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3 金融高边疆 - 10.14 大规模挤兑边沿的白银市场

更多

尽管人们对美国法院能否制裁摩根大通和汇丰银行这样的金融大鳄不报任何幻想,但这件事让全世界的投资人重新熟悉了白银的价值。白银的价格这样低,并不是由于它和白菜是一路货色,而是被AIG、贝尔斯登、摩根大通和汇丰银行这样一些超重量级的金融大鳄拼命追杀的结果。白银是美联储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除之而后快的“美元撒手锏”,同时,白银更是不久的将来会在投资市场上大放异彩的“灰姑娘”。当全世界的投资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后,白银这个“一代天骄”,立即会引来市场上“无数英雄竞折腰”。
进进2009年以后,白银和黄金联手,如同当年的苏联红军,在顽强守住斯大林格勒后,终于迎来了对美元大***的时刻。从2008年底的每盎司9美元上下,一路攻到2010年8月的每盎司18美元左右。从2010年8月下旬起,白银价格从每盎司18美元开始猛打猛冲,一路斩关夺隘,兵临每盎司30美元城下。不到3个月时间,涨幅高达61%,叠创30年来新高,引起举世瞩目。
当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发现了白银巨大的投资价值后,人们开始争夺非常有限的实物白银资源。据世界白银协会报告,2009年全世界白银的总产量大约8.89亿盎司,制造业要用掉约7.30亿盎司,再除往矿业公司减少套期保值所需的量,剩下的1.37亿盎司被投资者全部吃进。2009年的投资需求量比2008年的0.48亿盎司猛增了184%!从目前趋势来看,2010年白银的投资需求将比2009年上涨幅度更大。
目前全世界市场上能够买到的白银存量大约7亿盎司,按现在每盎司25美元的价格计算,总价值约175亿美元。这样一个极具***力而且非常小的市场,一旦被市场的雷达锁定,在全球资金的猛烈进攻下,价格的暴涨将是不可避免的。
在白银的增值潜力方面,巴特勒远比巴菲特更有眼光和耐心。巴特勒以为正是由于有了几大银行人为地压低白银价格,才使普通投资者碰到了千载难逢的投资机会,而市场的供求关系将保证白银的买进方终极战胜做空的大银行。事态的发展似乎正在印证当年巴特勒曾经设想的白银价格终极爆炸性增长的几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是,大银行的卖空合约***平仓对白银市场的影响。当市场发现了白银的增值潜力,大量买盘涌进,不断推高实物白银的价格时,大银行的卖空合约将受到巨大的交割压力。迫使其到期要么支付实物白银,要么买进与卖空合约相等数目的合约,即***平仓。目前,仅在纽约期货交易所做空缺银的合约总量就相当于5.5亿盎司。相当于卖出世界市场所有白银现货的79%。空方假如不出血本,从哪里找得到这么多的白银现货来卖呢?
第二种情况是,出租白银的***回还对白银价格的影响。从20多年前开始,多国央行就通过出租白银的方式将大量白银抛向市场,借以打压银价。为什么会有出租白银之举呢?由于有些银矿由于种种原因不能按时交货,所以就先从金银现货交易银行暂时租借白银来保证按时交货。等以后银子开采出来再按原数回还,外加1%或更低的利息。同样道理,金银现货交易银行也可以向中心银行租借白银。中心银行借口银子堆在仓库里又不能生利息,于是就很乐意地将大量白银储备租借出往,好歹还能收1%的利息。而金银现货交易银行租到这些白银现货后,把其中的尽大部分都抛向市场套现。再用所得现金购买收益率为5%的国债。在还给央行1%的利息后,可稳赚4%。通过这样的方式,中心银行和金银现货交易银行不露痕迹地压制着白银市场的价格。
巴特勒估计,过往20年来,可能有几亿甚至上十亿盎司的白银是通过出租这种形式流进市场的。理论上讲,这些租出往的白银终极还得回还中心银行。可是这些白银大部分已被当成产业原料用掉了,不可能原数奉还了。一旦白银价格终极还是压制不住而暴涨,中心银行开始要求租借方回还,租借方必须从市场上买回等量的实物白银。这些实物白银是在纽约商品交易市场上被做空的白银之外的另一大批白银现货。购回这批白银现货将对白银价格造成巨大冲击。假如这种情况出现,仅此一条,白银价格就可能冲上每盎司500美元。这也是那些租借白银的金银现货交易银行拼命想要压制银价的一个重要原因。
第三种情况是,产业用户的恐慌性储备对白银价格的影响。白银是具有成千上万种用途的原材料。它在很多产品中都是关键性的材料,但用量却不大,这一特点使白银的需求不因价格的升高而下降,即所谓刚性需求。随着投资需求的激增,3万多吨的库存量将会很快耗尽,而新增白银矿产量周期长达数年,而且还多是伴生矿,远水难解近渴。这样一来,白银就会出现断货,而且断货的时间也会越来越长,从几天到几周,后来可能长达几个月。工厂的生产线不能由于白银断货而停产,于是企业必然未雨绸缪,抢先储备,这就必然导致白银价格的飙升。
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这几年的实际情况来看,无论是美欧的通货紧缩,还是亚洲国家的通货膨胀,从总体来看对黄金白银都是利好。由于黄金白银是以美元计价,美欧各国的通货紧缩,不妨°受通货膨胀威胁的亚洲人民用手中大把的钞票购买金银,此时的黄金白银价格猛涨。另一方面,美欧各国为抗拒通货紧缩,又会促使美联储进一步进行量化宽松,多印钞票,受美元贬值影响,金银价格就会不可避免地继续冲高。
白银是一个非常奇妙的投资品种,在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的金融危机时期,它和黄金一样随着美元贬值而增值。在经济复苏后,由于大量的产业需求,白银又会展现其产业原料的特性,随着供求关系而升值。这是任何其他投资品种都不具备的得天独厚的双重上风。
当今世界的白银市场规模小得惊人,全世界地面以上的白银库存仅3万吨,价值不过1200亿人民币,比中国农业银行上市的融资规模还要小得多。目前,世界白银市场的实物与“纸白银”的比例极端悬殊到1:100,100盎司“纸白银”交易背后,只有1盎司实物做支撑,假如说金融市场1:50的高倍杠杆终极导致了金融海啸席卷全球,那么比这一比例再高一倍的白银市场已经到了随时出现挤兑的危险边沿。
一个极度扭曲的、高倍杠杆的、规模极小的白银市场,却蕴含着严重冲击世界金融体系的强大能量!
当格林斯潘等人1995年探讨黄金价格暴涨可以有效降低美国负债的时候,他们笃定能够胜券在握。由于美国和欧洲总共控制了中心银行的黄金储备高达2万吨以上,拥有着对实物黄金市场无可置疑的定价权,再加上华尔街—伦敦轴心对黄金期货和其他黄金衍生产品市场拥有的尽对控制力,他们完全可以实现黄金价格有控制地上涨,并掩护美元“成建制”地撤退,在大幅降低政府负债的同时,继续维持美元世界货币霸主的地位,实现美元危机的软着陆。
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个重要变量,这就是白银。
由于金银比价的历史惯性和市场金银巨大的心理互动能量,假如世界白银价格忽然而猛烈地上涨,将会打乱黄金价格上涨的节奏,失控的白银价格所激发出的世界金融市场的避险情绪将像排山倒海的火牛阵,直接冲击黄金市场的阵脚。实物白银告罄,纽约的白银期货市场将出现大范围违约和交货严重迟缓,白银的产业用户开始紧急囤积白银原料,白银的投资客户纷纷要求提取现货自己蕴躲,恐慌的白银期货持有者将急迫地要求交割现货白银。
对实物白银的极度渴求的投资人,将顷刻把纽约期货交易市场的5000万盎司可交割白银实物挤兑一光。当大家在纽约“纸白银”市场彻底失看之后,马上开始成群结队地涌向伦敦的“实物白银”市场。但是,他们马上发现这个仅有7500万盎司现货的所谓“实物白银”最大的市场,原来竟是“无实物账户”,尽大部分白银拥有者只是“没有实物确认的(金银)所有者”。
同时,白银市场的恐怖消息将诱发黄金市场的挤兑,别忘了,这也是个1:100的超级瓶盖游戏。
纽约与伦敦白银和黄金市场相继瘫痪,世界金融市场将立即陷进真正的恐慌。这种发自心底的恐慌将是史无前例的。这时,全世界才猛然发现,原来黄金和白银是深埋在地下的世界信用货币摩天大楼的基石,基石一旦动摇,建立在信用货币之上的更为庞大的债券市场、股票市场、货币市场、外汇市场,以及建立在这一切之上的500万亿美元的金融衍生品市场,将晃动得更加猛烈!
此时,全世界金融市场都开始呼唤政府救助。
而此时的欧洲和美国政府却无能为力,白银究竟不是可以搞个“量化宽松”文件就能变出来的。欧美政府原先巨大的白银库存早已卖光了,从而失往直接影响市场价格的最重要的筹码。即便是欧美政府下令强制没收私人白银,就像罗斯福总统1934年下令美国公民交出所有黄金一样,那也无济于事,由于地平面以上的全部白银库存不过3万吨,仍远不能应付挤兑的规模。
情急之下,还有一招,那就是紧急开采银矿,用以平息世界白银挤兑风潮。不过,当政府下令紧急开采银矿,从资源勘探、新增设备、扩大生产规模,到总供给量明显进步,至少需要5年时间,黄瓜菜都凉了。
此时,全世界的目光都将投向中国。由于目前世界白银最大的生产国和出口国正是中国!这将是多么巨大的国际政治和金融杠杆!这又将是何等的战略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