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4.9 1971年美元“篡金自立”,建立美债帝国

更多

尽管法国人的黄金攻势终极以失败而告终,但是法国在全世界掀起的黄金挤兑巨浪,却埋葬了美国一手建立起来的布雷顿森林王朝。
1971年8月15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公布,封闭美国的“黄金窗口”,停止美元与黄金的兑换。从此,布雷顿森林体系成为了一个历时名词。
本来美国可以选择重估黄金与美元的比价关系,如同1934年罗斯福将美元对黄金贬值一样,有人曾建议,将美元贬值到72美元兑换l盎司黄金,以反应美元在战后25年来过度增发的经济现实,但是美国同床异梦地浅尝辄止。由于美国已经不再需要黄金这个名义天子了。
美元已经成为事实上的世界货币,无论人们是否喜欢,也不管大家如何抱怨,布雷顿森林王朝都已经将美元深深地植进了各个国家的货币体系之中,人们越是挣扎,只会陷得越深,反抗越激烈,自己所受的反作用力也就越强烈。
25年来,美国成功地用美元将黄金与世界经济的联系进行了割裂,除了中心银行之外,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已经淡忘了黄金而习惯了美元。用美元往置换黄金的“李代桃僵”之计,现在到了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时刻。
美元本位制取代金汇兑本位制,将对全世界产生的深刻影响,直到40多年后的今天,人们仍在咀嚼。经济在进步,社会在发展,但是危机却如影随形,而且烈度、广度和时间都在逼近30年代的大萧条。世界已经熟悉到,今天的全球货币体系存在着根本性的题目。
美元作为世界各国的货币储备,将导致美国国债成为事实上的全球储备核心资产。世界经济越是发展,各国货币增长对美国国债的需求就越是饥渴;国际贸易越是扩大,对美元输出的压力也就越大。美元比如播种机,在环流世界的过程中,将美国国债的种子顺手插进各国的金融系统,这些种子会发芽会长大,债务的利息增长将带来更多的美元需求。美元和美债在相互需求中,将具有自我增长的内在刚性驱动力,直到有一天,人们忽然发现一个巨大的主权债务堰塞湖,压在了每一个的头顶,这时有人才会惊呼,这个债务堰塞湖是注定会破裂的!
当特里芬发现美元与黄金锁定的自然矛盾时,没有人在意,由于那是几十年后的危机,而不是今天的题目。当那一天提前来到时,人们却只得听天由命。
现在,当我们发现美元与美债同样存在着内在矛盾时,依然不会有人在意。但是,研究历史让我们明白,那一天终究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