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3.4 德国给力,苏联产业化加速

更多

  产业,特别是重产业和军事产业,除了巨大的资金投进,更重要的是必须具备复杂的生产技术、先进的组织治理、综合的配套设备、各类专业的人才,产业革命对世界各国的渗透速度、深度和广度,决定了这些国家在20世纪的命运。
  仅仅在20世纪20年代中期,苏联还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国,而且是被西方国家进行严密经济封闭的社会主义国家。在7年国际国内战争的严重摧残之后,经济刚刚才有了些起色,产业基础仅有沙俄时代残留的一些几乎废弃的产业设备和早已落伍的技术,在这样的情况下,在10年之内,居然要遇上西方发达的产业国,斯大林是不是疯了?
  20年代初,当哈默在苏联开始石棉矿承包冒险时,他不能想象***的产业技术和设备落后到什么样的程度。“我一生当中还从来没有见过用这样陈旧的办法来采矿的。工人们用笨拙的手钻开凿矿石,通常大约需要三天才能钻出一个足以安放炸药的洞来。炸碎的矿石是装在筐里用人背上高处台阶的,在那里工人们坐成一排一排的,用小锤将石头敲碎。矿石经过清洗后,就由农民用小车把它们运到10里外的火车站。”原始的手工开矿代表了当时苏联普遍的产业水平,这与现代产业相距何止千里之远!哈默首先进行的就是设备更新,他带来了发电机,从美国引进了气动钻,用捣碎机取代了小榔头,机械化的操纵成为当地轰动一时的新闻。他用电锯取代传统的木锯,几分钟就完成了从前一整天才能完成的伐树锯板的工作,方圆50里的***人都来看热闹,他们拖来自家的木头,就想亲眼看看“餐刀切奶油”般的电锯究竟躲着什么古怪。
  技术扩散首先是设备引进,其次是人才培养。哈默引进了福特公司生产的拖拉机,他找来福特公司的工程师对***人进行培训,教他们如何使用拖拉机来抽水、锯木、驱动发电机和耕地。当他们的50台拖拉机浩浩荡荡地从港口开向市中心时,引发了极大的恐慌,***人以为是美国和英国的坦克开始进侵了。后来,当得知是耕地用的拖拉机后,成千上万的农民沿途围观这些从美国运来的新奇玩意儿。
  难怪列宁说,***的产业比西方落后50~100年。
  1927年的苏联经济,大致相当于中国1953年的水平。中国50年代由苏联援建的156项大型产业项目,打下了坚实的产业化基础。对于一个农业国而言,产业的技术和设备,以及它们带来的巨大生产力是神奇而不可思议的,学习和使用这些技术设备就已经需要消化吸收相当长的时间,更不用说往生产制造这些复杂的产业设备。这不仅需要深厚的理论知识,更需要大规模生产的实践经验,以及组织治理生产的能力。假如没有当时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提供的24亿美元贷款,和苏联援华派出的18000多名专家,带着全部工厂的所有机器设备的图纸,历时13年手把手地传授中国的工程师和技术工人们,中国能在10年时间里就奠定钢铁冶金、有色金属、石油化工、机械加工、汽车造船、电子产业、飞机制造等重产业的基础吗?苏联这种产业技术扩散式的援助,其意义在于帮助中国形成了自己的产业造血功能,这远比24亿美元甚至100亿美元的现金援助意义重大得多!
  同样的道理,以苏联20年代中期的基础来看,斯大林的10年内赶超西方产业国家的目标,假如没有外国技术的大规模扩散,根本不可能实现。那么是谁,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能够提供这样的援助呢?
  答案就是一战后,无时无刻不在预备推翻《凡尔赛条约》的不公平待遇,一雪前耻的德国。
  早在20年代初,德***方就对《凡尔赛条约》对德军的种种限定视为奇耻大辱,德国不能发展空军、海军,不能拥有坦克、大口径火炮和反坦克炮等重型装备,陆军被限制在10万人的规模。德意志民族与生俱来的傲慢在战败屈辱的不同等条约的煎熬下,必然形成强烈地反叛意志。而德***方和军火产业巨头们,正是这种反叛意志的直接体现。但是他们明白,英法的实力在当时占有着压倒性的上风,明着对抗显然行不通,但暗地里,德国一刻也没有停止尝试“曲线救国”的办法。这时,苏联就成了最好的伙伴。
  1922年在热那亚经济会议上,英国主导的国际同盟正在努力向世界各国央行倾销诺曼发明的金汇兑本位制,德国和苏联也派出了自己的代表团参加了热那亚会议。不过,战败的德国只有服从发落的份儿,而苏联更是不进流的异类,这两个国际社会的“孤儿”在会议上插不上嘴,倍感“同是天涯沦落人”,惺惺相惜。苏德在此次会议中,签订了苏德《拉帕罗条约》(Treaty of Rapallo),相互取消彼此的战争赔偿要求,全面恢复两国外交关系,建立紧密的贸易同盟[11]。英法为之震动。
  德国很快就成为苏联最大的贸易伙伴。
  德国备受英法的压制,又面对波兰强烈的敌意,与苏联交好不仅在贸易上可互蒙其利,而且在政治和军事上,也有削弱波兰、减轻英法压力的重要作用。
  被后人称为德国“国防军之父”的塞克特将军(Hans von Seeckt),就是坚持与苏联建立军事与产业合作的始作俑者。塞克特在一战后,事实上成为了德***队的灵魂,尽管德军的顾问本部被英法强令废除,但塞克特以兵务局的名义,将顾问本部这一德军超强战斗力的精华保存了下来。在国防军10万人数的限制下,他的应对之道是将每一名士兵都变成未来军队的种子,每一名军官都具备未来将军和元帅的能力,一旦开动战争机器,这10万人立即就能培训和组建百万雄师。二战中的很多名将,如隆美尔、伯克、龙德斯泰特等元帅都出自塞克特的帐下。后来,他还曾到中国,成为了蒋介石的军事顾问,提出了影响蒋介石一生的三大建军思想:军队为统治权力的基础,军队的威力在于素质的优良,军队的作战潜能源自军官团的培养。
  事实上,在德国魏玛共和国时代,塞克特的10万精锐的国防军,确实是政权能否巩固的决定性因素。就连希特勒上台后想稳固纳粹的权力,都不得不与国防军合作,甚至剿灭自己一手扶植的冲锋队。正是由于希特勒不信任也无法终极控制国防军,才组建了纳粹自己的党卫军来制衡国防军的势力。
  塞克特是这样判定苏德《拉帕罗条约》的,“尽管(与苏联的贸易)对德国很有好处,但它(条约)的经济价值并非主要方面,政治意义才是关键所在。苏德关系的进展,是和平迄今为止,德国所取得的最大的也是唯一的权力增长。这种关系的进展,在一般情况下从经济合作开始是理所应当的,但是(苏德)合作的气力在于,这种经济互动将为未来的政治和军事的合作展平道路。” [12]
  1921年初,塞克特在国防军中组建了代号为“R 小组”的部分,由亲信冯.施莱歇尔(1932任德国总理,并成为希特勒和纳粹的领路人)负责,专门与苏联对外贸易人民委员会主席格拉辛对接,建立德国对苏联军事产业的秘密援助。1921年9月,苏德双方代表在施莱歇尔的公寓中开始了秘密会谈,双方就德国对苏联军事产业进行金融和技术的援助达成了实施细节的一致。当然,苏联方面也必须回报德国国防军,这就是答应德***方在苏联境内建立军事产业所需的兵工厂和练习基地。
  随后,施莱歇尔代表德***方成立了若干家壳公司(其中最有名的就是GEFU),这些公司负责德***方向苏联军事产业提供的第一笔7500万马克的资金援助。1922年3月,第一批德***工专家来到苏联。一个月之后,德国容克飞机公司在莫斯科郊区的菲力地区,开始建设现代飞机制造厂;克虏伯军火公司在苏联南部动工兴建重型火炮生产企业。随后,德***方的飞行练习学校、坦克测试学院、化学武器生产厂、潜艇建设基地,陆续在苏联境内开始兴建[13]。
  大批德***工技术专家被派往苏联,手把手地帮助苏联工程师们建立腾飞机、坦克、大口径火炮、化学制品等一系列制造工厂。这些工厂的建成投产,一方面使苏联获得了极端宝贵的先进产业技术的扩散,培养了一大批军事产业的工程师,同时学到了德国产业精细化的生产治理技能,大大缩短了苏联与产业化国家的技术水平差距;另一方面,这些工厂使德国得以在实践中测试各种新的技术和发明,生产《凡尔赛条约》所禁止的各种重型装备和军用飞机,维持德***事技术的世界领先水准不至落伍。德国在苏联的掩护下,在长达5年的军事产业合作中,逃避了英法巡视员对德***事产业是否符合《凡尔赛条约》要求的检查。
  在1922-1927年历时5年多苏德军事产业合作的蜜月期里,也正是苏联国内争论产业化道路的关键时期。正是在德***事产业的帮助下,苏联获得了产业化所需的技术、设备、经验和人才。当苏联在1928年开始了第一个五年计划时,只需将这些宝贵的产业技术扩散加以几十倍地放大,产业化的车轮就会隆隆地转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