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6.9 欧元帝国创世纪

更多

尽管欧洲央行理论上属于超主权机构,但在实际运作中,却很难摆脱主权意识的渗透。1994年,围绕着欧洲央行的筹备机构——欧洲货币局的成立,德法之间再度爆发争执。
首先是欧洲货币局的地址题目,这将意味着未来欧洲央行处于谁的势力范围之中。德国当仁不让,提出法兰克福作为最佳选择,这里是德国央行的所在地,欧洲央行设在德国央行的眼皮子底下,便于施加有形和无形的影响。这是一个实质性的安排,德国总理科尔尽不妥协地拒尽考虑伦敦、阿姆斯特丹、波恩等其他城市。法国人终极还是没能守住底线。
在欧洲货币局的运作方式上,德国人坚持货币局必须拥有公然市场操纵的职能,实质上发挥着中心银行干预外汇市场的作用,但法国人却担心大量的外汇交易将使法兰克福取代巴黎,成为欧洲大陆最大的金融中心,因而建议用欧洲央行与各国央行联合操纵的模式,试图对公然市场操纵进行“分权”。不过,由于德国人提供了货币局的主要货币储备,终极还是钱说了算。
1995年,希拉克在法国总统大选中获胜,戴高乐主义再次获得了政治影响力。希拉克虽不如戴高乐那么具有鲜明的法兰西主义色彩,但对法国主权题目还是非常敏感。他固然不是欧元的反对者,但至少称得上是个怀疑者。尤其对欧洲央行的巨大权力,希拉克始终忧心忡忡。欧洲央行一旦开始运作,法国在货币、汇率、利率方面的国家主权,将丧失殆尽,法国经济的命运将由法兰克福那帮人来决定,对于笃信国家主义的希拉克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纠结的局面。在希拉克的支持下,法国财政部长卡恩(Dominique Stauss – Kahn)建议成立一个欧洲的“经济政府”,以便在政治上对欧洲央行进行制衡。这个卡恩就是后来担任IMF总裁,因绯闻事件被美国拿下的那位著名人物。
在这一非关键题目上,德国人倒是愿意作出让步。这就是1997年景立的“欧元团体”(Euro Group)。“欧元团体”由欧盟的财政部长们组成,他们定期与欧洲央行的官员一起讨论经济题目,尤其是汇率题目。法国人希看利用“欧元团体”,将国家主义的政治势力,渗透进国际主义控制下的货币权力核心。卡恩表达了法国对于加强政府对欧洲央行进行监管的政治必要性,“假如没有实质且正当、正当的政治机构的存在,欧洲中心银行很快就会被公众当作是负责宏观经济政策的唯一机构。”
德国人牢牢捉住货币发行实权,“欧元团体”对欧洲央行的所谓制衡,仅仅是没有约束力的“定期交流”。而德国人却实际得多,他们不仅嘴里吃着货币发行权的“肥肉”,还把筷子伸向了锅里的“财政大权”。
1995年,德国人建议搞一个《稳定公约》,对于那些财政赤字超过GDP3%的国家进行罚款。这下可惹恼了法国的希拉克,什么?德国人居然还要觊觎法国人的财政预算大权?罚款制度,不仅会使法国无法再动用财政气力往刺激经济,改善就业,而且会让法国在不得不这样做时,将被欧盟国家和世界***贬损地体无完肤,在欧元启动之前,法郎还得承受投机资本在汇率市场上的血腥屠杀。在希拉克的尖啼声中,德国人降了一些调门,把《稳定公约》改为《稳定与增长公约》(Stability and Growth Pact),严厉惩罚的效果被削弱了。
在欧洲央行行长的任命上,德国与法国的争执达到***。1997年11月,欧盟的成员国的央行行长们,一致提议欧洲货币局局长杜森贝赫,担任即将诞生的欧洲央行行长。但是,实际上决定行长人选的终极权力,仍然把握在法国和德国的政治家手中。杜森贝赫是荷兰代表,而荷兰从来就是德国人的小跟班。实在,在欧洲央行的“宪法”中,已经将德国央行的制度全面进行了贯彻和强化,无论是谁来坐这个位置,执行的只能是德国央行的政策。这不仅是德国经济与货币的气力决定的,而且也被法兰克福所提供的一切软性辅助体系所强化。但是,法国人咽不下这口气,执意要将法国央行行长特里谢推到这个位置上。
所谓超主权的国际主义,从骨子里就弥漫着国家主义的色彩。权力只有一个,争抢的人却有一大帮,而且竞争者都是主权国家所推荐,这就形成了一个无法逃避的逻辑陷阱。
1998年5月,欧洲的首脑们为了欧洲央行行长人选,争执不下,几乎不欢而散。德国和法国各不相让,法国人坚持,假如杜森贝赫担任行长,那么他必须在2002年7月离职,也就是启动欧元纸币的半年之后。在12个小时的辩论之中,德、法、英、荷首脑们滑稽可笑地互相吐口水。
希拉克:“是谁让我们必须把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讨论他能多工作几
个星期上?”
科尔:“你问‘是谁’,他可不是刚从街上随便冒出来的人,你心里
清楚。”
希拉克:“他(杜森贝赫)是牛!”
科尔:“我不喜欢大家这么说他。我相信他德才兼备。我们有必要以
尊敬的态度来讨论这个题目。”
希拉克:“是媒体这么叫他,我们才知道他有这个外号的。我可不能
让媒体这么叫我。我们已经接受了欧洲央行设立在法兰克福的事实。”
布莱尔(英国首相,主持会议):“我们这次讨论没什么意义。”
希拉克对布莱尔:“也不严厉些。你是个这么明智而严谨的人,但这个程序一点都不明智和严谨。”
希拉克以否决杜森贝赫的候选人资格相威胁,科尔则公布德国已预备好提前离开,结果又是一番争论,最后终于达成妥协。1998年5月3日,官方正式任命杜森贝赫为欧洲中心银行行长。杜森贝赫则立即发表声明,假如他不能完成8年的行长任期,那完全是出于“自愿”,至少在欧洲纸币引进之前,他不会辞职。
1999年1月1日,万众瞩目的欧元,在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难产后,终于诞生了。可笑的是,人们仍称欧元为“体弱多病的早产儿”。
欧盟各国货币,以欧洲货币单位(ECU)为l欧元基准,按照1998年12月31日的市场汇率,进行货币兑换。此时的欧元,还是一种抽象的无形货币,主要用于金融市场、银行业务和电子支付领域。直到2002年1月1日,新的欧元纸币和欧元硬币启用,欧元正式成为了欧元区的法定货币。
欧元源于欧洲货币单位,而欧洲货币单位则是由“一篮子”欧洲国家货币所组成,每种国家货币背后的货币储备,主要还是外汇和国债,因此,欧元从本质上看,就是以成员国的国债与外汇储备为抵押,所发行的货币。
这就形成了欧元内在的一个题目,成员国的国债与各自的经济发展和财政政策密切相关,因而,欧元价值的根源,来自各国经济和财政的健康。无法控制各国的经济与财政,就无法保证欧元的价值。欧元目前的困境,症结正在于此。
欧元已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欧洲同一的财政部是确保欧元继续发展的条件。目前的欧元危机,提供了一个“危机倒逼改革”的机遇。从欧元的发展历史中,可以得到明确的答案,推动欧洲一体化的气力早已树大根深,欧洲财政部的建立,不是会不会的题目,而是什么时间的题目。
当同一的欧洲财政部终极出现在地平线上,欧洲合众国的诞生还会远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