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9.9 美元、欧元、亚元的战国时代

更多

美元的困境在于主权货币事实上无法永久承担世界货币的重任。以主权债务为核心资产所建立的世界货币大厦,将随着主权国家财政税收不堪重负而终极坍塌。历史已经反复证实了这一点,美元体系终极的土崩瓦解实在是一种逻辑上的必然。
题目在于,当美元体系支撑不住时,谁能替换美元而成为新的世界货币呢?欧元、人民币、还是日元,或其他货币?答案是,凡是主权货币都不可能替换美元。美元将是主权货币担当世界货币这一时代的“末代天子”。
在美元帝国临朝的最后几十年中,世界经济将在越来越动荡的货币危机中反复出现剧烈颠簸。以欧元为代表的货币区域化潮流,会在亚洲、中东、非洲和南美陆续出现。这种区域化的货币又将严重挤压美元的流通版图,加速美元的衰落。
美元帝国自然不会坐视美元版图的瓦解,正像所有的末代天子一样,它将动用一切政治、经济、军事的资源来弹压这些“货币叛乱”。也许这种弹压能够起到一定的效果,世界上的“货币乱党们”暂时处于蛰伏状态。但是,这种短暂平静的背后,却酝酿着更大的叛乱危机。更多的叛乱引发更多的弹压,直到美元帝国筋疲力尽。此时,美元帝国内部一直存在的“主权货币派”和“世界同一货币派”之间的矛盾开始激化,政治的天平逐渐向后者倾斜。
假如美元走到“通电下野”的最后关头,美国早已预备好的世界货币备胎”将浮出水面,这就是IMF的特别提款权(SDR)0 70年代末,当美元
? 处在风雨飘摇的危险时刻时,“SDR替换账户”曾即将投进运行,假如不是美联储主席沃尔克马快刀急,在危难之中拯救了美元,世界恐怕已经生活在另一种货币空间之中了。
SDR与欧洲货币单位(ECU)的思路高度一致,它们都是一篮子货币组成的货币基准单位。只要将各国货币与SDR的汇率固定下来,用SDR替换各国主权货币就像欧元替换欧洲各国货币一样简单而无痛苦。只要美国继续主宰着IMF,那么用美元还是SDR来号令天下并没有本质区别。舍往美元,将会使美国得到权力更大的SDR。当然,美国必须与它的欧洲伙伴们分享这一权力,以换取欧洲放弃欧元,这也正是美国早已习惯独断专行的“主权货币派”们所不能容忍的。
目前,SDR存在着一个重大的缺陷,那就是在SDR的货币篮子里没有人民币,考虑到中国经济的规模和潜力,不拉上中国进伙,游戏就玩不下往。没准儿中国自己鼓捣出一个新的货币体系,题目就麻烦了。要加进SDR,人民币就必须能够自由兑换,这将是欧美未来苦口婆心、威胁利诱,从一切可能的角度阐述人民币自由兑换的种种好处的利益出发点!
题目是,加进SDR的货币篮子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呢?假如按照欧美的设计,IMF将成为未来的世界中心银行,SDR作为取代各国主权货币的世界同一货币,美国与欧洲自然是有否决权的大股东,而中国和其他国家就是陪着玩的小股东。中国在失往货币发行权的同时,却得不到更大的权力对价。如此一来,主宰中国命运的将是欧美。
美国放弃美元,欧洲放弃欧元,它们都将获得更大的支配权,它们舍了,但得到更多,中国和其他国家舍了,就啥也没有了。
假如世界同一货币的出现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大潮流,所谓浩浩荡荡不可阻挡,那么中国就应该争取主导这一潮流,而不是被潮流所主导。
中国必须认清人民币作为主权货币,势必无法取代美元的客观规律,同时也不会被其他国家所接受的现实,面对势单力薄的人民币无力与欧美货币意志相抗衡的局面,中国只有将亚洲的气力整合在亚元的盾牌之下,才能与美元与欧元的利剑相抗衡,形成三足鼎立的态势。假如没有亚元,亚洲各国的货币将被美国各个击破,最后亚洲各国货币的散兵游勇将被IMF全部收编。有了亚元,再广泛与南美、非洲、中东等地区的货币同盟建立起互为犄角的态势,就会获得更大的货币筹码。
假如未来真到了世界同一货币来临的时刻,亚洲最少是三分天下有其一,权力也必然是与欧美旗鼓相当,同股同权,分享天下!
能不能正确认清当今世界的货币大局,不仅事关人民币未来的命运,也将决定着中国和亚洲的命运!
强者,永远是自己的命运,自己操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