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1.6 逼迫各国恢复金本位,美国欲“挟黄金以令诸侯”

更多

  错误的经济思想使人看不清自己的利益回属。因此,与利益相比,更危险的实在是思想。
   ——凯恩斯
  凯恩斯已经看出美国人终极的目的,是以美元本位来颠覆英帝国的货币霸权。而黄金不过是美国手中的“汉献帝”,一旦条件成熟,美元本位就会废掉黄金而自己称帝!
  美国强烈呼吁,甚至胁迫各国尽快恢复金本位的动机显然并不单纯。但在英国人中,有凯恩斯这般见识的人并未几。1925年英国委曲恢复金本位,实在正好落进了美国的圈套。
  短短4年战争,实在已经沧桑巨变。英国固然打败了霸权挑战者德国,但却耗尽了称霸世界的经济资源。整个19世纪,英国作为“世界银行家”向全球输出资本,其条件是英国产业的强大竞争力所形成的贸易上风和资本盈余。长期稳定的产业资本积累,是英国向全世界放贷的保证,即长期储蓄支持长期放贷,逐步控制世界资源、生产能力和广大的市场,形成正循环。但19世纪后期,美国与德国的产业崛起,削弱了英国的产业竞争能力,使得伦敦向世界输出资本的潜力逐渐干涸。而一战则从根本上动摇了英国资本输出霸主的地位。战后,为保持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英镑不得不硬挺,英国产业竞争力进一步衰退。同时,海外维护霸权的军事本钱居高不下,财政平衡恶化。战争中货币超发的遗留题目和经济产出不足,导致英国物价比美国高出10%,这进一步削弱了英国产品的世界竞争力。简单地说,维持帝国霸权的本钱已经超过了其带来的收益。
  1925年英国恢复金本位,实在加剧了这一根本性的矛盾。英国向海外输出资本的规模已恢复到战前水平,但此时的“世界银行家”却主要依靠短期热钱储蓄,来支持长期对外放贷,其潜伏的风险性大大进步。英镑的霸气从骨子里已被掏空了。
  美国恰恰在此时,扮演了催促和逼迫英国恢复金本位的主要角色。
  有能力完成的计划是理想,能力不足的叫梦想,而无能为力的就是幻想。英格兰银行行长诺曼,显然没有分清理想、梦想和幻想的区别。试图恢复英镑的世界霸主地位,只是他的梦想,而试图通过恢复金本位来圆梦,诺曼就只剩下了幻想。
  但诺曼的幻想却受到了美国人的极力怂恿。
  1924年12月28日,诺曼静静地来到了纽约。为了不被媒体发现,他在客轮上使用了假名字,后来美国的杂志称他这次旅行“没有任何人发觉,就像是漆黑夜里的身影” [13]。不过,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当英国记者询问英格兰银行发言人,为什么有人在纽约发现了诺曼,他往纽约的目的何在时,英格兰银行的官员被惊得目瞪口呆,原来他们也不知道行长玩失落居然玩到了纽约。
  当诺曼登上纽约的码头时,他的老友斯特朗早已在那里等候多时了。在此后的两个星期里,诺曼被斯特朗和摩根系的银行家们包围着,他们正在发起一轮强大的攻势,力促英国尽快恢复金本位。除了银行家们,美国政府也加进了向英国施压的阵营,财政部长梅隆明确告诉诺曼,1925年1月,恢复金本位的“时机已经到了”。
  斯特朗不必多费口舌往游说诺曼恢复金本位对于英镑来说是何等的重要,由于这正是诺曼的“理想”。斯特朗只是反复夸大英国必须尽快行动,英国最多只有“几个星期,最好的情况是几个月”的时间。斯特朗以为,英镑恢复金本位的时机正好,内有英国本土的政治支持,外有美国资本的援手,为了支持英国,美联储在1924年中已放松了信贷。同时,斯特朗也警告诺曼,恢复金本位的时间窗口并不宽裕,英国即将开始向美国偿还债务,而这必然削弱英镑。而美国信贷宽松行将结束,到时候英国吸引国际资本以恢复金本位的本钱将是昂贵的。
  斯特朗给诺曼开的药方就是“休克疗法”,长痛不如短痛,金本位会让英国经济短期更加痛苦,但从长期看,会迫使英镑在世界市场的竞争中,逐渐适应并作出价格调整,英国经济的前途是光明的。
  为了让诺曼打消顾虑立即行动,斯特朗还开出了优厚的条件,假如英镑遭遇困难,纽约美联储银行随时可以提供2亿美元的贷款,另外摩根和其他美国银行家还承诺提供3亿美元的后备支持。
  诺曼担心美国人的钱不是白拿的,生怕将来受到挟持,因此提出一个条件:美国不得干涉英格兰银行的经济政策,如信贷规模或利率设定。
  美国人满口答应下来。
  实在,美国银行家们有自己的算盘。直到一战之前,他们还仅仅是英国银行家们的小跟班,随着老大闯江湖。但一夜暴富之后,心态发生了巨大变化,从前的老大已经虚弱不堪,如今的小弟们却个个精壮如牛。天子轮流做,今天到我家,既然当老大的机会来了,岂有不动心之理?如同***,新的老大要想扬威立万,惯例就是拿从前的老大下手。
  凯恩斯倒有几分像当年的屈原,痛陈恢复金本位对英国的后果。他的核心观点就是,美国的黄金储备规模占据了压倒性上风,将英镑与黄金锁定,无异于是把英镑的命运捆在了美元身上,终极的结果只能是把英国经济的控制权交到了华尔街的手中。
  结果,诺曼吞下美国人的金本位“休克疗法”的药片后,经济果然一直休克了15年,1924-1929年欧美繁荣的5年经济快车没遇上,1929年后十年大萧条的贼船却没耽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