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6.4 欧洲汇率求稳定,美元浮动掀波涛

更多

20世纪70年代初,世界频频出现的粮食题目、通货膨胀、石油危机、经济衰退、美欧裂缝,从本质上看,都是美元贬值惹的祸。
美国人终于明白了,即便废掉了黄金的王位,美元仍然受到黄金潜伏的威胁。有黄金作为参照,美元的贬值在众人眼前将暴露无疑,一次次对黄金的价格下挫,将美元疲软的窘态反复昭示于天下。稳定的汇率机制,让美元贬值的***无所遁形,让偷***耍滑的伎俩难以躲身。因此,美国决心不仅要永远“圈禁”黄金,而且必须彻底废掉固定汇率制度,让世界货币市场彻底混乱起来。浮动汇率所产生的更加复杂的经济乱象,将分散大家对美元贬值的聚焦,起到? 扰乱视听、趁乱突围的作用。
美国此时要的就是一个乱字!以货币的大乱,求美元的突围!
美国求乱,而欧洲求稳。
汇率的自由浮动,使欧洲共同市场的各国货币上蹿下跳,贸易和经济发展受到严重干扰。为了稳定局势,欧共体依据《维纳报告》的精神,于1972年4月推出了著名的“蛇形汇率机制”,它规定了欧共体内部任意一对货币的汇率所答应的浮动上限。1971年12月的“史密森协议”中规定了非国际储备货币相对于美元的浮动空间,由布雷顿森林时代的1%扩大到2.25%。假如以图形展现,欧共体内部的汇率波动如同一条蟒蛇,游移在这条“史密森协议”的隧道中间。但是,当1973年美元开始自由浮动后,欧共体的“蛇形汇率”不再是游走于隧道之中,而是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沉浮。
欧洲人希看在“蛇形汇率机制”的阵法眼前,美元贬值的冲击力能被大大削弱。但在美元眼中,欧洲货币摆出的“一字长蛇阵”,不过是“一字挨打阵”。美元忽高忽低,上下翻飞,何时出拳,何时踢脚,完全把握在国际投机资本手中;而欧洲货币的长蛇阵就像死板的阵地战,只能被动防守,摆出的正是一副挨打相!
“蛇形汇率机制”最大的毛病在于,它只锁定了欧共体内各国货币的比价关系,但各国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却各行其是,这就比如用铁索套住9艘在波浪中起伏的大船,但每艘船的发动机动力,甚至船舵的方向都彼此不同,一旦共同航行起来,必然会相互碰撞,难以协调。当美元的投机大浪猛烈袭来之时,铁索将被庞大而剧烈起伏的船体轻易挣断。
1973年,德国马克是“蛇形汇率机制”的旗舰,法国、英国则是主要的护卫舰。1972年夏美国卖给苏联粮食,原本指看苏联抛售黄金来支付,以造成金价下跌、美元信心增强的趋势,结果苏联借欧洲美元的东风,把通胀的大火送回了美国。到了1973年初,越来越大的通胀压力,迫使美元难以再固守“史密森协议”的贬值限制。结果在2月中,当德国央行在7.5%的通胀压力之下***加息时,美元贬值的潜流,终于演化为汹涌的美元资产抛售巨浪。
英国曾于1972年短暂加进过“蛇形机制”,但很快就被投机资本给打了出来。1973年,英国首相希斯来到波恩,再度要求英镑加进“蛇形机制”。德国自然表示支持,有了英镑和法郎这两只左膀右臂,抗击美元投机资本巨浪的能力就会更强。但是,英国人提出的条件,却让德国人踌躇,当英国政府试图与欧洲货币汇率挂钩时,都屡屡失败,而且历届政府由于支持类似政策也被连累垮台,因此,希斯提出德国必须提供无穷制支持英镑的承诺。在德国人看来,这即是要求德国人用自己的外汇储备,为英国人开出空缺支票,而英国人拿到这道护身符,很可能会在财政赤字方面失往约束。德国人不愿直接回尽,就提出反报价,建议英国先加进“蛇形机制”,以背水一战的心志,表明保卫欧洲汇率稳定的决心。结果,英国人退缩了。
法国本想借英国人重新加进“蛇形机制”的时机,从德国人口袋里取出那诱人的外汇储备,建立一个类似稳定汇率的基金池,以便在法郎支撑不住时,用德国人的银子来分摊一些压力,但随着英国人的退缩,法国人的梦想也幻灭了。美元投机大浪展天盖地般砸了过来。
1973年3月1日,“史密森大堤”崩溃了,布雷顿森林所残留的固定汇率体系土崩瓦解。世界进人了一个货币自由浮动的混乱时代。
当美国砸碎了套在脖子上的固定汇率枷锁之后,开始预备永远“圈禁”黄金这一货币之王,完成以美国国债替换黄金,成为国际货币储备的核心资产的收官之举。
到1976年,世界各国政府所持有的美国国债已高达900亿美元,如何将这笔负债彻底赖掉呢?这可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战略困难。美国人的思路是,将这些债务变性为国际货币储备,就像支撑本国货币的国债不必偿还一样。
1974年6月,美国建议在IMF中设立所谓“替换账户”? (Substitution Account),这个账户的主要功能就是将各国所持有的美债,兑换为特别提款权(SDR),从而完成把美国国债变成国际货币储备资产的奔腾。变性后的美债,已经不再是美国的国家债务,而成为国际货币储备中的核心资产,它们将被永久嵌进国际货币运作体系之中,永远不必被偿还!
美国将“圈禁”黄金的行为,分成四个步骤展开:第一,所有IMF成员国的中心银行,不答应制定黄金的官方价格;第二,黄金与特别提款权之间的价值联系必须被切断,这样黄金在中心银行的货币储备中,将失往法定价格依据,成为“价值游荡”的资产;第三,美国财政部将举行黄金拍卖;第四,IMF将配合美国财政部压低世界黄金价格。其核心宗旨就是:让黄金的价格越不稳定越好,不稳定就难以成为财富蕴躲的工具,并且降低黄金作为货币储备的吸引力。
在美国政府的强烈要求下,IMF成员国同意了将黄金从特别提款权的价值基础中驱逐出往,特别提款权不再与黄金价值挂钩,而是被重新定义为“一篮子”16种国家货币的参照。紧接着,为了与美国的精神保持一致。IMF决定卖掉1/3的黄金储备,其中一半还给各国中心银行,另外一半则在市场上公然出售。
固定汇率废除了,黄金被“圈禁”了,美国人眼中最扎眼的题目,就是石油危机以来,由于油价暴涨而获得巨大石油美元收进的中东国家。
欧洲和日本的国家收支顺差被石油价格上涨所吃掉,1974 – 1976年,400亿美元的石油红利,源源不断地涌进了中东国家的荷包,中东一跃而成为资本输出的大国。假如中东向欧洲靠拢,用石油美元的资本积累,进行大规模产业化建设,那么欧洲将成为产业设备和技术的最佳提供者,而中东则在石油供给和消费市场方面向欧洲敞开大门。这样一来,美国的利益将被边沿化。关键的题目是,美国如何将丰沛的石油美元,从中东导流回美国,削弱中东与欧洲接近的内在动力。
美国的打法还是用美国国债,往导流中东的石油美元,让中东接替欧洲和日本从前的角色,为美国的赤字继续提供融资。为此,美国首先警告欧洲的银行,不得接受超过它们目前持有的150亿美元的储蓄规模,从而切断了中东石油美元的往路,再以军事合作、安全保障为***,胁迫沙特将石油美元投向美国国债。
美债帝国在“篡金自立”之后,经历了浮动汇率、石油危机、中东美元回流等剧烈震荡,终于站稳了脚跟。在混乱中,欧洲的货币同盟却受到了严重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