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8.9 摆脱美元,人民币需要“刮骨疗毒”

更多

1922年热那亚会议上,英格兰银行行长诺曼发明的“外汇储备”概念,一直是个令人生疑且效果失败的货币制度。英国人在一战后缺乏黄金,因此想出了这个货币“水变油”的伎俩,提出英镑和美元一起作为各国央行的货币储备,支撑各国货币发行,这就是金汇兑本位制的实质。各国货币与英镑、美元这两种核心货币挂钩,核心货币再承诺白由兑换黄金。这一货币制度造成了20世纪20年代世界活动性泛滥,终极以30年代大萧条收场。
1944年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将这一制度进行了全球版升级,核心货币变成了美元,美元储备成为各国货币的基石,结果导致了1971年全球货币体系崩溃。
1971年美债帝国诞生后,特别是1979年美联储主席沃尔克采用货币“化疗”巩固了美元霸主地位之后,美元储备再次大行其道,直到欧元诞生。
实际上,以主权国家货币及其背后资产国债作为世界各国货币发行基础,存在着不可克服的内在逻辑矛盾,这就是当年著名的“特里芬困难”,这一矛盾如今仍然适用。从逻辑上分析,美元体系早晚会再度崩溃,而以美元和美债作为外汇储备核心资产的国家将无一幸免。这只是个时间早晚题目,而不是会不会的题目。
既然明确知道这一点,再将美元储备作为人民币的发行基础,就违反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原则。持有美债,无异于将国内储蓄输出,压制国内市场规模的扩大。持有美元,也就是间接持有美元背后的美国国债,同样相当于为美国赤字提供融资。
可这些美元到底能买什么东西呢?中国积累的外汇储备规模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忽然发现手中拿着大量过剩的美元,实在除了美国国债之外,其他好东西啥都买不到。这时,中国事不是该反问一下,这种出口创汇还有意义吗?美元资产的真实购买力每年都在贬值,这不相当于把出口商品的一部分直接倒进了太平洋吗?为了就业,中国消耗了资源、能源、人力和物力,难道就是为了把产品一批批地倒进大海吗?能不能干点有意义的事呢?有人以为中国必须持续购买美国国债,否则现在持有的美国国债资产就会缩水。这个逻辑也有题目,假如你持有一只亏损公司的股票,而且你知道它未来还会亏下往,你会选择继续疯狂购买来维持股价吗?除非你预备拉高出货!可最不幸的是,你忽然发现实在自己就是那个最大、最后和最笨的接棒者了。
人民币基础货币供给在历史上曾有四种渠道:再贷款、再贴现、财政透支和外汇占款。1994年以前,再贷款是人民币的主要投放方式,1983 – 1993年占基础货币投放的70%~90%。在这段时间内,人民币与本国经济发展的相关度很高,由于再贷款是国内金融机构从中心银行拿到的贷款,这些贷款投向了国内的经济循环。1994年汇率并轨后,人民币发行机制逐渐变异,外汇占款比重越来越高,人民币基础货币的抵押品日益依靠外汇储备,人民币发行的独立性逐渐遭到削弱。
人民币的发行越来越与本国经济发展水平无关,而与外国货币,特别是外国政府的信用***在一起。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发生了重大变化,从依靠国内市场变成依靠国际市场。独立自主的人民币曾是中国金融元老们定下的根本原则,50年代陈云就提出人民币既不与美元、英镑和黄金挂钩,也不与苏联的卢布挂钩,由于老一辈的人曾目睹了蒋介石的法币与英镑、美元挂钩后,货币主权旁落,金融高边疆沦丧,国家经济日益殖民化的严重后果。
纵观货币史,任何大国的货币崛起,都是以本国的财富作为货币储备,为本国的经济或本国主导下的世界经济循环提供信用的血液。大英帝同主宰世界时,是以黄金为货币储备;美元横行天下时,是以美国国债为货币本位:欧元横空出世后,是以欧洲国债为发行基础;人民币未来纵横江湖时,岂能在美债的庇护之下搏击长空?
外汇储备,是货币边沿国家被核心货币强权统治的标志,而尽非货币独立自主的象征,它不代表货币的强大,而仅仅体现出货币依附性的深重。
外汇占款题目,不是一个技术细节,而是中国货币战略方向的抉择。
为使人民币重新取得货币发行的主导权,使国内信用创造服务于本国经济循环,必须切断外汇进进央行的通道。具体做法是:建立“外汇平准基金”,由它出面以国家信用发行特种“外汇公债”,召募人民币资金,在中国银行间市场上,替换中心银行扮演外汇“最后购买人”的角色,阻断外汇流进央行的通道,杜尽仅仅为了收购外汇而大幅增加的基础货币投放。同时,这种“外汇公债”还可以大大丰富债券市场的品种和为保险公司、银行、基金等投资机构提供新的投资选择。
“外汇平准基金”的主要职责包括:对汇率市场实施干预,实现人民币的汇率稳定;作为外汇最大的集散地,对需求外汇的机构进行放贷,只要放贷收益超过发行“外汇公债”的本钱,基金自然可以盈利。基金本身并不直接进行外汇投资,这个工作可以外包给中投或新成立的其他外汇投资公司,它只是以放贷人的身份与外汇投资治理公司打交道。
至于央行已经存在的外汇储备,可以分批以资产置换的方式逐步解决。例如,农村第二次产业化所需要筹集大规模的建设资金,可以用国家信用发行超长期的特种“农业债”,以此置换外汇资产,将人民币与国内经济转型紧密联系起来。同理,为解决就业题目所发行的“创造就业汇票”,为发展技术创新的“国家创新债”,为改善中国城市乡村的看病难就医难的“医疗保健公债”,为解决住房难的“廉租房公债”,为保证经济增长原材料料来源的“国家资源储备公债”等新的债券品种,都可以用来分批置换央行的外汇资产。这样,人民币将真正成为“人民的货币”,“为人民服务”,为中国的经济服务。
只有彻底摆脱美元的困境,人民币未来的国际化才会有扎实可靠的经济基础,才能终极牢牢地把握自己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