孙中山的革命活动。蒋介石落难日本时,犬养毅收留并帮助过他。
只有像犬养毅这样的人告诉蒋介石,计划在上海发动的战争是给国际同盟演的一出戏,蒋介石才会相信,甚至愿意配合把戏演好!
1931年12月13日,犬养毅内阁正式上台,他的特使已经在南京和蒋介石秘密会谈了一段时间。双方约定,蒋介石默认日本侵占满洲的“正当性”,作为交换,日本帮助蒋介石消灭驻扎在上海的第十九路军。第十九路军属于反对蒋介石独裁的粤派势力。一旦“独立”的“满洲国”获得蒋介石的承认,国际同盟就没有理由谴责日本政府,更不用说经济制裁了。
12月15日,蒋介石第二次通电下野,辞往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院长和军队总司令的职务,财政部长宋子文和全体内阁集体辞职,并带走所有账本。蒋介石临走时还把自己的亲信安插到4个省政府担任主席,为夺回政权埋下了伏笔。这样他可以放心坐观“假战争”的发生,既避免承担战争责任,又能伺机回来变成结束战争的元勋。
为确保战争按既定规划进行,裕仁派自己的祖叔闲院宫担任陆军顾问长,策划“九一八”事变的关东军干将板垣大佐被调回东京,协助制定“假战争”的作战计划。
1932年1月,国际同盟还没有出发往满洲,关东军就对东北各地展开全面迅速的攻击,这让西方列强丢尽面子。美国国务卿提议召回大使和经济制裁,但在国会和政府里支持者寥寥,只好给日本发了个不承认满洲的强硬照会。这下让日本摸清了英美的底牌,更加放心地执行预定的计划。
美国、蒋介石、国内都搞定了,真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现在就等着制造发动战争的理由了。
1月8日,裕仁天皇往东京郊外观看军事演习,他的行程5天前被一***态地登载在报纸上。那天的保卫工作非常彻底,关东军的秘密***部队被从满洲空运过来协助安保,东京的公共场所和朝鲜人爱往的旅馆被突击搜查,但不知为何“漏过了”一位来自上海的朝鲜独立运动的成员。他12月从上海出发,在日本进关时,神秘地“躲过”了向来精明的移民官,又在铁路便衣的眼皮底下搭乘火车来到东京。这时他身上每一个口袋里都揣着一个手榴弹,静静地等着天皇的车队。
当他看到有菊花标志的天皇马车经过期,拔出手榴弹扔了出往,可惜手榴弹落在一位内大臣的马车下,只发生了小小的爆炸,大臣毫发无损。刺客立即被逮捕,被关进与外界完全隔离的死囚牢房,9个月后被秘密***正法。
事后,那位被攻击的内大臣十分镇静地通知说,不必报告西园寺公看;天皇了解刺客身份后调侃地说他一定是朝鲜独立党的成员;天皇的一位亲信事前在日记里写道,他预感那天会失事。
刺杀事件使本来对天皇越来越失看的臣民产生了强烈同情心,纷纷要求负责警务的内务相剖腹谢罪。内务相只得和其他内阁成员一起递交了辞职书,天皇一眼不看就退了回来并让全体内阁留任。
西园寺公看听说这些后,沉默半晌,说了一句大逆不道的话:“常说天皇凌驾于宪法之上,但是除了宪法外,天皇还能在什么地方找到存在的理由呢?”【10】1月9日,刺杀事件后的第一天,在上海,跟日本情报机关有联系的一位记者报道了这条新闻并写道:“只是炸毁了随车,实在遗憾。”上海的国民党机关报《***日报》等报纸都转载了这个报道,这在日本外侨中引起骚乱。日本驻上海的领事馆随即提出***,要求该报道歉停刊。日本特务捉住这件事,开始制造战争的借口。
刺杀事件后的第二天,在上海的日本情报机关收到来自东京的电报:“满洲事件”按预计发展,但内阁有人因列强反对仍持怀疑态度,请利用当前中日间紧张局面进行你策划之事变,使列强目光转向上海。
1月18日,五个日本和尚到三友实业毛巾厂门口走走停停四下窥探,忽然从旁边冲出一些身份不明化装成工人样子容貌的打手,把日本和尚打得一死四伤。第二天上午,上海日侨举行大会,请求日本政府保护。日本情报职员闯进三井驻上海办公室,用手枪逼着三井员工给东京总部发电报,要求政府保护。
天皇小圈子成员利用这个电报,要求三井承担发动“假战争”的用度,由于那是为了“保护三井在上海的利益”。犬养毅要三井捐献800万美金,作为政府调集军队往上海保护三井的用度。三井总裁团琢磨觉得政府的要求简直就是***敲诈,就回复说三井不需要这种保护,也付不起这笔巨款。犬养毅提醒团琢磨,听说三井刚从美元套利中至少赚了2000万美金,人要知恩图报,没有政府的帮忙,三井怎么能赚到这笔钱?假如三井同意提供资金,政府可以同蒋介石谈好让满洲“独立”,从而避免国际经济制裁,保证三井的利益。
团琢磨是个聪明人,终于弄明白这是天皇以武力建立帝国计划的一部分,而且不会由于西园寺公看这些政客或者三井财阀的反对而改变。天皇会以各种各样的手段来逼迫他们妥协,美元套方便是天皇的一个圈套,一场大的较量即将来临。他同意考虑首相的建议,但是不能保证三井和其他财阀会支持这个计划。
1月21日,天皇命令议会休会,预备一个月后的大选。这样,裕仁在过渡期间,可以行使宪法赋予天皇的一项特权——批准不在预算中的额外支出。同时裕仁的亲信警告西园寺公看,2月10日之前,假如财阀还不能下决心为“假战争”提供资金,将发生令全国震动的流血事件。
1月23日以来,日本海军舰队陆续在上海抛锚,上海市民纷纷要求南京政府派兵支援上海的第十九路军,南京政府继续按兵不动。
1月26日,顾问总长,裕仁的祖叔闲院宫召开最高军事会议,命令上海的海军行使自卫权力。
1月27昼夜里,遵照蒋介石的幕后指示,国防部长何应钦给第十九路军发了三次急电,要他们忍辱责备,避免冲突,千万不可妄动,以免妨°国防大事。
1月28日上午8点,据日本官方报道,一位看似属于反日“救国会”的中国人,把一枚看似炸弹的东西扔进日本领事馆。这给了日本海军开战的终极借口。
下午5点,《纽约时报》记者往港口采访日本海军指挥官的时候被告知,晚上11点,日本海军陆战队将开进闸北,保护日本外侨,可是当时在闸北需要保护的日本人早在两天前就撤走了。
晚上8点30分,日军发出所谓“公告”,要求“中国方面将闸北所有中***队及敌对设施立即撤离”。为保证拥有出兵进犯的借口,日军故意拖延到11点,才以信函形式通报上海市长。在通报仅仅几分钟之后,甚至还没有确定最后通牒是否投递,日本海军陆战队进进闸北。也就是说,日本根本不会给中国任何机会。
淞沪抗战爆发了。日本军队遭到第十九路军的顽强抗击,军长蔡廷锴表示要与日军战斗到最后一人。蒋介石看到第十九路军不但没有被日本人消灭,反而成为英雄,再也坐不住了,马上跑回南京,公布要在国家危难之时挺身而出,领导政府和军队。
蒋介石不得不同时演两场戏,一场暗戏演给日本人看,继续和日本特使进行沟通;一场明戏演给中国人看,而且情节非常搞笑,与蒋介石参战的说法背道而驰。他命令嫡系警卫师预备作战,可是过了三个星期部队才到达前线;国民党海军居然公布中立,远远地躲到长江上游往了;在战事正酣时,国民党海军在日本神户船厂订购的一艘军舰下水了,中国大使出席了庆祝仪式,并和大日本帝国海军军官举杯共祝中日友谊长存。这哪里像两个交战国啊?简直就是“大东亚共荣圈”里的两个亲兄弟。
第十九路军听到蒋介石的许诺后欢欣鼓舞,以为蒋介石终于良心发现,不再被身边的银行家和资本家所迷惑,开始为国家利益着想。他们勇敢作战守住防线,让大日本皇军十分丢脸,号称日军精锐的海军陆战队,在飞机和炮舰的轰炸下,加上日本外侨和水手的帮助,居然还是不能攻破第十九路军的防线,他们真急红眼了!
可是比他们更急的是尊贵的裕仁天皇。为了防止日本海军为了挽回荣誉而假戏真做、扩大战争,他命令支援部队要缓缓推进不可急躁,还天天亲身查看关于战斗部署和后勤的每一个细节。他心里知道,这次游戏玩大了,不仅要蒙蔽国际社会,还要欺骗他的臣民和为他卖命血战的官兵。最后实在放心不下,把皇后的堂兄调来担任海军总长。这下海陆军最高指挥官都是皇亲国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场战争对裕仁有多重要了!
一边是裕仁急火攻心,另一边是三井等财阀磨磨蹭蹭不往外掏钱。按照日本惯例,国家的财政大计都要征得大财阀们的同意。现在钱还不到位,显而易见,他们对帝国政策持有异议。这是明目张胆地向天皇叫板!这次他们可要吃点苦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