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3.8 美元痛下石油匕首,卢布含恨魂回西天

更多

  1971年之后,美元的本位制已经从名义上的黄金转向了实质上的美国国债,而卢布则是从30年代开始一直采用了黄金名义下的“计划本位制”。
  在美元的世界里,一切经济活动的本质,都是由一系列交易所组成,而交易的发生,就是货币与商品换手的过程。因此,货币深深地植进了经济活动的一切领域,正是商品交易产生了对货币的需求。
  在早期的简单交易中,买卖双方基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原则,交易规模的扩大与货币的增长同步发生。此时,金钱呈现“刚性”特质,金钱的背后代表着已经存在的商品,其主要形态就是金银。随着交易间隔的扩大,买卖双方出于对运输和方便性的考虑,逐渐接受了赊账的方式,由此产生了贸易信用,即交易已经发生,金钱尚未支付。贸易信用起到了替换金钱促成交易的作用,这种延期支付的体现形式就是贸易汇票。随着贸易信用规模的扩大,贸易汇票与金钱共同形成了促进商品交易的货币供给,货币日益体现出“弹性”特点。这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第一个时代 ——贸易资本主义货币信用的主要特征。
  产业革命的兴起标志着资本主义第二个时代 ——产业资本主义的来临。产业技术带来了商品生产的爆炸式增长,产业发展所需的资金周期长、规模大,为争夺资源和市场所爆发的战争,产生了对货币的更大需求,产业信用、国家信用、贸易信用与金钱一同构成了更大规模的货币供给,来促进产业时代巨大的商品交易过程。由于产业与国家信用都是一种未来支付的承诺,而且时间比贸易信用跨度更大,因此,货币供给中的“债务成分”更加突出。
  但是,苏联所建立的计划经济模式,从制度上否定了私有制,也就间接排斥了商品交易的理念。卢布的需求,不再源于交易,而是计划的产物。
  假如由国家来同一制订经济各部分的生产计划,这种计划足够精确,而且足以涵盖所有经济活动细节的话,那么,生产部分所创造的一切产品,将正好满足消费领域的需求,经济活动将如时钟一般精确无误。货币的本质就是促进交易,假如交易各方所需的产品数目和种类,事先都已被全部计算清楚了,那么交易的本质就成了以物易物,货币仅仅是统计交易发生的计量单位。
  基于计划经济的理念,卢布是严格根据经济活动的事先计划,由国家银行创造并直接被塞进经济运转的链条中,不是作为一个主动的参与者,而是作为一个被动的记录者而存在的。卢布所统计的只是产品周转的总量。
  从发行的角度来看,卢布是一种典型的“计划本位”制货币。
  30年代初,当苏联完成计划经济模式后,在金融领域首先废除了企业之间的贸易信用,实施了银行直接信用,由于贸易信用是企业之间的“私下交易”行为,这种交易所产生的信用扩张效应,干扰了计划经济对产品周转的精确计算。同时,政府废除了旧经济组织之间的贸易票据流通,使得国家银行成为企业非现金结算的唯一机构,这是考虑到从前的贸易票据结算组织在票据清算过程中,将迫使企业沉淀相当的资金用于结算预备,这些散落在计划之外的货币,同样会干扰经济时钟的正确运转。1931年,国内各经济部分的资金陆续集中到国家银行的清算账户上,国家银行正是用这笔钱进行了73%的短期贷款。
  在计划经济模式下,货币与银行的功能大大萎缩,形成了“大财政、小银行”的格式。苏联除了国家银行之外,只保存了四家长期投资的专业银行,央行基本上成为一个超级出纳,负责货币发行、短期贷款、结算等简单业务。
  第一个五年计划中,银行体系对国民经济长期投资增加1倍,短期贷款增加1.4倍,结果,产业生产量同期增长1.3倍,商品交易总额增加1.4倍。卢布与经济的时钟基本同步。
  可是,随着经济体系的进化,产业种别逐渐增多,相互关系日益复杂,计划的难度呈几何倍数地迅速飙升。苏联的国家计委仅仅为最重要的产品作出计划,也至少要制作2000种产品的复杂平衡计划表,其他下属部分则据此再计算出20000种产品的具体计划,然后逐级下达[22]。经济活动中的各种变数层出不穷,企业面临的现实困难千奇百怪,计划的制订者们根本无法为经济活动的所有细节提供相应的猜测,更谈不上监视所有企业的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了。而企业关注的焦点只是完成计划,缺乏改善工艺、进步质量、增加利润和强化竞争力的基本动机。
  在斯大林时代,计划就是法律,完不成计划的后果与犯法无异,处罚、判刑,甚至枪毙都有可能,因此,计划执行的纪律性有着相当的保障。但从赫鲁晓夫时代开始,政府的权威性下降,计划的执行变成了可以“讨价还价”的过程,经济时钟的运转变得越来越不正确。
  计划失效,不仅体现在计划本身的难以执行到位,更在于对经济内生的进化特质无法作失事先有效的人为安排。
  麻烦的是,生产计划固然频繁地出现难以完成的局面,而卢布却严格按照计划在进行投放。于是,经济活动中未完成的计划,体现为产品和服务的短缺,而货币供给根据计划的“精确扩张”,则产生了缺少实物对应的卢布过剩。苏联的通货膨胀,在初期并非以物价上涨的形式体现出来,而更主要的是以物资短缺为特征。从表面上看,苏联人的收进水平在增长,而在实际生活中,这些钱却买不到所需要的食品和消费品。同时,苏联缺乏金融市场的各种投资产品,使得过剩的卢布形成了更大的政治负担。
  卢布的“计划本位”制与计划失效之间的矛盾,形成了苏联货币危机难以治愈的病根。
  美元作为世界范围流通的货币,使美国得以有效地整合全球资源。国际贸易结算大部分采用美元,迫使苏联和卢布区国家必须出口石油和原材料,才能获得硬通货,以进口粮食和西方的技术设备。
  美国在1985年苏联石油产量下跌之际,刻意压低世界石油价格,人为制造苏联外汇短缺,迫使卢布区国家向西方大举借债来满足进口需求。进口的刚性需求体现在,假如削减进口粮食,则会引发社会矛盾,激化政权危机;假如停止进口外国设备,就会拉大与西方的技术差距,从根本上削弱卢布区的经济潜力。更重要的是,苏联和东欧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不是源于技术创新所产生的竞争力,而是靠不断新建项目扩大生产规模所形成的膨胀力,大型项目需要引进庞大的国外进口设备,停止进口就意味着无法承受的巨大的投资浪费。即便是到了苏联财政穷途末路的1989年底,未完工工程的规模仍达到1809亿卢布,这些未完工工程在国家深刻的财政和货币危机的背景下,吞噬了财政收进的4/5。
  苏联的石油收进危机,迅速波及粮食进口和财政平衡,财政赤字又引发外债困难和经济萎缩,进而导致苏联对卢布区国家的外助减少,促使各国内部的离心力增强。
  美国对付苏联的“石油匕首”,正好一刀扎在卢布的要害上,甚至连美国自己都没想到效果会如此之好。
  1988年,美国在苏联石油产量再度下滑之际,故技重施,这一次产生的却是致命的后果。
  1988年,苏联和东欧的外债总额已达到2060亿美元,其总规模已达到即使不增加新的外债,仅仅是债务本钱也会导致债务总规模的不断攀升。到1990年,为偿还外债本息,苏联就不得不耗尽能源出口的全部所得。
  苏联丧失了石油援助的魔棒,自身深陷粮食危机,硬通货告罄,再也无力维持需要紧急救助的卢布区其他国家。树倒猢狲散,苏联苦心经营半个世纪的经互会解体了,与之同时崩溃的是苏联的半个对外贸易市场。卫星国们纷纷再醮西方。
  在经济危机之下的政治改革,弱化了中心集权的向心力,加速了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的主权独立。原本高度一体化的内部经济所形成的同一市场,为苏联提供了经济周转总额的半壁山河,随着各国相继独立,连接苏联整体的经济血脉被人为切断,国内市场陷于瘫痪,经济终极彻底崩溃。
  苏联,一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帝国,在饱受内在经济病痛的折磨中,在美元破坏性的外部打击之下,终于土崩瓦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