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1.7 金汇兑本位:活动性泛滥的根源

更多

  金汇兑本位制原本是诺曼想出来救急的法子,主要是应对英国黄金储备已不足以支撑其世界金融中心地位的窘境,但却给各国经济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金汇兑本位天生就是不稳定的货币制度。法国著名经济学家雅克.吕夫(Jacques Rueff)曾任法国总统戴高乐的顾问,亲身经历了20世纪30年代金汇兑本位对法国经济造成的剧烈冲击。他指出:“这种创新制造了世界目前的困境。在国际同盟金融委员会的推动下,欧洲很多国家采用了这种名叫金汇兑本位制的货币制度。在该体系下,中心银行被授权不仅将黄金和以本国货币计价的凭证纳进货币储备,还增加了外汇。后者固然进进所在国的央行资产中,但它却自然地存放在它的来源国。” [14]其中,最后一句正是吕夫的洞察力之所在。
  以英镑和美元做其他国家货币储备,真正要命的题目就是,当这些外汇流进该国的时候,它们会自动地被存回英国和美国的银行体系。换句话说,外汇的真实头寸永远不会离开外汇发行国,而各国得到的外汇流进仅仅是个影子账户上数字的增加。这是一个非常不易被察觉,而且相当绕人的概念。
  在传统金本位下,资本外流终极以黄金清算,其结果必然是本国黄金的外流。而在金汇兑本位下,清算可以用外汇,并不必然意味着黄金的活动。而外汇清算主要靠账户清算,除非资本流进国要求现钞运输。
  那么,账户清算如何进行呢?实在就是资本流进国在输出国建立一个银行账户,资本输出国从某个账户上减一个数,然后在输进国的账户上加一个数就完成了。固然输进国账户位于输出国银行体系内,但它的所有权属于输进国。因此,输进国的银行体系可以在这一外汇储备“影子账户”基础上,创造本国货币供给。但题目是,这笔钱只是在同一银行体系中发生的两个账户之间的增减,一个账户的减少,同时意味着另一个账户的增加,总资本量不变。因此,输出资本的国家可以基于同一笔钱再度进行货币创造。这就是金汇兑本位制中内生的双重信用创造的题目。
  同一笔资本被输进国和输出国共同作为信用创造的基础,这意味着世界范围的信用规模得以大幅扩张。金汇兑本位推行得越广,规模越大,则信用泛滥的程度就越严重,其结果就是贷款标准下降、投机盛行、资产泡沫膨胀。欧美“喧嚣的20年代”正是基于这一货币体制催生出的信用泡沫时代,而30年代的大萧条正是它的代价!
  1925年,当英国勉为其难地恢复了金本位后,英镑与美元都可自由兑换黄金,它们被称为所谓的外汇硬通货,并形成了货币核心国家。其他国家则以英镑与美元外汇为主要货币储备,发行本国货币,从而变成了英美的货币卫星国。在这个货币星系中,黄金就像太阳,而英镑、美元则是围绕黄金公转的行星,它们的卫星体系依靠货币的引力,在英美经济的轨道上运动。
  1926年,在这一星系中,法国事唯一尚未恢复金本位的大国,由于法郎找不到自己的轨道,法郎的危机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