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3 金融高边疆 - 10.3 美元纸币能保值吗?

更多

什么是钱?什么是财富?这个题目是认清美元本质的首要题目。伟大的思想家与众不同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对凡人司空见惯和熟视无睹的重要事物有着特殊的敏感和深刻的思考。“苹果落地”这个人们千百年来尽不在意的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现象,在牛顿的头脑中却激发了对万有引力的大彻大悟。“时间”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概念,在爱因斯坦的心中却回味无穷,终极导致了相对论的诞生。千百年来,人们生活在金钱社会之中,为挣钱而忙碌一世的芸芸众生们,有多少人能静下心来认认真真,深进细致地思考一下,究竟什么是“钱”?
毫无疑问,这个世界上真有那么一些人对什么是钱这个题目进行过深进探讨。可惜的是,这些探讨不仅没有产生能与万有引力定律和相对论相媲美的伟大金融货币理论,反而是越整越糊涂。由于钱这东西与“时间”、“引力”这些纯粹的物理概念不同的是,它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人性贪婪这个难以测定的变量的影响。学者们提出了五花八门的货币理论,互不兼容,矛盾百出。银行家们却趁机浑水摸鱼,将整个西方金融体系从理论到实践,逐步引向歧途,以至于最后走火进魔,诱导了整个世界走向巨大的金融危机。
经典意义上的钱的概念是相当清楚的。钱是一种已经存在的、具有稳定价值的、便于用做商品交换媒介的特殊商品。它具有以下特性:数目有限,轻易计量,便于交换,不易伪造,市场公认,并可长期保存。很多符合上述特性的商品都可以成为“钱”。与上述定义和特征符合得最好的商品就是最好的“钱”。黄金和白银就是古今中外不同国家、不同文化、不同地域的人们,经过数千年反复比较和实践,不约而同地选择出来的无与伦比的最好的“钱”。由于它们本身都具有特定的内在价值,并防水、防火、防腐、耐磨,能够长期保存,所以可以作为价值的蕴躲。由于它们都便于携带、分割和计量,并难以伪造,所以可以成为最方便和最可信赖的商品交换媒介。由于它们的价值稳定又便于计量,所以他们最适合作为价值的标准。又由于它们是已经存在的有实际价值的商品,所以是不需要任何担保,不需要任何强制,不会因政府更替、法律变化、经济危机、天灾人祸等各种不可抗力而作废的最可靠的“钱”。而且越是在***时期,黄金白银就越是成为人们保护财富的“诺亚方船”。正所谓“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正由于如此,黄金白银是“钱”的最高形式,是当之无愧的、万民拥戴的“货币之王”。
什么是财富呢?财富的实质就是人们通过劳动所创造出的各类商品。货币则代表着对这些劳动成果的“索取权”。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应该通过出售自己的劳动成果来获得对别人劳动成果的“索取权”。当这种“索取权”被转让时,它充当了“支付手段”;当某种“索取权”被普遍接受时,它就成了“交易媒介”;假如持有“索取权”的人选择延迟兑现时,它就实现了“财富蕴躲”的功能;终极这种“索取权”被要求兑现时,它能够完好无损地获得别人等价的劳动成果,那么这种“索取权”就是优良的“价值标准”。这四个方面的因素共同构成了货币与财富的完美对应关系。实在,在货币的四大功能中,最核心的就是“财富蕴躲”的功能。越是拥有完好无损的财富延迟兑现能力的货币,就越能实现“价值标准”的重要作用,在市场中就越受欢迎,也就越轻易流通,从而成为优质的“交易媒介”和“支付手段”。彻底废除货币的商品属性将导致“财富蕴躲”功能的紊乱和失调。任何货币,一旦脱离货币的商品属性这一铁律,终极都难逃不断贬值的下场。黄金和白银所代表的“经典意义的钱”,就是货币追求的最高境界。
从历史上看,帝国在其势力上升的周期,经济发达,贸易活跃,军力壮盛,帝国疆界扩张,货币购买力稳定,货币流通域扩大,贷款利率低廉。随着统治阶级的腐化,帝国内部矛盾激化,生产能力下降,外部征战不断,财政支出剧增,而税收逐渐不足,导致维持帝国存续的综合本钱日益上升。此时,帝国往往首先从贬值货币进手,试图减轻财政压力。财政赤字的货币化,无论是古代稀释货币的含金量,还是现代的货币“量化宽松”,正是产生通货膨胀的根源。
当代西方货币理论最本质的“发明”,就是用以债务为抵押的信用货币,取代黄金白银这些不会因债务违约而丧失价值的真正的钱。他们首先是通过战争或鸦片贸易等方式,将世界上以白银作为主要货币之国家的白银洗劫一空,从而废掉了银本位。继而又采取将世界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美元与黄金挂钩的办法,初步建立世界货币的兑换体系。然后再让美元与黄金脱钩,从而废除了金本位。让以美元为代表的法币,成为不受金银约束的世界储备货币。我们现在使用的美元是没有任何真实价值定义的货币,这种货币在英文中叫做“currency”,其基本含义就是活动性。它只是便于商品进行“活动”的媒介。这个媒介本身并没有任何价值。它可以是纸币,也可以是支票,甚至就是电脑中的一个数字。它是临时用来兑换价值的凭证。其本质就是一张欠条,它不能保证未来真的就能百分之百地兑换到原先的价值。由于它是欠条,假如别人赖账,欠条就成了白条。现在当人们已经逐渐忘记了黄金白银才是千百年来最可信赖的真钱时,常把信用货币这种欠条与钱这两个概念混为一谈,以为这种欠条就是钱。挣钱就是挣这种欠条,存钱就是存这种欠条。实在在信用货币体制下,人们挣得手的和存起来的这些假定能够兑现的欠条,在欠条不违约时,它就有完全的价值,在欠条部分违约时,它就只有部分价值,在欠条完全违约时,它就一文不值。
纯粹纸币的试验往往在初期能获得惊人的良好效果,但终极这些纸币都贬回到它们的原始价值,那就是纸张的本钱!纯粹纸币的制度就其本质而言,就是测试人类贪婪本性的试验。无论货币发行权把握在政府还是私人之手,也不管执行货币政策的国家是什么样的社会制度,这些并不能改变题目的本质,那就是人性中与生俱来的贪婪本性究竟值不值得信赖!整个人类历史表明,贪、痴、嗔乃是人性中无法自我超越的本质,假如我们仔细观察完全没有来得及被社会风气污染的婴儿的表现,就会发现其贪、嗔、痴的内质实在早有端倪。
这就是我们在人类文明史上,从来找不到任何一种能够保值的纸币的根源。
北宋的交子,从公元1023年到1160年,货币发行预备金从1/3降到1/60。到南宋末年,通胀率高达20万亿倍!财政彻底崩溃,国家战争动员能力枯竭,王朝覆灭。
金朝发行纸币70余年,物价上涨6000万倍,终至民心大乱,财富创造尽迹,同样是货币体系先于帝国崩溃。
元朝开始发行宝钞不过20多年,货币就剧贬为原值的1/10。到了元末,米价竟涨到元朝初年的6万多倍,宝钞制度彻底崩溃,元政府已无力控制财政和税收,国力日衰,终极灭亡。
明朝对纯粹纸币制度的实验又持续了150年之久,到1522年,明宝钞贬值为原来价值的2‰,通货膨胀肆虐。明政府终于“从民便”,***放弃了纸币制度,转而恢复了白银货币,帝国山河才得以维系到1644年。
1716年,法国第一次约翰·劳的纸币试验,导致4年后法国倾家荡产;1790年,法国大革命后的第二次纸币试验,5年后通胀率高达13000%,结果民心大乱,导致了拿破仑的上台;1937年的第三次纯纸币试验,12年后法郎贬值了99%。法国人只有自嘲地说,法国人有两个传统:一是投降特别快;二是货币贬值特别快。
德国魏玛共和国的纸币马克试验,从1919年1美元兑换12马克,到1923年1美元兑换4.2万亿马克,4年走到了它的生命尽头。
假如人类贪婪的本性没有变化,今天的美元不过是在重蹈历史的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