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3 金融高边疆 - 10.11 “价格发现”了什么

更多

无论从金银的历史比价,还是市场供求关系,或者通货膨胀,都无法解释白银今天每盎司25美元的价格竟远低于1980年的50美元!是什么样的神秘气力能够将白银价格严重扭曲到现在这种程度呢?
长期以来,由于黄金与白银存在着自然的货币血脉关系,其历史比价更是几千年的超级稳定,这种固化的联系早就深深地植进文明的记忆里了,它跨越了时代、跨越了国家、跨越了宗教、跨越了地理、跨越了意识形态,远比国际银行家们人为的“强势美元”更能持久地存在于人们的脑海里。人们知道,白银和黄金一样是最优质的“钱”,而且白银的流通比黄金更广泛。由于日常生活当中的衣食住行,多是小额交易,而黄金一般是非常大额的交易才用得上。因此白银不仅是真正的钱,而且是比黄金流通性更好的钱。为了保护美元发行的巨大利益,银行家们就必须摆脱金银货币的约束,就必须废除金银货币。欲废除金银货币,首先就要废除白银,由于白银天天都跟老百姓的日常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只有想办法让大家在日常生活中看不见白银,买柴米油盐时,不再用到银子,才能让大家彻底忘掉白银的货币职能。因此,国际银行家们的战略就是:欲征服货币,必先征服黄金;欲征服黄金,必先征服白银!
如今,尽管美元已经如愿以偿地篡夺了黄金白银的“货币王位”,但“伪天子”究竟是假的,国际银行家们心里总是不踏实,由于一有任何危机的风吹草动,人们就立即想起了黄金白银。国际银行家们对黄金白银真是“恨得要死,怕得要命”。其心态非常类似于中国历史上的王莽篡位,恨不得把天下所有姓刘的都斩尽杀尽。白银就似乎太子刘秀,被“银行界的王莽”到处追杀,如今已经有几十年之久。这种“追杀”就是价格的打压,他们希看大家把白银当成普通的金属,一种一般性的产业原料而已。假如大家总是忘不了白银几千年以来一直是和黄金一样的“货币之王”,那么国际银行家们就先将白银赶出货币王宫——中心银行。然后故意大幅压低白银的价格,将其贬为“百姓”,与铜铁铅锌为伍,浪迹普通商品的街头。
白银市场是远比黄金市场小得多的盘子,通过大规模“***做空”的手段来压低白银价格,同时用低价的白银绳索来拖住黄金上涨脱缰的野马,实在是一种高倍杠杆和高度有效的价格控制策略。只要压制住白银的价格,就能使以美元纸币为核心的全球金融赌场给开赌场的国际银行家们带来永远的暴利!
1990年至2003年,白银的价格已从1980年的每盎司近50美元,被一路打压到每盎司仅有4~5美元。就在白银最不景气的时候,一些有识之士却看到了白银价值被严重低估所产生的投资机会。著名的“股神”巴菲特治理的投资基金在1997年到1998年期间,分批买进了近1.3亿盎司的白银。占当时世界白银年产量的1/4,基本上是抄到了白银几十年的大底。令人不解的是,巴菲特为何在2006年过早地卖掉了全部的白银。他的均匀买进价是每盎司6美元,卖出价只有7.5美元。巴菲特自己也承认这笔买卖做的不漂亮。“我买得早了,卖得也早了。这是我的失误。投机到最后才是最疯狂的。”非常偶合的是,就在巴菲特卖掉全部白银之后不久,巴克莱银行创建的第一只白银交易基金也在2006年获准在美国股票交易所开张了。有传闻说,巴克莱银行为了给它的白银交易基金预备白银现货担保,曾向巴菲特“借用”或购买了1.3亿盎司的白银,这正好是巴菲特手上全部白银的总和。2006年正是白银市场开始启动之际,巴菲特却将所有白银卖出,他下了这么大的赌注,却没有像亨特兄弟当年那样把白银价格炒将起来,耐着性子卧底9年,只是为了赚区区1.5美元的差价吗?这桩买卖不免令人生疑。至于巴克莱银行与巴菲特到底有怎样的暗中交易,外界就不得而知了。
另一个对白银市场感觉特别敏锐,并影响深远的人叫泰德·巴特勒。巴特勒从1971年起就是一名商品期货交易员,当时为美林证券公司工作。20世纪80年代中期,他的一位客户问他:“白银市场供不应求,可是白银的价格却几年都不上升,这是什么原因呢?”巴特勒为了向客户解释其中的原因,开始研究白银期货市场。可是他也被难住了,他了解到白银确实是供不应求,可解释不了银价为什么就是不涨。后来他凭着在商品期货交易市场多年历练的经验发现,市场上做空缺银的数目总是远远大于白银现货的供给量。原来是有机构在人为压低白银价格。于是他向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报告了这一市场操纵行为。但是有关部分却回答说没题目,对此置之不理。巴特勒是个倔脾气,认准了的事情非要干到底,他坚持不懈地向有关部分反映,一直没有结果。后来有了互联网,从1996年起,巴特勒开始通过互联网来揭露白银价格被人为压低的***。他几乎每周都在网上发表一篇关于白银市场的具体分析或评论。由于长年坚持不懈地研究和评论白银市场,巴特勒逐渐成为该领域最有影响力的权威人士。他以为白银市场的操纵行为是“有史以来最为恶劣的”资本阴谋。他除了继续多次上书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之外,还呼吁广大投资者联合行动起来,对白银市场的操纵行为展开斗争。经过多年的努力,几大银行巨头非法打压白银(也包括黄金)市场的罪行正在遭到越来越多地揭露,引起众人的普遍关注。近两年来,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终于对此开始了调查。
对于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调查,巴特勒在一次专访中表示,尽管有关方面有意愿解决题目,但白银市场操控的题目太大。以至于很难有不引起巨大动荡的解决方案。
20年以来,全世界贵金属市场的参与者对金银价格被操纵的法律诉讼和公然辩论早已汗牛充栋。《货币战争》中曾提到:“2004年4月14日,称霸世界黄金市场200年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出人意料地放弃了黄金市场定价权。无独占偶,白银市场的大哥大AIG公司于6月1日主动放弃白银市场的定价权。难道罗斯柴尔德家族真的看淡黄金吗?若是如此,为何不在1999年金价跌到历史最低点退出,反而要在黄金白银价格气势如虹的2004年金盆洗手呢?另外一种可能就是,黄金和白银的价格终极将会失控……早早撇清与黄金之间的任何关系,假如10年以后,金银价格果然出了大题目,谁也怪不到罗斯德柴尔德家族的身上。”如今黄金白银的价格果然“失事”了,黄金价格不断刷新历史最高纪录,已接近1400美元,而白银已突破30年来的最高点,超过了25美元,与当时相比,金银价格都已涨了近3倍!
没错,这里说的白银市场的大哥大AIG,就是2008年金融海啸中那个被美国政府拯救的世界最大的保险公司。在AIG之后,白银市场的主要操纵者变成了贝尔斯登。就在2008年3月17日贝尔斯登垮台确当天,白银创下了1980年以来的最高价位——21美元。
贝尔斯登成立于1923年,是美国华尔街第五大投资银行,也是美国主要的证券交易公司之一。2008年3月15日,这家有着85年历史,经历了美国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和多次经济起落的大投资银行,忽然公布出现严重的现金短缺。当天,美联储和摩根大通联手向贝尔斯登提供了紧急资金援助。人们只知道贝尔斯登由于在美国次级按揭风暴中严重亏损濒临破产而被收购,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原来它也是美国商品期货市场上最大的白银做空者,并因做空缺银遭多方逼迫到几乎***平仓的地步。2008年3月14日,白银价格在接连上涨近一个月后,由每盎司17美元一直冲到近21美元。贝尔斯登没钱补仓抵抗不住,这恐怕就是它忽然公布出现严重的现金短缺的另一个重要原因。眼看就要***平仓,这不仅会使其做空缺银的所有资金血本无回,而且也有可能让白银价格立即失控,并引发金价暴涨和美元暴跌。美联储见势不妙,紧急救援。贝尔斯登得到一笔为期28天的借款,这笔款项是美联储通过摩根大通来借给贝尔斯登的,但贷款风险由美联储来承担。这也是自从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美联储第一次以这种方式贷款。尽管得到短期借款,贝尔斯登仍然无力回天,难逃彻底覆灭的下场。2008年3月16日,在美联储紧急出手,同意“包底”300亿美元贷款支持摩根大通公司后,摩根大通公司随即公布对贝尔斯登的收购,拯救了一场严重的白银价格危机。
摩根大通收购贝尔斯登后,立即按照国际银行家们打压白银价格的既定方针,开始对白银价格实施起新一轮的残酷弹压。从3月18日开始,也就是摩根大通接替贝尔斯登的第二天,白银价格开始忽然暴跌。到3月20日,仅仅三天,白银价格就从每盎司21美元暴跌到每盎司17.5美元,白银价格一个月的涨幅全部丢失。此后,摩根大通和汇丰银行联手继续追杀白银,到2008年8月,两家共持有85%的白银净空头仓位,白银市场在这两大银行联手打击下一路下跌,8月15日跌破13美元,10月底至12月初,竟然跌到每盎司9美元上下,回到了2006年的价格水平。
这一切自然逃脱不了白银市场分析专家巴特勒的眼睛。为何会出现银行大幅增加做空缺银头寸的情况? 巴特勒就此向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和国会议员们多次提出质询,最后,他得到的解释是由于摩根大通接手了贝尔斯登。在此之前,巴特勒和所有的白银投资者对白银市场上到底谁是最大的空头这个题目一直没搞清楚,由于期货交易报告上并不表露参加交易者的身份。巴特勒的市场分析报告一直是用一种没有指名的方式来描述,直到这时,巴特勒才恍然大悟,原来贝尔斯登和摩根大通就是打压白银价格的首恶。巴特勒将这一内幕抖落出来,引起市场的强烈反响,激起了广大白银投资者的众怒。这才引出了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对摩根大通的调查,随后又有很多投资者对摩根大通和汇丰银行非法操控白银市场发起诉讼。
在广大投资者越来越大的压力下,2010年9月,摩根大通公布为了满足美国新出台的金融监管法案《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与消费者保***》的要求,停止自营业务,裁减大约20名在伦敦的商品期货交易员,这些人交易的品种中就包括白银,结果白银市场闻声而起,价格立即突破21美元,打破了2008年3月17日贝尔斯登垮台时创下的高点。1980年以来,白银价格两次突破最高纪录,都和白银市场的主要操纵者出了***烦有关,难道历史真是布满了有趣的偶合?
值得留意的是,对白银市场的很多大动作都是从伦敦进行操纵的,AIG如此,摩根大通也是如此,这主要是为了避开美国监管机构的麻烦。
对白银价格的操纵,人们耳熟能详的就是20世纪70年代美国大富豪亨特兄弟囤积白银,最后惨遭失败的案例。通过这个案例,教科书反复教诲人们,市场监管是有效的,操纵期货市场的行为已经永远结束了,谁要再想操纵白银价格,亨特兄弟就是前车之鉴。
实在,操纵白银价格并不仅限于囤积白银的抬价行为,更应该包括大规模“***卖空”白银所产生的价格压制效应。对于后者,美国期货交易治理部分从前并未认真调查过。也就是说,州官可以纵火,百姓却不能点灯。做空缺银有理,做多白银必究!
与黄金的情况一样,世界白银市场的定价权始终把握在华尔街—伦敦轴心手中。纽约期货交易市场负责“纸白银”定价,而伦敦金银市场协会(LBMA)则决定着“实物白银”的定价,在双方通力合作之下,白银价格在通货膨胀眼前,始终显得灰头土脸。如此一来,所谓白银的货币属性看起来简直就像个笑话,最普通的金属都能有效对付通货膨胀,白银连这点本事都没有,还能奢谈货币属性?白银被彻底妖魔化为普通产业金属。请留意,在人们的脑海里,产业金属和贱金属几乎可以画等号。
这就是普通人乍听到白银投资觉得莫名其妙的原因!国际银行家巧妙地制造了白银价格长期疲软,并充分利用了这一心理效应来掩盖白银的货币本质,从而使美元体系的赌局更大更出色。
在几十年中有效打压白银价格却也不是件轻易的事,供求关系决定价格的经济学规律比如物理学中的牛顿三大定律,是个无法撼动的铁律。产业需求是板上钉钉的事,很难有做手脚的余地,于是打压白银价格就只有从人为加大供给量来破题了。压低白银价格可以有效遏制白银的投资需求,而白银的货币属性在一个面临日益通货膨胀的世界经济生态环境之下,其将被激发出来的潜伏投资需求才是未来白银供求关系的焦点题目。假如实物白银的供给量不足,那么只要创造出惊人的“纸白银”供给量,同样可以达到白银“供过于求”的理想效果。而华尔街—伦敦轴心正是沿着这条思路来操纵白银价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