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9.8 人民币,还是亚元?这是一个题目

更多

对于中国而言,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能带来更多的利益呢,还是推动亚元会产生最佳的效果?这是一个关键性的题目。
从历史上看,英镑和美元曾先后成为主要的世界储备货币,而马克和日元即使在其经济全盛时期,在国际储备货币中的地位从来没有超过1O%,这是德国和日本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发展模式所注定的。
由于本国市场容量有限,德国和日本必须以世界市场作为经济增长的主要拓展空间,在出口产品的过程中,必然伴随着国际货币的回流。反过来说,一国的货币要想作为世界主要的贸易与储备货币,就必须持续输出本国货币,方式只能是贸易逆差和海外投资。德国和日本假如变成贸易逆差国,输出海量的马克和日元,进口的外国产品将很快充斥它们相对狭小的本国市场,而它们自己的产业能力将被瓦解,从而断送其经济强国的地位。日本早在80年代就曾经大力推动日元在海外的投资和日元贷款,近30年的努力并未产生明显的进展,日元很难走出往。人们愿意持有日元的主要原因是希看未来能够在日本市场中买到商品,假如日本国内市场规模不够,持有日元的动机将被大大削弱。
因此,国内市场规模狭小的国家,无论其经济如何强大,它的货币都不可能成为主要的国际货币。国际货币只有市场规模庞大的国家才能玩得动。
大英帝国当年曾经拥有横跨地球1/5的大陆,占世界1/4人口的庞大的市场规模,输出英镑所带来的逆差尽对数字很大,但在英帝国经济总量中的比重却不高。美国在20世纪30年代,对外贸易仅占经济总量的3%~5%,其巨大的国内市场使美国根本不在乎美元汇率的波动。输出货币是要有本钱的,家大业大的国家,首先能够扛得住这种压力,然后才能享受其好处。
中国的现状是国内消费仅占GDP的1/3,海外市场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依托,这种外向型的经济格式和偏小的国内市场容量,注定了人民币国际化在中国经济转型成功之前,很难获得实质性的突破。最好的效果不过是当年马克和日元在国际货币中的地位,不足以为中国带来更大的现实利益。
中国经济的繁荣在很大程度上依靠着海外的石油和原材料供给,以及欧美市场的需求,这种繁荣的基础存在着脆弱的一面。假如欧美经济的债务驱动模式难以持续,假如局部战争导致石油与原材料的供给中断,中国的经济繁荣义如何持续呢?同时,人民币的供给与美元牢牢绑在一起,在人民币完成“刮骨疗毒”之前,人民币的国际化不还是披着人民币外衣的美元再输出吗?在比较脆弱的经济基础之上,依托着相对狭小的国内市场规模,走出往的人民币会是强大而坚挺的货币吗?人民币升值带来更多的是货币投机者们的兴奋,而远不是世界各国真诚的信赖。
人民币国际化的力度越大,美国对中国的警惕与攻击性就会越强烈,欧元区国家会更乐意看到人民币成为美国打击的主要靶子,而亚洲国家则将布满警惕地防范中国试图建立“人民币的新秩序”。
在实力尚不成熟的情况下,人民币的高调出击,很可能会陷进孤军奋战的境地,在缺乏盟友的情况下,招致货币霸权国家的围剿。
因此,人民币在中国经济转型成功之前的高调国际化,属于激进战略。
相对而言,中国主导推动亚元的努力,貌似激进,实则守旧。
假如欧美经济长期不振而中国***进行经济转型,那么中国将无法或不愿意继续为美国提供国内储蓄,在实用主义至上的美国眼中,中国将失往利用价值。过往10年,美国对中国经济繁荣的容忍,是建立在中国生产美国享受,中国储蓄美国消费的基础之上的,一旦失往了共同的利益,“中美国”的婚姻必然走向破裂。
美国宣称的“太平洋世纪”新战略,实在已经不点名地将中国锁定为战略竞争对手,亚洲近来出现的一系列领海题目的矛盾激化,显现出美国先声夺人的气势。在挑动“亚洲人斗亚洲人”的游戏中,美国事以极低的本钱在博取极高的收益。美国一边掐住中国的石油供给、海上通道、市场依靠的经济命根子,一边唆使亚洲各国哄抢中国的利益,置中国于战不能战、和不能和的两难境地。未来10年,随着美国经济长期不振导致的自信脆弱,将使美国对中国变得更加敏感和具有攻击性。
在中美尖锐而复杂的博弈过程中,中国需要更多的盟友,更少的对手。建立亚洲的同一战线,将潜伏的对手转化为利益攸关的朋友,是化解美国高压围堵的“太极推手”。从这个意义上看,推动亚元不仅是货币的战略,同时也是地缘政治和军事的战略。
联合日韩与东盟10国,以“石油同盟”为出发点,以货币机制为杠杆,撬动亚洲共同市场的理念,将对抗化为合作,把利益冲突变为利益共享。亚洲共同市场需要共同的货币,而共同的货币将扩大共同的市场。日本的技术、中国的生产、韩国的创新、东盟的资源上风假如整合在一起,依托这样一个巨大的同一市场,亚元将成为世界货币的三巨头之一。
美国打击人民币不难,由于只得罪中国一个国家,但要打击亚元,就会得罪所有的亚洲国家,本钱与收益将难以同日而语。亚洲共同体和亚元,不仅为亚洲各国提供了更大的发展空间,更多的自主权,同时也为中国提供了一个有效的保护伞。在政治上,中国依托亚洲底气更足;在经济上,共同市场能够提供经济转型的更大空间;在军事上,中国在亚洲没有对手,只有盟友,美国的军事上风将被有效化解。
亚元战略实为中国自保的战略,无论需要耗费多长时间,无论会遭遇何种困难,都值得中国坚持下往。人民币国际化战略短期来看,成效并不乐观,而后遗症却不少。不过,守旧与激进这两种战略实在并无根本冲突,稳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与启动亚元进程完全可以同步进行。人民币国际化的终极效果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增加中国在亚元体系中筹码。
德国人舍弃了马克,但是他们如今却驾驭着欧元;德国人舍弃了保护本国市场,终极却支配着整个欧盟的大市场。所谓舍得,就是没有舍往,就不会有得到,不舍往小利,就无法得到大利。在如何追求利益方面,中国人也需要向德国人好好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