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2.4 “我的命运,我自己操盘!”

更多

  1933年6月,伦敦经济会议成为举世瞩目的国际事件。正在衰退的沼泽地中挣扎的世界各国,纷纷将希看寄托在伦敦会议这根稻草上。这是一次注定将不欢而散的大会。由于美国与英国的关注焦点,非但无法重合,反而相互矛盾。
  对于大英帝国来说,英镑区的割据使英国经济有了巩固的根据地,假如想重新夺回英镑霸权的地位,就需要扩大国际贸易,英国的对外贸易占国民收进的20%以上,金融业严重依靠贸易。国际贸易不通畅,金融业不恢复,则经济根基就不稳固。因此,必须将美元区和法郎区的贸易版图纳进英镑区的同一治理之下。但糟糕的是,美元居然也脱离了金本位,而且贬值比英镑还狠,法郎由于没看懂局势,仍然死抱着金本位不放,所以法郎不足为惧。当务之急,是尽快稳定英镑、美元与法郎的汇率。只有稳定货币,才能保证国际贸易的复苏和英镑地位的强化。当然,战争债务还要力争减免。因此,英国要谈的只有两点:一是稳定货币是世界经济复苏的条件,二是战争债务能减则减。
  美国想的完全是另外一套。美国以为,美元目前处于弱势,数千家银行倒闭,经济衰退还在恶化,所以必须首先振兴经济,积蓄气力,等待美元东山再起的机会。美国与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不同,美国的市场是自我依靠型,对外贸易仅占国民收进的2%~3%,所以罗斯福关注的焦点是国内经济复苏,而不是美元的外部稳定。美元贬值既能解决国内价格下跌,同时还能促进出口,增加就业,打击英镑,那有什么不好呢?至于减免战争债务,连想都别想!
  在桌面上,英美泛论的是货币稳定和经济复苏谁更优先的官话,桌下双方踢的却是货币无影腿。
  会议开幕当天,英国首相麦克唐纳在致欢迎词时,转弯抹角地提到盟国战争债务题目,美国人立即***这违反了英国事先的承诺。
  当英国人提及货币稳定时,罗斯福闻讯后指示美国代表团,不要在此题目上纠缠,美国要集中讨论经济复苏的题目。但英国人不依不饶,扭住美元不能过度贬值的题目不放。结果,罗斯福只得用事实开导英国人了。
  会议之前,英国人得到消息,美国可能将美元贬值到1英镑:3.5美元的水平,但会议期间,美元大幅贬值到1:4.18,英国人开始尖声呼唤。到了6月27日,美元进一步贬值到1:4.3,这是美国内战以来的最低汇率,英国人的嗓子已经喊哑了。第二天,美元跌到了1:4.43,这次再也听不到英国的***声了。“罗斯福的讨价还价策略在6月17日到20日之间,取得了超过他自己最大想象的成功。外国人终于相信美国人不会承诺稳定货币。他们只得将这一点作为事实接受下来。他们现在只要求美国作出某种姿态,哪怕是某种微不足道的姿态,这种姿态尽不会限制他在美元上的行动自由,但却仍能抑制此前三周疯狂的汇率投机。” [6]
  尽管罗斯福取得了会议的主导权,但他却发现美国代表团中的某些人跟他并不是一条心!其中就有他的金融顾问詹姆斯.沃伯格和纽约美联储银行行长哈里森。罗斯福三番五次申明,不要谈货币稳定的题目,我正在贬值美元,进行价格再通胀,谁要约束我的货币贬值政策,我就要谁的好看!
  但国际银行家们有个独特的嗜好,那就是喜欢私下开“小会”。英格兰银行行长诺曼、法兰西银行行长莫内(莫罗的继任者)、纽约美联储银行行长哈里森等人,躲开了大会的聚光灯,秘密地找了个地方继续讨论货币稳定的方案。他们几乎达成了私下的协议,英镑保持在相对于黄金贬值30%的水平不变;美元应该回升,保持在相对于黄金贬值20%的水平;法郎继续与黄金挂着,保持价值不变。这样的安排对英镑相对有利,同时又为法郎担心的无穷贬值筑了个底,美元适度贬值,而不是大幅贬值。这是一个几方中心银行家妥协后的共叫。
  但这种私下的协议,却犯了罗斯福的大忌!最令罗斯福痛恨的,还不完全是他们讨论的内容,而是这种秘密协议的方式。这相当于中心银行家们先定下音调,然后回头往说服或胁迫各自的政府答应这些协议。如此倒行逆施的行径,究竟把我罗斯福置于何地呢?所有的老板,最厌恶的事情,莫过于自己的手下人背着自己与其他人静静密谋策划,对自己的话阳奉阴违。这简直就是吃里爬外!
  货币稳定秘密协议的事走漏了消息!
  盛怒之下的罗斯福,让白宫公然发表声明,对于哈里森等人的行为,美国政府既不知道,也不会答应!为了夸大他的愤怒,罗斯福放出了真正的狠话,白宫发言人刻意对记者夸大,哈里森并不是美国政府的代表,他仅仅代表纽约美联储银行,而这是一家独立于美国政府的实体!
  作为一家私营公司,纽约美联储银行自然不是美国政府的一部分,罗斯福当然早就知道;但他此刻放出这等狠话,摆明了是敲山震虎,警告哈里森和纽约美联储银行,谁才是真正的老板!
  罗斯福并不是穷人家的孩子,靠着个人努力而登上总统宝座的。那些并无根基的总统,实在并非实权派,他们必须仰赖支持他们上台的利益团体。但美国历史上,的确有手握实权的强势总统,罗斯福就是其中之一。
  罗斯福的曾祖父詹姆斯.罗斯福,于1784年创建了纽约银行,可谓美国最古老的银行家族之一,该银行的业务直到罗斯福竞选总统时一直由他的堂兄乔治打理。罗斯福的父亲也叫詹姆斯,是美国产业界的大亨,拥有煤矿、铁路等多处庞大的产业,更是美国南方铁路证券公司的创始人,该公司是美国第一批以吞并铁路产业为主的证券持有公司。罗斯福本人是哈佛大学毕业的,律师出身,主要客户就包括摩根公司。在强大的银行背景支持下,年仅34岁的罗斯福就出任美国海军部助理部长。罗斯福还有一个当过总统的叔叔,列奥纳多.罗斯福。他的另一个表兄乔治.爱姆伦.罗斯福也是华尔街赫赫有名的人物,在铁路大合并的时代至少重组了14家铁路公司,同时身为摩根麾下的担保信托投资公司、汉华银行、纽约储蓄银行的董事,所担任的其他公司的董事名单可以打出一本小册子。罗斯福的母亲德拉诺家族也是簪缨世家,一共有9位总统与他们家沾亲。在美国近代史上,没有一位总统比罗斯福拥有更为强大的政治资源和银行资源。
  哈里森看到新闻,简直惊呆了,他还从来没有丢过这么大场面的人。他没脸再待在伦敦开会了。他后来在纽约对朋友说,那种感觉,“就像被驴子当面踢了一脚”。
  眼看着哈里森被罗斯福打得鼻青脸肿,沃伯格还要往自讨没趣儿。这次他亲身出马,再度和英国人与法国人接触,继续讨论货币稳定题目。
  这次罗斯福简直气炸了肺!他就不明白了,先有哈里森,后有沃伯格,居然几次三番地公然和他唱对台戏。他决定彻底颠覆整个伦敦经济会议!显然,这个会的调调事先已经被国际银行家们定好了,美国代表团里的这些人并不是总统自己的人,他们不是在为总统往谈判,而是以总统的名义往为他们自己谈判!
  7月2日,罗斯福给在伦敦的美国代表团发出了亲身起草的声讨货币稳定的战斗檄文,“在我看来,它(货币稳定)就是一场灾难,简直是世界性的悲剧…… 假如在这次最伟大的盛会上,各国的目的是为所有国家的大众,带来更为真实和永久的金融稳定,那么那些少数人搞出来的、纯粹人为和实验性的货币稳定方案,就是国际银行家们陈腐的行事方式”。这封电报的内容被公然透露给全体与会者,伦敦经济会议已经注定了失败的命运。沃伯格与罗斯福翻脸了[7]。
  罗斯福和所有的强势人物具有相同的性格特征,那就是永远要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