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6.6 再举莫内精神大旗,“欧洲行动委员会”在行动

更多

“莫内圈子”在1975年散伙之后,推动欧洲合众国的精神驱动力处于瘫痪状态,大大延迟了欧洲经济货币同盟的进程。不过,“莫内圈子”中的核心骨干们,并没有意志消沉,他们在等待合适的时机,再度组建一个新的圈子,继续推进欧洲同一的大业。
20世纪80年代初,莫内原来的副手,荷兰人麦克斯·科斯泰姆(Max Kohnstamm),逐渐成为新的凝聚核心。他曾长期担任“欧洲合众国行动委员会”的副主席,1973年景为洛克菲勒资助的“三边委员会”欧洲分支的首任主席。科斯泰姆尽管没有莫内那样的号召力,但他长期从事联络与协调的具体工作,与欧洲重要人物的关系熟稔,他自告奋勇地承担起新圈子的发起工作。众人本来就迫切需要一个交流与讨论欧洲题目的私密圈子,科斯泰姆振臂一呼,老圈子的人立即就像找到了精神家园一般,纷纷投奔过来。
1982年10月,科尔取代了施密特成为西德新一任总理,科尔也是莫内委员会的前成员,他一上台就宣称欧洲事务和欧洲政治同盟是新一届政府的优先政策。科斯泰姆觉得重新建立“新圈子”的时机终于成熟了。他开始四处联系老战友们,刚从德国总理位置上退下来的施密特和比利时总理廷德曼斯,作为莫内委员会的前成员,在科斯泰姆的影响下,也开始给从前圈子里仍然活跃在政治和贸易领域的老友们写信,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参加新的圈子,以“确保让·莫内的思想和方法继续作为欧洲同盟的精神指导”。
为了在1984年重新组建新圈子,科斯泰姆开始周游欧洲,逐个造访预备前来参加会议的新老朋友,并带往会议的主题和未来的纲领。
1984年3月13日,科斯泰姆在布鲁塞尔正式启动了新圈子,参加会议的有比利时总理廷德曼斯,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各国金融与贸易领域的权威人士也纷纷赶来。德国总统卡尔·卡斯腾斯(Karl Carstens)固然没有到会,但他表示卸任之后就会参与新圈子的讨论活动。会议达成共叫,在新的形势下,恢复莫内精神,重建一个新的委员会。施密特以为,委员会应该“制定总体战略,来唤醒沉沦的欧洲”。会议还建议由施密特对欧洲货币体系(EMS)提出战略报告,其他成员则分别负责起草欧共体、同一市场、安全与防卫、西班牙葡萄牙加进欧共体等专题报告。施密特最后特别夸大:“必须意识到尽管(法国总统)密特朗将欧洲题目置于考虑的中心,但是法国社会党内却没有这样的共叫。”因此必须找到“一些能给密特朗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参与进来,以获得密特朗的战术性支持”。
这个最佳人选就是法国财政部长雅克·德洛尔(Jacques Delors)。科斯泰姆与德洛尔第一次见面是在1976年,之后两人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莫内的思想和势力强大的圈子,对初出茅庐的德洛尔,具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德洛尔曾是法兰西银行的***,自信而经常直言不讳,他的能力有目共睹,连密特朗也对德洛尔格外看重。
1984年6月,德洛尔通知科斯泰姆,密特朗已经同意让他参加科斯泰姆发起的新圈子活动,科斯泰姆惊喜之余,建议德洛尔将重新启动欧洲一体化作为一个主要的工作目标。后来,德洛尔在密特朗的支持和德国总理科尔的认可下,当选为“欧洲委员会主席”,这一职位相当于欧共体的内阁总理。对于密特朗而言,德洛尔是他在新圈子里的代理人,而德国人拉拢德洛尔进进新圈子的主要目的,正是为了影响密特朗全力推动欧洲整合。双方的默契就是将德洛尔放在“欧洲委员会主席”这一关键位置上,以便共同发力推动欧洲的经济货币同盟。
“新圈子”对德洛尔上任的消息自然是喜出看外,在关键岗位上安排了自己人,欧洲货币同盟的速度将大大加快。可是,德洛尔出任“欧洲委员会主席”后,新圈子就需要再安排一位法国社会党的人选,来填补德洛尔的空缺。作为临时措施,德洛尔将以“客人”的形式参与“新圈子”的所有活动。当德洛尔来到布鲁塞尔就任“欧洲委员会主席”后,“新圈子”立即积极为他推荐欧洲委员会的组成人选。
1984年9月,“新圈子”被正式命名为“欧洲行动委员会”(The Action Committee for Europe)。 80年代中期的欧洲与世界,已经与50年代莫内委员会成立时的国际形势大为不同。苏联的威胁正在逐步解除,欧洲与美国联合起来对付苏联的内在基础日渐瓦解,西德与东德重新合并的可能性,已不再是远不可及的幻想,一个同一而强大的德国将再度出现在世界的舞台之上,不仅欧洲内部的法国和其他欧共体国家感到心理压力加大,就连英国与美国也都顾虑重重,欧洲货币体系早已成为马克的天下,假如德国同一实现,领土被肢解的德国将重新成为政治巨人。此时此刻,由德国人发力推动的“欧洲合众国”运动,将促使美国产生对另一个超级大国出现的猜忌,而且欧洲内部也将被激发出强烈的民族主义。因此,“欧洲合众国”的刺眼字样,被笼统的欧洲所取代。
在欧洲整合的过程中,心理最为纠结的还是法国。日耳曼民族的彪悍,法国人早已深有体会。50年代法国主导的“煤钢同盟”,对于法国人而言是宽容和仁慈的美好感觉,欧洲联合代表着欧洲团结一致,在美苏两霸之间争取独立地位的大义行为。可是,80年代的法国,经济实力已经难与德国抗衡,法郎? 更成了马克的跟班,当想到一个8000万人口、政治同一、经济强大、货币坚挺的德国再次出现在法国边境时,法国人就会从骨子里透出阵阵冷气。
法国总统密特朗的应对之道,就是将德国的经济与货币实力,与法国的军事和政治地位整合起来,实现一种对法国和欧洲都更为平衡的态势。德国有马克,而法国有核武器,进一步联合,则双方共赢,退一步***,则后患无穷、当法国人想明白这个道理,德国人信服这一动机之后,双方强化合作的动力获得了一个新的突破。德洛尔正好扮演了这种突破的关键角色。
就在德洛尔预备代表“欧洲委员会”,第一次向欧洲议会发表演说之前,科斯泰姆给德洛尔写了一封长信,就这次重要演说的内容,提出了一系列建议。德洛尔对此心领神会,在1985年1月的演说中,他正式提出到1992年,实现欧洲单一市场的重大目标。几个月后,“欧洲理事会”的各国首脑们正式批准了德洛尔的日标,并责成他完成实施时间表的细节报告。欧洲一体化立即进进了一个新阶段。
1985年6月6日,在“新圈子”的第一次正式会议上,德国总统卡尔.卡斯腾斯主持会议,德洛尔提出了未来强化欧洲货币体系的计划。午餐会上,德国总理科尔对“新圈子”寄予了厚看,他以为“欧洲行为委员会”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将欧洲同一过程的历史重要性,传递给年轻的一代人。只有我们不断继续这一精神财富,才能够使欧洲同一的过程不可逆转”。
1986年,德洛尔与“新圈子”的关系更加紧密,他让同是社会党人的好友亨利·拿列特,接替他在“新圈子”中的位置,亨利·拿列特一直是密特朗的农业顾问,后担任农业部长。在“新圈子”的各次会议上,德洛尔将欧洲委员会的专家团队,甚至翻译职员都“借给”了科斯泰姆,以提供欧洲经济货币领域的最新动态。除此之外,德洛尔每年由欧洲委员会给“新圈子”提供22000欧洲货币单位(ECU)的活动经费。
到1988年9月,“新圈子”已扩大到92名成员,他们来自各国政府、各国政党、贸易协会、银行金融业和欧洲议会。其中13名成员是莫内时代的老人。“新圈子”形成的决议,可直接投递德、法、英、意、荷、比和欧洲委员会主席的手中,这些决议,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变成了政治家们在欧洲舞台上的台词。政治家们在外交场合所难以肩齿的玄机,在私密的小圈子里反倒能够畅所欲言,充分交流。“新圈子”主要从幕后推动欧洲一体化的步伐,而很少在媒体上公然宣扬他们的汁划,这样使得政治家们在国内政治舞台上,有足够的表演发挥的余地。这些同道巾人,山丁精神理念高度认同,很多人又是从50年代就开始共同奋斗的老朋友,相互信任,共同借力,彼此忠诚,尽不泄密,形成了坚不可摧的欧洲合众国的信念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