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4 战国时代 - 1.1 马克投怀送抱,英镑喜出看外

更多

  1923年12月31日晚10点,满腹心事的沙赫特从柏林赶到了伦敦。雾气朦胧的严冷冬夜,并不能驱散英国人庆祝新年的热情。大街小巷的酒吧里人声鼎沸,觥筹交错间,已全然将5年前那场空前惨烈的战争尽抛脑后,人们在尽情地享受着和平的美好时光。
  此时沙赫特的心情却异常沉重,他的祖国——德国正在贫困、饥饿和愤怒中挣扎。一战失败的巨大阴影,割让1/10领土的奇耻大辱,英法125亿美元(相当于德国战前一年的GDP)巨额战争赔款的勒索,法国最近出兵强占德国鲁尔产业区的粗暴行为,特别是今年横扫德国的超级通货膨胀,彻底洗劫了德国中产阶级的财富。眼睁睁地看着德国马克的价值被抛进人间炼狱,德国人欲哭无泪,沙赫特扼腕长叹。沙赫特深知此行对德国马克命运的意义重大,他是来向英国人借钱的。
  仅仅在一个半月前的11月12日,沙赫特才被紧急任命为德国货币委员会主席,享受内阁部长待遇,对德国的货币题目拥有最后的否决权,地位堪称德国的经济沙皇。临危受命的沙赫特,立即投进了拯救德国马克的工作中。
  此时的德国马克,已经从一年前的1美元兑9000马克,狂贬到1美元兑1?3万亿马克!马克的信用已经彻底崩溃,无法拯救了。沙赫特和德国政府只能另想他法。由于德国黄金短缺,他们发明了一种以德国土地和土地上的全部资产为抵押的新马克,被称为“地租马克”,试图重新赢得人们对纸币的信赖。这样一来,德国将同时流通两种马克,新马克成功的关键是寻找恰当的时机,锁定新老马克兑换的比率,然后迅速完成老马克退出流通的工作。
  当地租马克面世时,已成惊弓之鸟的德国人对两种同时流通的马克都没有信心,人们仍在疯狂抛弃马克换取美元。至11月14日,黑市汇价马克跌到1美元兑1?3万亿马克,官员们催促沙赫特赶紧锁定地租马克与老马克的兑换率,沙赫特不为所动。11月15日,马克跌到了1美元:25万亿马克,官员们已经急得快上房了,沙赫特仍然不露声色。11月20日,当老马克跌到1美元:42万亿马克时,沙赫特立即下令,锁定地租马克兑换老马克的比率为1:1万亿。沙赫特经过精心计算,认定当人们的恐慌情绪充分开释后,将终极回到这一平衡点。果然,新老马克由于市场惯性仍然继续下跌,到11月26日,甚至跌到了1美元兑11万亿马克。但就像拉伸过头的橡皮筋,市场奇迹般地出现了马克反弹。到12月10日,美元兑马克终于稳定在1美元:42万亿马克的平衡点上。事实证实了沙赫特的判定是正确的,而且时机拿捏得相当到位。市场开始惊呼,沙赫特是经济奇人!同时,德国政府用尽全力,终于在1924年1月实现了预算平衡。
  地租马克终于站稳了脚跟,在1美元:4?2万亿地租马克一线扎住了阵脚。
  但是,沙赫特心里明白,地租马克仅是权宜之计。他以为,以土地为抵押发行的货币,是纯粹的信心游戏。谁会真的相信巴伐利亚的农场或鲁尔的厂房,与他们手持的地租马克有任何实际联系呢?在他的心目中,货币的抵押品必须具备三个核心要素:高度的活动性、方便的可交换性和完全的国际公认性,而同时符合上述条件的货币抵押品就只有黄金!
  但德国恰恰缺乏黄金。战前德国拥有价值10亿美元的黄金,支撑着价值15亿美元的帝国马克,在美、英、德、法四大经济强国中,马克的黄金支持度还相当不错。但战后5年来的战争赔款和超级通货膨胀,使德国的黄金储备下降到仅剩1?5亿美元,已经无力支撑庞大的德国经济身躯。
  沙赫特的解决之道就是借黄金或借有足够黄金储备的外国货币,这些外汇能够在需要时自由兑换成黄金,只有黄金和外汇才能终极稳定德国马克的币值。题目是,向谁借呢?
  当然美国的黄金最多,在四大强国60亿美元的黄金储备总额中,美国已坐拥45亿美元![1]但美国此时在欧洲是出了名的吝啬鬼,被法国人和英国人痛斥为“夏洛克大叔”。英法盟国产业被战争严重损毁,伤亡数百万士兵和平民,结果英国欠了美国50亿美元的债务,法国欠了40亿美元,本来英法满心希看已经大发战争横财的美国会念兄弟之情,慷慨地减免盟国债务,可是“山姆大叔”不冷不热地甩出一句:“美国不是盟友,而仅仅是一个合作者,欧洲盟国的战争借债是贸易借贷。” [2]生意就是生意,一分钱的欠债也不能少!美国的无情把英国气得半死,逼得法国公然打劫。连对同盟国都如此抠门,沙赫特觉得以战败国的身份往向美国人借钱,严重不靠谱。
  法国就更别提了。天真的法国人一直以为会从德国人身上狠狠敲上一笔,最初法国总理联合英国人狮子大开口,要求德国战争赔款至少1000亿美元,相当于德国8年GDP的总和!后来自己也觉得不大合适,但咬定550亿美元是一口价!还是美国人出来打圆场,劝英法将赔偿降到了125亿。实在,以德国当时的经济现状,要偿还这一天文数字的赔款,根本就不现实。由于法国人认定德国这次的巨额赔款指日可待,所以一旦收回1870年普法战争中被德国夺走的洛林和阿尔萨斯两省后,就立即投进40亿美元的重建经费,致使政府财政赤字高居不下。法国反复威逼德国立即拿钱,德国却迟迟交不出来,法国人盛怒之下,居然武装打劫,出兵占领了德国鲁尔产业区。这时往向法国人开口借钱,沙赫特感到可能立即就会被法国人乱棍打出来。
  唯一的希看就是英国人了。而且,沙赫特深知,他能开出一个让英国无法拒尽的条件,他把英国人那点儿小心思算是琢磨透了。他此次英国之行,志在必得!
  当沙赫特走出伦敦利物浦大街车站时,一个高高的个子、胡须花白、眼光犀利的英国名流正在严冷的夜风中伫立着。他来到沙赫特的跟前,伸出手来自我先容。沙赫特大吃一惊,原来他就是名震世界的英格兰银行行长蒙塔古?诺曼(Montagu Norman)。沙赫特对于诺曼亲身来迎接,感到有些受宠若惊。
  诺曼虽远在英国,却一直关注着德国的超级通胀情况。1923年在德国所发生的货币恶性贬值,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和最剧烈的一次纸币崩溃,对于所有将通货膨胀视为第一大恶魔的中心银行家来说,德国马克的经历令人瞠目结舌。从未有过治理中心银行经验的沙赫特,居然在两周多的时间里,一举制伏了令所有人尽看和胆冷的超级通货膨胀,不能不令诺曼刮目相看。
  第二天是元旦,新年中的伦敦城空空荡荡,诺曼领着沙赫特参观了英格兰银行,然后来到诺曼的办公室。简单地客套之后,沙赫特直奔主题,他提出希看英格兰银行为德国中心银行提供价值2500万美元的英镑贷款。这实在并不是一个大数,沙赫特预备用这笔钱做种子,再将德国海外银行的2500万美元补充进来,以5000万美元作为核心资本,他就有把握在伦敦金融市场融到2亿美元的贷款,从而奠定德国新马克的牢固基石。这显然是一步以小博大的高招,关键是第一笔2500万美元的资金必须到位,后面的棋才能走得活。
  诺曼静静地听完了沙赫特的请求,略显吃惊,然后就是沉默不语。诺曼心想,想借钱?凭什么?一个破产的国家,背负着125亿美元的巨额战争赔偿,而沙赫特仅仅上任才一个半月,还不是正儿八经的央行行长,居然上来就狮子大开口。
  的确,德国政府内部对傲慢无礼的沙赫特争议颇大,现任德国央行行长黑文斯坦(Rudolf von Havenstein)就对沙赫特非常不满。1922年5月,战胜国通过立法将德国中心银行从政府的控制中独立出来,假如黑文斯坦拒尽辞职,沙赫特根本接不了央行行长的班。正是由于德国政府动不了黑文斯坦,只得因人设事,搞出个内阁部长级的“货币委员会”,实际上就是另立山头,结果德国同时出现了两个中心银行,分别发行各自的马克,堪称世界异景。当然,沙赫特干脆爽利地制伏了超级通胀,能力和声看已无可替换。黑文斯坦在应对超级通胀中的拙劣表现也已举世皆知,在政府和民众的巨大压力下,恐怕他自己也不好意思继续赖在央行行长的位置上了。
  正当诺曼思前想后,不知该如何措辞拒尽时,沙赫特似乎看透了诺曼的心思。停顿了片刻,沙赫特抛出了他苦思冥想的一张王牌,一个诺曼无法拒尽的***。沙赫特以德国政府货币决策者的名义声明,德国中心银行预备用英镑做货币储备资产!非但如此,而且发放的贷款也用英镑计价!
  沙赫特的这一手,直接命中靶心!诺曼尽不犹豫地爽快答应——借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