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4.8 黄金大决战

更多

法国除非站在最前列,否则就不称其为法国;法国假如不伟大,就不称其为法国。使法国伟大是我心中唯一的目标和我生命中最崇高的目的。
—— 戴高乐
1958年戴高乐上台,法国进进第五共和国时代。可以说戴高乐身上集中体现了法国人的特质:***奔放、高傲冲动、布满理想主义的狂热。拿破仑时代以来,法国人的心理一直很不平衡,光荣与辉煌的时代似乎已经永远逝往,冰冷的现实则时时刻刻压抑着法国人恢复其伟大国家的渴看。法国事胜利者,却胜得缺乏荣耀;法国事强国,但强得不足以称雄欧洲。心比天高的戴高乐决心要重振法国的威风。
强烈的民族主义情怀,尽不掩饰的国家主义倾向,使得戴高乐与莫内圈子毫无共同语言。欧洲人常拿莫内开玩笑,说他是“除在法国以外,最有影响力的法国人”。戴高乐与阿登纳重回于好,并不是出于莫内圈子所主张的“放弃法兰西的主权”往搞什么欧洲合众国,他需要的是一个法国领导下的强大欧洲同盟,目标是挑战美国的世界霸权,在这样恢弘的构想中,甚至苏联都是戴高乐预备用来制衡美国的棋子。在戴高乐的心目中,“欧洲联合将由法国和德国完成,法国事赶车人,德国事马”。

戴高乐最耿耿于怀的就是美英称霸世界的格式。在二战中,罗斯福不喜欢戴高乐,由于戴高乐也想自己牢牢地控制自己的命运,假如大家都像戴高乐这样,那美国还能往控制谁
呢?丘吉尔也很讨厌戴高乐,即便是在逃到了英国的情况下,戴高乐那种傲慢、固执以及尽不妥协的倔强,丝尽不像在别人家吃白食的架势。而戴高乐则最痛恨盎克鲁-撒克逊人试图
主宰法兰西的命运,特别是在雅尔塔会议上,戴高乐遭到英美的排挤,没有搞到这次重大会议的进场券,更使戴高乐骄傲的心受到痛击。
在戴高乐掌权后,两次将英国挡在欧共体的大门之外,英国首相痛斥“欧洲大陆国家已经集结成为一个气势汹汹的经济团体。拿破仑战争以来,这还是第一遭”。戴高乐则当着官员们的面嘲笑英国首相是“一个可怜的人,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他”。
对布雷顿王朝,戴高乐更是从心眼儿里往外地看不惯,凭什么盎克鲁 – 撒克逊人的货币在那里当柱子戳着,而其他货币只能看着它们的脸色行事?只要能将美元掀下马,哪怕惹上一身剐。戴高乐不仅这么想,而且也是这样干的。
经过1957 -1958年两次法郎贬值,法国的出口好转,美元储备激增。戴高乐在高参吕夫的指点下,已经瞧出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命门死***就是黄金,只要捉住这个要害往死里打,美元的山河必然坍塌。到那时,群雄并起,豪杰四出,法郎带领着马克、里拉等众兄弟抢上货币金銮殿,试看天下谁能敌?
从1958年到1966年,法国均匀每年用美元储备向美国要求兑换黄金的规模高达400吨,法国的黄金储备重新超过了德国。其他欧洲国家在美国财政部的压力之下,不敢轻易要求将美元换成黄金,美国给出的理由是,这样会破坏世界的金融状况,美国的潜台词很明确,谁拿美元换黄金,谁就是破坏世界金融秩序的“潜伏敌人”。当然,美国对法国的行为恨到了牙根儿里,只是一时拿油盐不进的戴高乐没办法。60年代初,美国强迫欧洲央行掏份子建立起了“黄金互助总库”,共同抛售黄金以稳住35美元兑换一盎司黄金的底线。然而美元泛滥之势却有增无减。
1964年美国总统约翰逊上台之后,非但没有拿出削减财政开支改善国际收支平衡的具体办法,反而提出了一个耗资靡费的“伟大社会”计划和烧钱烧得手软的越南战争升级方案。约翰逊的“伟大社会”内容包罗万象,从创造美好城市环境,到治理污染;从向贫穷开战增加就业机会,到强化社会保险和救济;从普及教育,到公民权利;从开发农村,到修筑高速公路;从“抚育孤儿”,到关爱老人等115项立法。仅卫生、教育、落后地区发展三项经费拨款,就从1965年的81亿美元增加到1966年的114亿美元。越南战争的升级更是烧钱的无底洞,从1965年开始,美国飞机开始大规模轰炸越南北方,同年3月8日,美军地面部队在越南登陆,加快了越南战争的步骤,到1968年越战高峰时期,越南美军人数多达53万人。本来一个“伟大社会”就将耗尽美国的经济资源,而越南战争终极竟耗资4000亿美元!约翰逊既选择了***,同时还要黄油。他自信满满地以为:“究竟,我们的开国先辈就是一手拿枪打
敌人,一手拿斧头建设家园,让全家温饱。”实在,约翰逊并不担心他的财政支出的来源,由于美国可以印钞票,让欧洲人往帮助美国埋单赤字。
美国财政毫无节制地花钱,终极激怒了戴高乐和所有欧洲国家。1965年,法兰西银行公然公布,法国预备将所有新流人的美元储备和现有的部分储备,向美国政府要求兑换黄金。法国人以前拿美元兑换黄金,都是静静地做,不愿太让美国没面子。这一回,完全是当众抽了美国一记响亮的耳光。欧洲手持美元储备的债权国们,无不私下拍手称快。戴高乐还提出一项全球货币改革方案,加强黄金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作用,取缔美元和英镑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直接号召欧洲国家夺权。
在法国的视野中,英美占据大西洋两岸,同气连枝,互为犄角。欧洲团体欲破美元强敌,必先打垮英镑,断其臂膀。
而此时的英国,已是危机四伏。
战后,英国一直力图恢复英镑区的努力,却不断遭到美国的严厉打压。特别是在1956年苏伊士运河危机中,英国遭到了美国断然的金融制裁,彻底断了恢复殖民帝国的动机。
二战中,英国的殖民地向英国提供的大量出口,形成了巨大的英镑储备。美国人迫使英国在1947年解冻这些英镑储备,结果触发了严重的英镑危机,使得英镑信用扫地,前殖民地国家纷纷投靠美元。英国***再次冻结英镑储备,这笔巨大的英镑外债负担一直压得英国财政喘不过气来,只要世界经济稍有波动,英镑就会产生信心危机。从1948年到1982年,英国资本账户的赤字状况在34年中出现了32次,以至在战后各国产业设备更新、技术飞速进步的繁荣时期,英国却由于历史遗留的英镑储备、外债的压力和庞大的海外军事开支,始终处于资金拮据的状态,经济发展落后于主要欧洲国家。到1960年,英国的货币储备为10亿英镑,但所欠的英镑外债却高达30亿,到60年代末,外债更高达60亿英镑,成了欧洲经济中的“英国病人”。
法国不仅用黄金攻击伦敦的英镑储备,猛击英国的痛处,而且还动用法国国祖传媒工具来削弱英镑。法国持续将英镑兑换黄金的做法,造成了美国等“十国团体”和IMF组织的贷款,用以保卫英镑的努力子虚乌有。德国在关键时刻,拒尽发表声明支持英镑,理由是“德国各界坚信英镑应该贬值”。1967年11月,在进行了艰苦的3年英镑保卫战之后,英镑公布投降,贬值达14.3%。英镑的贬值立即刺激国际市场大规模抛售美元,抢购黄金。
1968年3月17日,美国苦心经营的“黄金互助总库”垮台了。3月底,数百万美国人在电视上听到约翰逊总统公布他将不再竞选连任。同时,美国对越南发动的新年攻势也无疾而终。《华尔街日报》哀叹道:“欧洲的金融家们正在将和平强加到我们头上。我们欧洲的债权人,已经迫使一位总统辞职了,这是美国历史上破天荒的事情。”
就在法国大获全胜,预备向美国的黄金储备发动总攻的关键时刻,一个突发的颇具戏剧性的事件扭转了整个黄金战争的进程。就在美国3月17日“黄金互助总库”垮台的5天之后,巴黎一所大学的学生们于3月22日忽然占领校园,越来越多的大学陆续参与进来,并演变成了巴黎的“5月风暴”,整个社会一度瘫痪。
固然人们不清楚事件的原因,但结果却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法国从美国运回的黄金,又***老老实实地还给了美国。连戴高乐本人终极也因此丢掉了总统的宝座。
“5月风暴”在外汇市场上掀起滔天巨浪,法郎被大规模抛售,引发了雪崩式贬值。5月29日,法兰西银行行长向美联储打电话求救,美国人回答:“美元怕是不好白借,法国不是有黄金储备吗?可以卖出换美元啊。”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法国人愿意以35美元的平价卖给美国财政部,美国实在极度短缺黄金,而且黄金价格正在上扬,美国财政部却要求法国人降价10%。实在,IMF和其他很多买主当然都愿意以35美元的价格买人黄金。双方最后达成妥协,美国财政部以35美元价格出钱购买,法国人在巴黎向IMF交割黄金,IMF在纽约把自己的黄金交给纽约美联储银行。1968 -1969年,法国***以这种方式向美国平价出售了9.25亿美元的黄金。
法国人几年来拿着美元储备挤兑美国黄金的活儿算是白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