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3.6 粮食困局,高速产业化的恶果

更多

  卢布对美元最具冲击力的时期就是20世纪50年代,苏联战后成功而迅速的经济复苏,为卢布版图的大规模扩张创造了条件。但是,苏联经济的好景却不长,进进60年代后,苏联的经济增长逐渐乏力,制约了卢布的扩张势头。美元与卢布进进了战略相持阶段,而80年代美元则开始发动了决定性的***。
  苏联经济首先暴露出题目的领域就是农业。一个占地球陆地面积高达1/6的庞大帝国,仅有不到三亿的人口,居然在60年代以后的大多数年份,不得不依靠越来越多的粮食进口才能养活自己,这的确是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并非无法自给自足,事实上,***直到20世纪初,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粮食出口国,占据了世界粮食出口总量的45%。而苏联1980年以后,却成为了世界最大的粮食进口国,占世界粮食进口总额的16.4%[19]。60年代中期是苏联粮食题目开始恶化的一个重要分水岭。
  的确,20世纪30-50年代是苏联经济发展的黄金30年,倾全国之力搞产业化获得了非凡的成功。用丘吉尔对斯大林的评价来概括就是,“苏联在他上台的时候仅仅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而在他往世之际却是一个装备了原子弹的世界超级大国”。但是,极度的倾斜发展必然隐躲了极度的增长隐患。
  曾任俄罗斯政府代总理的盖达尔,曾这样概括苏联的农业题目,“集体化,剥夺农民迁徙、选择工作和居住地点的自由,强迫从事无偿劳动,必须依靠个人副业养家生活,这一切都无异于恢复了农奴制。差别仅仅在于,国家并非充当了农奴主之一,而是变成了唯一的老爷。在拥有监控和实施暴力的现代手段的条件下,在缺少道德约束的情况下,政府坚信,较之对产业基础建设投资的增长,农村所发生的事情无关紧要。所有这一切都突破了农业社会特有的向农民索取资源的最大限度,而将资金从农村向城市实行再分配的规模之大,在世界历史上也尽无仅有。假如农村的劳动是强制性的,假如劳动变成了某种形式的劳役地租,那么就不可避免地会恢复俄罗斯文学中所描绘的***废除农奴制以前的劳动道德标准。” [20]
  “只有傻子才爱干活”,正是这种苏联农村劳动道德标准的真实写照,人在为自己和自己家人干活时的热情与为公众打工所表现出的慢怠,已经在许很多多的国家和社会中反复地被验证了。懒惰懈怠的工作态度,二等公民的社会待遇,微薄的收进水平,迫使农村人口中最具文化、最有能力、最身强力壮的劳动力,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奔向城市生活,这种“鲤鱼跳龙门”的冲动和压力,使得农村丧失了最具生产力的精华。
  在产业革命时代,一个国家最关键的发展,要看产业技术扩散的规模,而进行产业技术扩散的核心要素,就是人才。只有人的创造性参与,才能将技术、设备、资金、原材料整合成终极的产品。在苏联产业化的过程中,它成功地关注了产业技术扩散的效应;而在农业经济发展中,却忽视了农业增长同样需要技术扩散,而实施农业技术扩散的,必须是同产业人才同等优质的农业人才,才可能产生同样的投资效益。大批农业人才的流失,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都造成了苏联农业题目无法用加大投资来缓解的困窘。
  在美国或西欧,农场主与城市人口之间,并无阶层地位上的差距,也并不存在收进上的明显鸿沟,选择从事农业或者定居城市,往往取决于个人的生活志趣偏好,因此,发达国家的农业人口素质使之能够承载资本高投进所期待的高回报。
  当苏联政府明白过来不能再继续剥削农业时,产业的积累也具备了反哺农业的能力。苏联政府从60年代初开始逐年增加对农业的投资力度,从1960年农业投资占苏联经济总投资的14.3%,增加到1980年的20.1%,由于经济总规模的扩大,对农村的投资规模无论是尽对数字还是相对比例,都已经达到相当惊人的水平,但苏联的粮食却在多数年份无法满足国内需求。1960年,苏联尚可出口部分粮食,而到1970年却不得不进口220万吨,到1982年剧增到2940万吨,1984年更达到4600万吨!
  正如安德罗波夫在60年代所说:“农业尤其糟糕,今后再也不能容忍连国家都养不活、年年不得不进口越来越多粮食的情况了。再这样下往,我们很快就要饿着肚子过日子了。”1963年,由于农业歉收,苏联的外汇又严重不足,苏联不得不出售372.2吨黄金,在国际市场上买粮食。苏联一次就损失了黄金储备的近1/3,赫鲁晓夫视之为奇耻大辱。到1965年,苏联不得不再次出售了335.3吨黄金来购买粮食,这回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再往后就越来越麻痹了。
  为什么苏联的粮食会出现如此巨大的亏空呢?导致这一局面的直接原因就是30年代的高速产业化和城市化。产业化使得人们的工资收进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城市人口对于食品供给的数目和质量要求也随之进步,特别是对于肉、蛋、奶等高营养价值食品的追求,导致更多的粮食被畜牧业的饲料所挤占,这使得粮食短缺题目更加恶化。
  60年代中,国营商店的平价肉就失往了踪影;70年代初,各大城市排队等待购买食品的现象日益普及;80年代连凭票供给的食品也难以搞到。这一切,严重破坏了人民对政府的信任。再加上分配中出现的各种特权现象,更加重了大众的不满情绪。
  一方面,苏联产业化造成农业经济长期不振,粮食无法自给自足;另一方面,畸形产业化挤压了轻产业部分的资源,难以生产出在国际市场中有竞争力的产品,无法换回外汇。结果,为了缓解粮食短缺的危机,苏联不得不主要依靠出口石油来换得硬通货。
  终于,苏联将自己的经济软肋暴露给了虎视眈眈伺机下手的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