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3 金融高边疆 - 10.4 美联储的“妙计”:放手让黄金暴涨

更多

美联储和所有西方的中心银行一样,喜欢幕后操纵。他们防范政府干预,他们讨厌国会插手,他们更不喜欢人民大众了解细节,他们号称要保持货币政策独立,就似乎全社会的货币是他们的私有财产,决不容他人觊觎。
美联储决定利率政策的联邦公然市场委员会(FOMC)的“公然”二字,实在具有讽刺意味,由于他们每年8次会议的内容并不打算公然,而是要等到5年以后才“解密”,并且这些会议的内容纪要已经被过滤或“修缮”过了。美国《1976年阳光法案》,明确要求包括美联储在内的组织,必须即时向公众开放所有正式会议的具体且未经修改的内容速记和原始录音,但美联储从1976年到1993年的17年中,一直误导国会,声称他们的会议原始纪录都被销毁了,只保存了“修缮”后的内容纪要。公众只有等到5年以后,才能从被“过滤”的纪要中往猜测当时会议现场的讨论细节。
美联储的大佬们除了关注利率等题目之外,还对一样东西颇有爱好,那就是黄金。
(1993年5月18日,美联储公然市场委员会的会议纪要)
安格尔:我想事情可能会这样发展。我不以为我们应该将利率进步300个基点,但是假如我们这样做,我非常肯定黄金价格将会开始一个猛烈和快速的(下跌)。金价下跌将会如此快速,你不得不到黄金行情屏幕上往见证这一切。假如我们进步利率100个基点,黄金价格肯定会掉头向下,除非情况恶化到超过了我的想象。假如我们进步利率50个基点,我不知道黄金价格将会如何,但我肯定会对此非常好奇(笑)……人们会说黄金价格上涨是由于中国人开始购买,这是最傻的看法。黄金价格主要是由那些对法币系统没有信心的人所决定,他们拥有黄金是为了在危险时刻逃离纸币。现在假如每年黄金产量和消费量只占黄金总存量的2%,那么一年10%的黄金产销量变化是不会对黄金价格产生太明显的影响的。但是,人们对通货膨胀的态度将会改变(黄金价格)。
格林斯潘:假如我们是在面对市场心理的题目,那么我们使用的(黄金)温度计,在丈量(通胀预期)温度时也会改变温度本身。我曾向穆林斯先生提出,假如财政部在市场上卖出少量黄金,市场将如何反应的题目。这是一个有趣的思想试验,假如黄金价格发生了变化,这说明(黄金)这个温度计不仅仅是丈量(通胀预期)的工具,而且它也将会改变(市场对通胀预期的)基本心理。
(1994年12月美联储公然市场委员会的会议纪要)
乔丹:我以为我们现在面临的主要题目是通胀预期。这显然反应出我们(的美元)缺少名义上的(货币之)锚。这意味着政治上宣称维持强势美元将会有所帮助。假如不管怎样我们能够实现真正的金本位的状态,而没有实际使用黄金的话,那么我们就必须将美元购买力稳定的理念(深植于)人们的脑海里。假以时日,我们现在面临的(通胀预期)短期题目将会变得更加轻易处理。
(1995年7月的会议纪要)
格林斯潘:我想我明白了(笑)!你告诉我从财政部发行的特别提款权(在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上)抵消了他们(财政部)对美联储的负债,这是纯粹的资产置换,所以财政部对公众的负债同时减少了同样的数额。是这样吗?这倒是同时解决了乔丹先生的题目(笑)。
乔丹:我能对此谈谈我的看法吗?(70年代)当我们把黄金的价格从35美元一盎司进步到38美元,直到42.22美元的过程中,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财政部由于这两次所谓的(美元)“贬值”行为,获得了10到12亿美元的意外之财。我的题目是,当我们将特别提款权进行货币化时,应该按照什么样的价格?你说我有一项资产在我的资产负债表上,但我却不知道它的价格。
格林斯潘:(特别提款权的价格)大约是42美元。
杜鲁门:是42.22美元,它与黄金的官方价格一致。
乔丹:我们是用官方黄金价格计算特别提款权吗?
格林斯潘: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调高黄金价格来降低公共负债压力吗?这样做确实可以使公共负债明显下降。
乔丹:我本来尽量不愿意提及此事,公众实在害怕有人想这么干。
格林斯潘:可惜太晚了,我们刚才已经提到了。
乔丹:5年以后(会议纪要解密期),公众将会知道这件事。
从这些美联储大佬的对话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黄金始终是国际银行家们的一块“心病”。从历史上看,玩纸币必然经历三个阶段:玩实力,玩信心,玩赖皮!当帝国实力殷实财大气粗时,强大的财富创造力足以确保纸币的商品兑现能力,纸币是有底气的。当帝国过度扩张力不能及时,财力日渐短绌,则必须玩10个瓶子5个盖的“杂技”,纸币无法完全兑现商品,通货开始膨胀,此时就进进玩信心的阶段。等到帝国财富已被淘空只剩下一副空架子时,纸币丧失了公信力,恶性通胀发作,此时帝国就只有玩赖皮了。
从美国立国到1971年,美元是玩实力的阶段,一度占到全球GDP一半的强大产业生产能力确保了美元的信用,所以美元敢于与黄金挂钩,由于其出口能力足以赚回在世界其他地方的黄金,就如同中国通过400年的世界贸易,将全球白银的一小半都吸纳到中国来一样,此时的黄金白银作为老实的通货,在经济体内发挥着良好的财富公道分配的作用,从而刺激经济进一步发展,经济循环处于良性状态。
1971年到2008年金融海啸,美元进进玩信心的阶段。1971年是美元的转折点,美国不堪世界各国发动的黄金挤兑进攻,只有放弃了美元与黄金的挂钩,实在质是美国贸易连年逆差,财富外流和财富创造力下降,美国人不能生产出其他国家所需要的足够的商品来平衡巨大的进口,久而久之,财政不堪重负,美元再也无法承载黄金老实货币的重托。这一阶段,国际银行家们最关心的就是所谓对美元的信心题目。他们发明了一整套经济学“黑话”体系来修饰题目的本质,诸如“通货膨胀预期”、“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资产再通胀”等。实在用老百姓一看就懂的话就是,美元“毛了”。更为离奇的是,他们居然想象着如何实现“没有黄金的金本位”,看来美联储还是转业搞魔术更能发挥他们的特长。不过,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先生在2010年11月,居然真的提出了世界应该考虑回到“修正版的金本位”,果然是个“没有黄金的金本位”,这难道真是历史的“偶合”?!
2008年,起源于美国的全球金融危机,标志着美元进进了第三个阶段——玩赖皮!这一阶段最重要的特点就是美国要赖账,使用的手段便是逼迫其他国家货币大幅升值,美其名曰“全球经济再平衡”,指责他国“操纵汇率”。其中更有意思的就是格林斯潘等人讨论的放手让黄金价格暴涨,让美元大幅贬值,从而“抵消”美国的负债压力。他们早就明白黄金的真实价值,那就是黄金才是“老实的货币”,因其童叟无欺,货真价实,所以在货币体系中承担着“终极的支付手段”。但他们却在世界范围内对其他国家大肆推行“黄金无用论”,对学术界进行系统和长期的“洗脑”,对人民和市场玩弄“强势美元”的文字游戏,从而达到将“美元购买力稳定的理念(深植于)人们的脑海里”的目的。
黄金和白银比如丈量通货膨胀预期的压力计,在全世界以美元为中心的纸币世界里,钞票越印越多,在市场的高压锅中,通货膨胀的压力越来越大。黄金和白银的价格作为唯一具有公信力的压力计,其价格必须被“有效管制”起来,这就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西方中心银行联手压制黄金和白银价格的目的。当市场上黄金白银充当着最老实、最公正的货币时,银行家们想要作弊将是非常困难的。而没有金银约束后,情况就大不一样了。比如现在美联储发行的美元,不仅是美国的法币,也是全世界最主要的储备货币。可是它的货币政策完全是不负责任的,想发行多少就发行多少,既不需要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也不需要国会批准。根本不顾全世界债权人的利益。银行家既没有所谓***选举,也不受新闻监视,更无视法律约束。正所谓:“只要我控制了一国的货币发行权,我不在乎谁制定法律。”完全就是无法无天。
人们常说:“尽对的权力导致尽对的***。”实在***并不是最可怕的事。几个银行家天天***,顿顿***,夜夜***,对整个社会的影响又能如何呢?尽对的权力最可怕之处不是让人***,而是让人疯狂!独揽货币发行权的金融大鳄一旦疯狂,其野心和胃口将极度膨胀,使全人类都随着遭殃。银行家们能够以花样百出的“行业黑话”来愚弄世界人民,为所欲为地控制货币发行量,周期性地制造各种各样的泡沫和经济危机,通过货币战争搞垮各国金融,并在全球经济的废墟之上,重新构建由极少数人控制的世界同一货币新体系,终极通过控制世界货币来奴役全人类。
但是,国际银行家们也做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高压锅早晚要炸,一旦锅盖“砰”的一声飞上了天,黄金价格的暴涨也会使西方债务大幅减轻,由于西方国家手中持有大量的黄金实物。到2010年6月,全球央行合计黄金储备30462.8吨,其中欧美共拥有21898.5吨(包括欧美控制下的IMF),占黄金储备总量的72%。
格林斯潘们构想的通过放手让黄金价格暴涨来稀释美元债务压力的奇思妙想,乍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但他们恐怕低估了“水能载船亦能覆船”的风险。黄金价格一旦彻底失控,美国资产负债表上以美元计价的黄金资产价格固然能够暴涨,相应地使纸币负债压力大幅减轻。但题目在于,美元剧烈贬值所造成的全球恶性通货膨胀,将会从根本上颠覆美元的信用,谁还愿意继续持有美国债券和美元资产呢?失往了美元对全球资源的总动员能力,今天我们所熟悉的超级大国还能够存在吗?
1948年蒋介石搞金圆券改革,终极也曾使国民党政府资产负债表中的黄金资产价格暴涨,但随着金圆券的滥发,人民拒尽接受纸币,在各地重新开始使用“袁大头”交易。终极纸币滥发所形成的超级通胀,残酷掠夺了人民的财富,其后果是人民抛弃了金圆券,同时也抛弃了发行金圆券的国民党政府。国民党退往台湾和当年的约翰·劳逃出巴黎时一样,他们带走的不是印刷精美的纸币,而是沉甸甸的黄金和白银!
用黄金暴涨来平衡美元负债,将是最后的疯狂之举,它带来的决不是美元的稳定,而恰正是美元的覆灭。
同时,在格林斯潘们的魔术方程式中,还忽略了另一个关键变量,那就是白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