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2.1 金本位崩溃,英镑区割据自立

更多

  1931年夏,伦敦城的气氛格外压抑,来自世界各地的坏消息相继而来,人们已经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一场金融风暴即将来临。
  年初以来,德国银行的倒闭潮正在席卷整个世界。匈牙利的银行体系全部停业,罗马尼亚和波兰的主要银行破产,埃及的银行爆发大规模挤兑,伊斯坦布尔发生金融恐慌,玻利维亚和秘鲁的债券违约,智利的外债开始拖欠,墨西哥金本位散架而***转为银本位。伦敦的朗热、施罗德等老牌投行纷纷陷进困境,正在苦盼英格兰银行的救助。
  而英格兰银行此时却自身难保。7月13日,英国政府发布了《麦克米兰报告》,英国银行体系的题目被表露了,英国所欠的短期外债竟高达30亿美元!这如同一枚重磅炸弹,顷刻间掀起了伦敦金融市场的滔天巨浪。要知道,英国每年向全世界直接投资的规模才5亿美元,在战前占了世界总投资的半壁山河!怎么会欠下如此巨大的亏空?作为“世界银行家”,英国人早已习惯对外输出资本,没想到自己却负债累累到这种地步。
  德国和中欧国家的银行危机,迫使政府严厉管制外汇出逃,英国的近10亿美元的投资可能变成难以收回的坏账,这更是雪上加霜的坏消息。
  全世界惊恐万状的投资人立即开始从伦敦抽逃资金。仅两周的时间,英格兰银行就损失了价值2.5亿美元的黄金,相当于黄金储备总量的一半!英格兰银行***将利率从2.5%大幅进步到4.25%,但仍然挡不住滚滚外流的黄金。诺曼情急之下,紧急向美国和法国求援2.5亿美元的外汇援军,谁知这笔钱刚一投进,就如石牛进海,顷刻间就被挤兑的洪流沉没得无声无息。美国和法国政府都已到了救援的极限,只有眼看着英格兰银行的黄金消耗殆尽。
  诺曼的身体和神经终于彻底崩溃了。他不得不倦怠地离开伦敦往疗养。
  8月22日晚,英国国王忽然取消了三周的休假,秘密返回了白金汉宫。英国政府的内阁部长们全部放弃了周末,聚在唐宁街的首相官邸,这是一战后他们第一次放弃周末休息。在小花园里,首相和部长们往返踱着步,烟灰缸里满是雪茄烟头,地上散落着各种报纸,大家都在焦虑地等待着美国摩根财团的答复。
  当初,正是美国政府和摩根力促英国重回金本位,现在眼看英镑的黄金堡垒即将失陷,美国政府受法律限制,已不可能再提供新的资金。法国人倒是提出了愿意借款的条件,那就是贷款必须以法郎计价。经过这几年的风风雨雨,法国人算是整明白了一个道理,假如法郎也能成为英镑或美元那样的国际储备货币,一切交易都以法郎结算,那该多美啊!结果,英国人表示,别做梦了,英国尽不借法郎贷款!
  最后的希看就是摩根了。此时此刻,仿佛整个大英帝国的命运都悬于华尔街的一念之间。凯恩斯的预言居然成真了,金本位的确将英镑甚至整个帝国的命运交到了美国人手中。
  美国人的援助是有条件的,那就是要求英国必须削减3.5亿美元的政府开支,其中包括救济失业人口的救命钱,还必须增税3亿美元,这笔钱怎么花,要听摩根的意见。英国政府在历史上还从未受过这等窝囊气,这与其说是援助条款,不如说更像战败的赔款条件!但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英国首相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提出了终极的求援报价。由于争议太大,首相甚至没有告诉全部的内阁成员。此时,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美国人对英镑命运的裁决。
  晚上8点45分,摩根的电报终于到了英格兰银行。早已急不可耐的副行长抓起电报就急匆匆地赶往唐宁街10号。当他冲进首相官邸的小花园时,所有人的目光立即都聚焦在他手中的电报上。首相上前一把夺过电报,冲进办公室,其他官员紧随进进。几分钟之后,从屋里传出的咆哮声几乎要震碎窗户的玻璃,还不知道条款内容的部长们几乎要掀翻桌子。内阁意见严重对立,首相只有连夜向国王请求辞职,工党内阁垮台了。第二天,英国媒体以“银行家的敲诈”为通栏大标题,声讨美国银行家反对英国劳工阶级的罪恶。[1]
  新内阁仍然按照摩根条款进行了财政改革,英国陷于了更严重的衰退期,失业救济的削减使得国内消费越发低迷。美国和法国银行家的4亿美元援军到了,但仅仅支撑了三个星期。
  9月19日,英格兰银行已经损失了10亿美元的黄金储备,英国的黄金终于耗尽,金本位崩溃了!随之幻灭的就是英镑重新恢复世界货币霸权的梦想。
  天,并没有塌下来。
  尽管英镑承受了国际市场的巨大抛压,汇率贬值了30%,但英国经济摆脱了金本位的镣铐,英镑重新获得了自由。英国产业的竞争力强劲复苏,美国和法国的产品在国际市场遭到了英国货的凶猛挑战。英国人开始品尝到法国人1926年贬值法郎的甜头,这回该轮到美国人和法国人叫苦不迭了。
  由于国际竞争力的进步和海外投资机会的减少,英国的资金开始转向内部投资,大量新工厂开始建设,机器设备更新加快,消费产业蓬勃发展,住房需求猛增,英国经济出现了长期苦冷之后的“小阳春”。廉价货币的政策和资金的回流,使得英国的短期利率水平大幅降低到2%,高达80亿美元的长期贷款本钱从5%被削减至3.5%,大大缓解了巨额债务的本钱压力。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英国国债的融资本钱才进一步降到了3%以下。与一战时的高融资本钱迥然不同,这次融资本钱的降低贯串了整个二战始终。英国通过国债融资,有效地进行了一场“3%利息的战争”。
  在英镑脱离金本位之后不久,大英帝国率领着它庞大的殖民地属国和重要的贸易伙伴,建立起一个令人看而生畏的英镑割据势力范围,这就是1932年英帝国渥太华会议确定的“帝国特惠制”。在“英镑区”内,对成员国间的进口商品,相互降低税率或免税;对成员国以外的进口商品,则征高额关税,以阻止美国及其他国家的出口势力渗透英镑区的巨大市场。
  英国曾号称日不落帝国,世界人口的1/4都是帝国的臣民,地球陆地面积的1/5尽是帝国的版图。从英伦三岛蔓延到冈比亚、纽芬兰、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马来西亚、香港、新加坡、缅甸、印度、乌干达、肯尼亚、南非、尼日利亚、马耳他以及无数岛屿,地球上的24个时区均有大英帝国的领土[2]。英国霸权领导下的国际秩序被称为“不列颠治下的和平”。英国出版的大英帝国全球舆图,通常用红色把帝国的领土标出,从图中可以清楚地了解到这个庞大帝国在全球的影响力。假如再把英国的主要贸易伙伴算进来,如此堪的纳维亚的瑞典、丹麦、挪威、芬兰,南欧的葡萄牙、希腊,中东的伊拉克,非洲的埃及,亚洲以及南美诸国,英镑区的市场规模之大、幅员之辽阔、人口之众多、资源之丰富,足以构成对美元世界霸权的严重挑战。
  英国经济学家杰文斯曾这样描述英帝国的经济影响力:北美和***的平原是我们的玉米地,加拿大和波罗地海是我们的林区,澳大利亚是我们的牧场,秘鲁是我们的银矿,南非和澳大利亚是我们的金矿,印度和中国事我们的茶叶基地,东印度群岛为我们提供甘蔗、咖啡和香料,美国南部是我们的棉花种植园。20世纪新的核心战略资源,如石油、铁、铝、铅、锌、铜、镍、橡胶等原材料基地,也大多控制在大英帝国的手中。
  一战以后,美元乘着财雄势大而欧洲相对萎缩的时机,利用战争债务的大棒,从储备货币的正面和贸易结算的侧翼,对英镑发动了猛烈进攻,固然终极打垮了英镑的全球体系,但远没有彻底摧毁英帝国的经济和财富潜力。从战略上看,与其说是美元包围了英镑,不如说是英镑在世界范围内包围着美元。
  一旦英镑摆脱了黄金枷锁,也就意味着英镑甩掉了美元的掣肘,从而赢得了战略主动权。英镑以“帝国特惠制”为依托,建立起英镑区雄霸一方的割据势力范围。英镑的大幅贬值,使得英国能够在各个贸易战场上开始对美元进行有力的反击。
  美元不得不进行全球范围的战略退却。美国重新陷进孤立主义的原因,并非是美国缺乏领导世界的意愿,而是经济长期萧条制约了美国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