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真相隧道,穿越泡沫的空间 - 公司资产的“老龄化”

更多

为什么上市公司坐拥巨额现金,还要大量举债?为什么举债得到的现金不用于增加雇员,扩大资本性支出,强化竞争力?

    因为钱永远是逐利的,更准确地说,钱背后的人性是永远逐利的!

    S&P500的公司高管们大把大把地借钱,慷慨豪爽地分红,乐此不疲地回购,目的只有一个,让股东们高兴,把董事会伺候满意,最后正大光明地把股票期权套现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里。至于以后公司发展和还债的事,那是下一任高管们去操心的问题。

    这就产生了一个严峻的问题,从公司层面上看,普遍严重缺乏“资本性支出”(CapitalExpenditures)和生产性投资!公司盈利靠的是其核心资产,能够稳定、不断增长和源源不断地创造现金流的优良资产,就像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需要悉心照料和百般呵护。即便如此,母鸡也有一定的寿命,尽最大可能地延长它的寿命,保证它的健康,才能让母鸡多下金蛋。与此同理,任何公司的优良资产都有其生命周期,公司必须不断投资维护、改善、优化和延长资产寿命,才能获得最大的收益,这就是“资本性支出”的重要作用。

    在农业时代,土地是核心资产,资产寿命近乎无限,资本性支出就是扩大耕地、改良土壤、保持肥力、兴修水利、筛选良种、完善农具、深耕细作等,目的就是从土地中获得最大限度的农业产出。在工业时代,工厂和生产线是核心资产,新建工厂、运行设备、维护机器、优化流程、改造技术、提升技能等措施,都是为了提高产能、扩大销售,以获得利润的最大化。在知识经济时代,专利、商标权、版权、创意成为核心资产,这种知识产权的寿命一方面受到法律的保护,另一方面却遭到盗版行为的疯狂侵蚀,因此有效寿命更加短暂,对知识产权的核心资产进行投资,金额更大、风险更高,最终收益也更大。例如,一部电影从拍摄、宣传到放映所消耗的费用巨大,如果成功就会大获其利,一旦失败就将颗粒无收。一种新药,从研发到中试,从审核和生产,动辄几年甚至十几年,耗资数以亿计,如果成功,就是一只下金蛋的超级母鸡,成为养活一家药业集团几年或十几年的优良资产。

    无论什么时代,也不管哪种行业,资本性支出都决定了资产的寿命和效益!

    资本遵循逐利的原则,哪里回报高,它就流向哪里。从历史上看,技术的重大革命总是导致生产率的提高,生产率的提高又意味着利润率的提高,在高利润率的诱惑之下,资本自动流向生产创造的领域,进一步刺激革新与生产,社会财富得以实现更大幅度的增长。此时,经济发展动力强劲,人民就业充分,国家财政盈余,政治稳定清明,货币坚挺而无通胀。但是,在技术创新的“枯水期”,生产率的进步将会停滞,实业的高利润率难觅踪迹,资本性支出的回报必然恶化。此时,资本将转向资产兼并,以重新瓜分社会财富的方式获得更高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