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4.5 美元从稀缺到过剩,金权的天平向欧洲倾斜

更多

战后初期,美国贸易持续顺差,各国美元和黄金不断涌人美国,美国一度拥有高达世界黄金储备总量的2/3。美元源源不断地回流美国,而欧洲却陷进严重的美元短缺危机。这可愁坏了美国。
设计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目的,就是希看美元流出美国,涌向世界,在国际贸易的大循环中为美国带来潜力无穷的财富和控制力。输出美元事关美国货币战略的全局,为此美国制订了援助欧洲的马歇尔计划、援助日本的道奇计划,以及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等众多经济重建计划。更为重要的美元输出手段,还包括了美国跨国公司的海外直接投资,汹涌而来的海外投资美元大潮,在资金匮乏的战后欧洲横冲直撞,攻城略地吞并资产,引发了欧洲人的惊呼。美元此时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一时间美元权倾欧洲。
20世纪50年代以来,欧洲经济正从战后的废墟里渐次复苏。马歇尔计划带来了滚滚的美元,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起稳定的货币环境,煤钢同盟形成了欧洲共同市场,在这一切基础之上,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如雪片一般飞来的军品订单,使得欧洲经济开始满负荷高速运转起来。从1950 – 1953年,美国在朝鲜战争中耗资约300亿美元,固然远比不上二战的规模,但也足以让欧洲和日本发了一笔小横财。
对于朝鲜战争的融资,美国并没有采用大幅增强税等传统办法,而是更多地采取了“印钞票”来解决。由于美元独特的世界储备货币地位,美国在进行朝鲜战争时,再也不必像当年大英帝国在一战和二战中那样向美国大举借债,而是由美联储出面将国债“货币化”,向世界经济注进美元纸币,然后再竭尽所能地赖掉债务。
国债货币化所制造出来的大量“劣质美元”,开始随着美国在海外每年高达30亿美元的军事开支,以及跨国公司在欧洲的并购投资,而将通货膨胀的种子撒遍欧洲大地。无论人们是否意识到,也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只要他持有美元,他就是为美国战争债务提供融资的倒霉蛋。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20年代,金汇兑本位制内在的双重信用创造的痼疾,在布雷顿体系下被扩张到了全球。正如1947年经济学家特里芬所发现的那样,美国向全球提供两种货币储备资产,黄金与美元,而且以35美元兑换一盎司黄金的固定价格将两者绑死在一起,黄金供给慢而美元增长快。美元扩张的内在原因在于,当美元被输出到德国,德国将由于外汇储备增加而不得不增加马克供给;同时,德国又会自动将美元再存进美国的银行系统,而美国由于回流的美元可在本国进行再度信用创造。这一过程还可以持续不断地进行下往。法国总统戴高乐的经济顾问吕夫,曾用更形象的例子来描述这一过程,美元反复的信用创造就如同“在舞台上行进的一队士兵,他们可以在台前幕后反反复复地出现”。结果必然是美元越来越多,活动性越来越泛滥,债务泡沫越吹越大,经济危机的后果越来越严重。20年代的金汇兑本位制所造成的债务泡沫破裂,导致了30年代的世界经济大萧条,五六十年代盛行的布雷顿体系所形成的美元泡沫,结局是70年代肆虐全球的美元危机和恶性通货膨胀。70年代后建立的美元本位制,在全球经过30多年的信用扩张和债务催生,终极导致的就是现在世界范围的主权货币危机!
由于金汇兑本位制的遗传毛病,美元的增长必然超过黄金,而维持美元与黄金之间的锁定价格,也就成为一个从逻辑上看根本无法持续存在的幻觉。特里芬在1947年发现的这一题目,在美元极度短缺的时代,在美国拥有世界黄金储备高达2/3的情况下,基本没有引起政治家们的关注。人们仅仅是把所谓的“特里芬困难”当做一个“有趣”的学术“脑筋急转弯”。
作为国际货币储备资产,美元必须持续不断地输出,以满足各国经济增长对本国货币扩张的需要;同时,世界经济的发展也要求美元输出的规模不断扩大,以保证国际贸易结算的进行。瓶颈在于当美元的输出规模大于自身的黄金储备时,就会自动引爆全世界用美元纸币往挤兑美国黄金储备的危机。
当60年代初,欧洲各国手中的美元第一次超过了美国的黄金储备总量时,美元在欧洲严重过剩的题目就变得异常刺眼。如何应付过剩的美元呢?欧洲60年代所碰到的题目,恰如中国现在所面临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