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3 金融高边疆 - 10.12 白银市场:1个瓶盖与100个瓶子的游戏

更多

部分预备金制度原本是银行业所采用的一种对金钱进行“放大”的制度,中心银行创造出的每一块钱当存进银行系统时,都能在这个制度下被银行系统放大10倍后进行信用输出。形象地说,部分预备金制度的核心,就是玩10个瓶子只有1个盖子的游戏,储户的钱就像盖子,银行以盖子为基础放大了10倍的信贷就像是瓶子,只要大家在任意时刻只看1个瓶子时,盖子总在上面,游戏就没有穿帮,否则就会出现银行挤兑,严重时就会造成金融危机。1个盖子所对应的瓶子越多,玩这个游戏的难度越大,玩砸的可能性越高。2008年金融海啸中倒掉的那些大的金融机构都是玩得太疯而失事的。这些机构在最疯狂时,玩的是1个盖子要盖50个瓶子,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
假如说1:50的盖子游戏终极导致了严重的金融危机,那么白银与黄金市场的游戏玩得就更疯了,这个比例是1:100!
在目前的世界白银市场中,每一盎司实物白银背后,有100盎司的各类纸合约号称拥有它!在经过100倍的放大后,“实物白银”看起来供求两旺,交易频繁,市场繁荣,在这样被超级泡沫化的“实物白银”市场中,价格终于被公道地“发现”出来,这就是极其低廉的白银价格,而且看起来白银的供给量似乎可以无穷无尽。用幻想出来的99%的“纸白银”交易量,来彻底左右1%的实物白银交易价格,实在是个天才的想法。只要99%的持有“纸白银”的人,不来要求兑现白银实物,这个游戏就可以高枕无忧。最后决定白银价格的是国际银行家们永不匮乏的美元,而不是白银真实的供求关系。
可笑的是,即便在号称“实物白银”交易的伦敦金银市场上,其尽大部分交易也并非“实物”交割,而是通过“号称实物”的“纸白银”过户。这种户头有个学名,叫做“非实物账户”。按照伦敦金银市场协会的定义就是:“这是一种没有具体金属块与之对应的账户,客户拥有的是对金属块的承诺……交易由借贷双方根据借贷余额在户上交割。账户所有者并不直接拥有具体的黄金或白银金属块,而是由账户开户所在的交易商的金属库存做抵押。该客户是没有实物确认的(金银)所有者。”其中,最后一句话最实在,拥有“纸白银”的人实在是“没有实物确认的(金银)所有者”。
2010年3月25日,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在华盛顿举行听证会,调查白银市场可能存在的价格操纵行为,会议记录中突显了这一题目的严重性。
(各方在舌战美国白银期货市场大量卖空合约是否构成价格操纵)
奥马里(美国期货交易委员会专员): 你以为当白银期货到期时,假如买方要求交割白银实物,这对卖空方会构成题目吗?
克林斯琴(前高盛大宗商品研究部主任):不,我一点都不担心。由于几十年来一贯如此。另外一个原因是,(当白银实物要求被兑现时)一些其他的机制可以使用现金交割;第三,很多人都知道今天所调查的白银和黄金市场中,几乎所有的做空仓位都是在对冲风险,期货做空合约对冲的是(伦敦实物)OTC市场上买进(实物金银)的风险。所以我真的不以为有什么风险存在。
这里出现了一个可笑的题目,当买家要求白银现货,而卖方手中没有实物,于是提出能不能赔钱了事,这本身就是违约行为!由于期货合约中已经明确规定了交货的时间、地点和货物成色与数目,任何不能按照合约进行的行为都是违约行为,而克林斯琴居然不以为这是风险!更可笑的是他第一条的逻辑,以前的庞氏骗局没失事,所以现在也不用担心。
紧接着黄金反垄断协会的道格拉斯上场了。
道格拉斯:我们谈论的用期货对冲现货市场风险,可是假如我们看看现货市场,伦敦金银市场协会,他们天天净交易2000万盎司的黄金,相当于220亿美元,一年约5.4万亿美元……从伦敦金银市场协会的网站上你能看到,这些所谓的‘非实物账户’交易背后并没有实物。它们是在部分预备的情况下交易的,你无法交易这样的规模,由于地球上没有这么多(金银)。所以那些在(美国期货市场)做空的人,在(伦敦金银)市场上实际上是用纸片对冲纸片的风险。
(8秒钟沉默)
在这里,道格拉斯指出了题目的要害,那就是为什么在华尔街做空缺银期货的人要跑到伦敦柜台交易(OTC)实物市场往“对冲”所谓的风险。原因在于美国期货市场对期货合约有着明确的监管条例,任何做空缺银的人必须有90%的被确认的现货来源,否则就是涉嫌操纵市场。而伦敦的金银OTC市场,号称是“实物市场”,交易的却是“无实物”账户,但伦敦金银市场协会乃是“自律”组织,充分相信大家是“自觉的”,所以并不硬性规定交易参与者拿出真金白银来验货,而且OTC市场是个不透明的市场,没人正确知道什么东西在交易,成交价格是多少。所以华尔街的白银操纵者在伦敦可以大展拳脚,他们用伦敦市场的所谓“实物交易”拿到美国监管部分说明为什么在华尔街大举做空是公道对冲,从而避开美国监管,大玩特玩以纸片“公道”对冲纸片风险的游戏。
伦敦号称“实物白银”市场,天天大约交易着1.25亿盎司白银,但它的金库中可以交割的真实白银实物不过7500万盎司。纽约期货交易市场处在开仓状态的白银合约大约8亿盎司,但它实际可供交割的现货白银仅5000万盎司。伦敦和纽约白银市场总共可以进行交割的白银实物量约为1.2亿盎司。据国际清算银行在2009年6月的统计,“其他贵金属种别”(尽大部分是白银)的衍生产品余额高达2030亿美元,相当于120亿盎司白银(大约20年的白银矿产总量)!
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超级虚拟化的白银市场,一个被价格操纵的市场,一个高倍杠杆化的市场,一个已经处在挤兑现货边沿的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