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9.5 亚洲经济共同体

更多

美国的题目在于经济,欧洲的题目在于政治,而亚洲的题目在于历史!
亚洲的历史并不短于欧洲,亚洲的政治聪明始终是亚洲人自信的源泉。丰富而深厚的文化积淀,历久弥新的儒祖传统,豁达宽容的佛学精神,为亚洲经济共同体奠定了坚实的文明与信仰的平台。
中国在未来的10年中面临着经济转型的严重挑战,东亚地区的稳定与合作是中国经济不可或缺的外部保障。假如欧洲的世代冤家德法能够摒弃前嫌,成为推动欧洲共同体的两大推动气力,那么同样有着百年恩怨的中、日、韩,是否能够解开历史的心结,成为推动亚洲经济共同体的先驱呢?
德法和解的关键在于建立了“煤钢同盟”的利益共同体。由于煤炭和钢铁都是国家发动战争不可或缺的物资,也是50年代产业最主要的能源和原材料来源,因此,将两国的经济命根子置于“超主权”的“煤钢同盟”治理之下,将从根本上消除双方发动战争的意图与能力,舒曼计划的宗旨就是“使战争不仅无法想象,而且在物质上也尽无可能”。可以说,没有双方利益的彻底***,就难以实现真正的和解。更为重要的是,“煤钢同盟”探索出了一套现实可行的“超主权”经济模式,奠定了欧洲共同市场的基础。没有一个规模足以与美国抗衡的市场规模,欧洲就不可能获得主宰自己命运的终极权力。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欧洲再也没有爆发过大规模的战争,从而结束了近500年的自相残杀的历史,今天的欧洲人享受着和平带来的丰厚红利。和平相对于战争而言,永远是一种文明的进步。
60多年前欧洲人创造的“煤钢同盟”,对于今天的亚洲具有更加现实,甚至更加紧迫的重大鉴戒意义。亚洲固然早已阔别了战争,但从来没有阔别过战争心态。中、日、韩在近代结下的刻骨仇恨,非但没有随着时间淡化,反而在各自民间时时碰撞出复仇心态的激烈火花。三国之间彼此防范、相互警惕,耗费了大量外交、军事和政治资源。
历史上,英国制衡欧洲大陆的基本战略就是挑动欧洲大陆国家之间的战争。法国强,则拉拢俄、德等国建立反法包围圈;德国强,则支持其他欧洲大国围堵德国,在欧洲大陆相互消耗之中,巩固了英国的世界霸权地位。美国崛起后,将英国人“离强合弱”的战略发挥到了更高境界,在冷战中,将欧洲置于围堵苏联的第一线,既控制了欧洲,义消耗了苏联;在孤立中国的时期,则拉拢日、韩、澳、菲等国,以台湾为第一岛链的核心,死死扼住巾国的海上通道。霸权国家总是试图挑动其他国家之间的争端,以达到分而治之的目的。
现在,中国在经济规模上“不幸”成为了世界第二,老二的日子从来就不好过,老大的警惕和老三们的嫉妒使它们很轻易形成同一战线,共同对付老二。历史上众多强国在老二的位置上都惨遭暗算,终极摔了下往。20世纪初的德国,冷战中的苏联,80年代的日本,无一例外地成了盎克鲁-撒克逊英语民族的手下败将,它们失败的内因就是锋芒太盛,急于挑战老大的地位,而外因则是未能打破老大拉拢老三们建立起来的军事、政治、经济的战略包围圈。
美国已经结束了伊拉克、阿富汗的战争,加上北非、中东众多国家的政权更迭,使得美国对全球石油资源的控制力空前强化。对于每年超过一半的石油必须依靠进口的中国而言,美国人已经牢牢掐住了中国经济的命根子,对海外市场,尤其是对欧美市场的极度依靠,使得中国表面上的繁荣实际上建立在相当脆弱的基础之上。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在2011年10月11日的《外交政策》中提出了“美国的太平洋世纪”的重大政策宣示,声称未来的政治将取决于亚洲,今后10年美国外交方略最重要的使命之一,将是把大幅增加的投进锁定于亚太地区,而与中国的关系是美国有史以来必须治理的最具挑战性和影响最大的双边关系之一,美中关系的发展没有指导手册可循,然而利益攸关不容失败。
显然,美国开始将全球战略的重心开始向中国周边转移,防范和围堵中国的意图已经昭然若揭。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和南海诸国在自身利益和美国的怂恿下,逐渐开始形成对中国非常不利的同一战线。东亚各国由于东海和南海石油资源而大打出手的局面,已不再是远不可及的想象。一旦中国***卷进局部战争,就毫无疑问地坠人了美国的战略圈套,重蹈历史上法德鹬蚌相争,英国渔人得利的覆辙。
要打破这种历史的宿命,东亚国家必须跳出传统的思维方式,大胆鉴戒欧洲货币与经济同盟的成功经验,化干戈为玉帛,实现亚太地区永久的和平。
中、日、韩这三个主要的东亚国家各有致命之处,中国的脆弱在于经济,日本的脆弱在于政治,韩国的脆弱在于军事,而这些弱点都与美国有关。假如东亚三国团结起来,各自的弱点将被强大的同盟所保护,以三国为核心打造亚洲的共同市场,摆脱欧美对亚洲命运的主宰,是所有亚洲国家共同的愿看。
各国争夺的无非是利益,与其进行这种零和博弈,不如共同分享利益。***很早就提出了“搁置主权,共同发展”的理念,这是符合亚洲国家根本利益的战略原则。现在,应该对这一理念进行具体化,并勇于进行实践。中日之间的***之争,日韩之间的独岛题目,既涉及敏感的主权争执,又牵扯到巨大的海底石油资源的亲身利益,各方相持不下,几近擦枪走火,断送亚太地区的和平环境,使各国经济发展濒临脱轨的险境,同样的题目在南海地区也面临着日益尖锐的战争风险。
假如“煤钢同盟”已经被欧洲人的实践所验证,那么这种“超主权”的模式同样可以在亚洲有争议的地区进行复制。假如成立类似欧盟的“亚洲经济共同体”的机构,以“石油同盟”作为起步,将有争议的海底石油资源让渡给这一“超主权”的新机构,从根本上化解主权这一敏感而不可调和的矛盾,形成各国共同投资、联合开发、利益共享的机制,将各囝利益实现深度***,使战争的爆发“既不可想象,也无法实现”,让亚洲人民得以永享和平红利。
通过“亚洲经济共同体”的建立,中国将打破美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的围堵,日本会获得石油供给的可靠保障,韩国能得到中日联合的安全承诺,东盟和印度可以进人一个同一的亚洲大市场。这将是一个对所有亚洲国家都有重大利益的战略同盟!
亚洲人最难以忘却的就是历史,实在,牢记历史的目的不是为了活在历史中,而是为了不让历史重演!亚洲人最敏感的就是主权,实在,主权的背后是国家能够主宰自己命运的权力!亚洲人最关切的就是利益,实在,利益共享所带来的收益超过了争夺的利益本身!
假如亚洲曾经是人类最古老文明的起源地,那么亚洲人的聪明就不应该输给欧洲人!假如亚洲的历史曾经在列强的宰割下备受苦难,那么今天的亚洲就决不能再将自己的命运交给任何霸权!
亚洲作为一个整体,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和独立性将空前进步,并形成与美国与欧洲分庭抗礼的战略格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