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8.7 创造就业,扩大市场规模的第二战场

更多

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题目,在货币紧缩的政策下,凸显出中国金融资源配置严重不公道的现状。创造就业机会最多、税收贡献突出、在国民经济中承担重要角色的中小企业,却由于无法从银行系统获得贷款而危机频现。在无法从正常渠道获得资金的无奈中,中小企业不得不依靠超级印子钱的地下银号,来维持活动资金或过桥贷款的需求;而一旦稍有意外,年息高达30%、50%,甚至100%的印子钱陷阱,将轻易摧毁一个多年苦心经营、信誉良好的企业。而地下银号肆意蔓延,已逐渐形成中国式“次级贷”链式反应的潜伏危机。
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呼声早已延续多年,而题目迟迟无法解决的根源,在于贸易银行在市场经济中自然具有“嫌贫爱富,规避风险”的偏好。这与金融海啸之后,美国贸易银行普遍“惜贷”的心态类似,美国不是没有公司和个人希看得到贷款,而是银行在遭到惨重损失之后,对风险产生了偏执性的厌恶,造成了美国消费和按揭贷款的萎缩。
更远的例子就是20世纪30年代德国的大萧条时期,一边是30%的失业人口,一边是大量闲置的产业生产能力,只要有资金参与将两者进行结合,就将创造出新增的储蓄,从而刺激其他领域扩张生产,发生市场交换,德国经济也将起死回生。但德国的贸易银行拒尽提供信贷来启动经济复苏的进程。银行总是在危机时过度谨慎,在泡沫中却滥发信贷。假如指看私营的银行来激活德国经济,看起来基本不靠谱。刚上台的纳粹政府以为,“我们经济上的题目并不是由于缺少生产资料,而是由于现存的生产资料没有得到充分使用造成的。要减少失业,现今最紧迫的任务就是要使闲置的生产资料被利用起来”。办法就是“投放生产性贷款”。德国政府决定摆脱银行创造信用的传统理论,不受黄金与外汇的制约,由政府创造一种新形式的货币,这就是著名的“创造就业汇票”(Mefo Bill)。德国政府把“创造就业汇票”这种利息为4.5%,期限为3个月的短期汇票直接支付给政府采购商,并规定“创造就业汇票”可在境内所有银行进行“贴现”,银行可以将这些汇票拿到中心银行“再贴现”以获取现金,也可持有汇票到期。这一招相当于政府直接发行以“创造就业汇票”为抵押的帝国马克,完全绕开厌恶风险的银行体系,将政府创造就业的意志通过这些汇票,直接注进德国经济。一旦闲置的劳动力与闲置的生产资料相结合,德国的经济立即开始恢复活力,仅仅用了5年时间就基本实现了全民就业,失业率降到1.3%,国民生产总值翻了一倍,重新成为欧洲强大
的产业国。
这个例子说明,当贸易银行体系出于各种原因,不愿为创造就业提供信贷时,政府可以绕开银行体系,将国家意志通过金融创新的工具直接注进经济体。
目前中国面临类似的矛盾,创造大量就业机会的中小企业正在由于资金奇缺而陷进破产境地,而贸易银行宁愿把资金贷给并不缺钱的大型国企以规避风险。这里存在的题目是,假如尊重贸易银行的市场经济原则,政府就无法直接要求银行向中小企业贷款,否则未来银行与政府之间将产生复杂的纠葛。同时,中小企业规模太小,无法通过发行债券的方式召募资金,一方面是法律不答应,另一方面也没有券商愿意为挣个几万元承销费而劳心费力。假如将若干中小企业集中起来发行“集合债”,又会出现信用评级的困难,假如其中一家企业违约,其他家企业怎么办等操纵困扰。另外,投资者觉得风险大,不愿投也是一个困难。
此时,政府面对的实在是一个战略分析,假如将扩大国内市场规模置于最优先的位置,那么创造更多的就业,就将直接增加国内市场的消费能力。假如需要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困境,就必须进行金融创新。这种创新的基本特点有两个:一是绕开银行,二是政府支持。目标就是,凡是愿意创造更多就业机会的中小企业,将能够获得低本钱资金。
在这一金融创新领域中,创造就业汇票、短期贸易票据、垃圾债券都是值得深进探讨的方式。
对于外商直接投资,假如能够增加就业带来税收,扩大技术扩散,自然是应该欢迎,但方法上可以作一些调整。由于中国的外汇储备显然已经明显过剩,这些外汇现在都不知道该买些什么,更多的外汇进进国内反而增加了中国外汇储备的负担。外国企业最有价值的并不是他们的外汇,而是他们的技术、治理、品牌和国际市场渠道。
换句话说,在吸引普通外资的时候,政府可以说“欢迎”。但我们不需要你出钱,我们的外汇投资公司愿意投资,你以技术、治理、品牌、渠道进股,我们做大股东,你做小股东。
假如真是赚钱的好项目,外汇投资公司或国内的投资公司会竞相进股,这样一来,外汇储备就多了一种在国内使用的办法。外商为什么愿意来?由于中国的市场大,他也想赚钱。30年前中国外汇奇缺,外商直接投资倒是没错。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中国愁的是外汇太多。外汇储备国内使用的途径,就是以外汇换外资的控股权。既然中国在海外不轻易找到好资产,别人送到家门口的好投资还能拒尽吗?直白地说就是:我们来驾车,而他们当马。
对于那些已经在国内经营的跨国公司,假如赢利良好,垄断了中国的行业龙头,应该择机进行股权回购。目的是把垄断性的外资降为非垄断地位,把外资大股东变成小股东。不是愁外汇储备花不出往吗?在国外买不到优良资产,在国内还不能剪些羊毛吗?他们已经赚了这么多年的钱,本该将部分利润回馈中国社会了。
用外汇储备对跨国公司在华股权进行回购当然要本着“自愿”原则,关键的题目是想办法让外资自愿以公道的价格出让股权。政府实在可以援引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中所碰到的各种“说辞”,反其道而用之就可以了。比如无所不包的***隐忧,时尚流行的环境保护,百发百中的税务核查等。办法总比困难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