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3 金融高边疆 - 10.2 白银:曾经的世界货币

更多

1621年,一位葡萄牙商人写道:“白银在全世界到处流荡,直至流到中国。它留在那里,似乎到了它的自然中心。”
16~17世纪的欧洲人在世界贸易中的主要业务就是倒卖白银、黄金和商品,由于他们在兴旺的亚洲市场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出售,主要是他们本国生产的产品没有竞争力。【1】
中国自明代以来一直将白银作为主要流通货币,而当时中国本身并不是世界白银生产大国,那么明朝为什么会选中了白银作为货币呢?而中国的白银又是从何而来呢?
白银成为明朝的主要货币并非源于自愿的选择,而是形势比人强的结果。明朝以前的宋、金、元都曾尝试过用纸币替换贵金属作为主要货币,而结果却惊人地相似。由于人性贪婪的铁律,货币一旦脱离商品属性,就失往了自然的刚性制约,大规模滥发纸币弥补财政赤字的财富掠夺,终极以恶性通胀、税收枯竭、财政崩溃和帝国垮台来收场。明朝初年也曾尝试前朝的纸币试验,发行了明宝钞,至1522年,纸币贬值到原来的2‰,通胀肆虐,民怨沸腾。明政府终于***放弃了纸币制度,转而恢复了金属货币制度。从宋到明,经过近500年的纸币制度实验,历史得出的终极结论是:不靠谱。
摆在明朝眼前的金属货币选择不过乎金、银、铜三种,金太贵,而铜太贱,所以白银作为唯一的候选人,成为了地隧道道的“人民的货币”。
题目是,缺少银矿的中国从哪里往获得大量的白银来充当货币呢?答案就是世界贸易。
假如把世界贸易体系形象地比作是巨大的水车系统,那货币就是驱动水车齿轮旋转的激流。货币供给量越大,水车周转速度越快,世界贸易的规模也就越大。从16世纪到19世纪,驱动世界贸易体系运转的货币正是白银。
1581年,明朝首辅张居正在全国开始推行“一条鞭法”,从役法和田赋进手,从保证政府赋役的愿看出发,逐渐把徭役的重心由户丁转向田亩,并将税收的终极结算货币定为白银,从而创造了巨大的白银公共需求。
十分偶合的是,1545年和1548年西班牙人在秘鲁和墨西哥先后发现巨大的银矿,加上日本的白银出口,这三个国家巨大的白银供给构成了驱动世界贸易齿轮旋转的强大气力。
当时,中国最强大的产业莫过于茶叶、瓷器和丝绸,在世界市场中几乎没有像样的竞争对手。中国向欧洲出口的瓷器占全部瓷器出口值的50%,以至于中国在世界上的名号就是英文中的“瓷器”一词“China”。丝绸也是中国出口的重量级产品,“从中国出口丝绸数目超过人们的想象。每年有一千英担输出到葡属印度群岛和菲律宾,它们装满了15艘大船,输往日本的丝绸不计其数……”【2】
由于中国白银稀缺,从而使中国明代出现了银贵金贱的局面。17世纪初,广州的金银价格比为1:5.5到1:7,而西班牙则是1:12.5到1:14。中国的银价是西班牙的2倍。刚在美洲发现超大银矿的西班牙商人,在发现这一巨大的货币套利空间之后,大喜过看,成群结队的欧洲商人,带着他们从美洲掠夺的巨额白银登上了驶向中国的航船。正是这种白银—黄金的套利冲动,鞭策着巨大无比的世界贸易巨轮开始全速转动。
尽管欧洲从17世纪开始了产业革命的步伐,机器生产大幅降低了生产本钱,但它们的主要产品——纺织品,在中国并没有竞争力。一方面由于长途海运大大增加了运输本钱,另一方面也由于中国历朝历代对内河航运,特别是大运河的长期持续投进,有效地降低了中国本地商品的运输本钱,从而大大增加了本地商品的竞争力。
更重要的是,中国纺织业在明末清初已达到相当的生产规模,据西方传教士估计,在17世纪末,上海及周边地区的织布工人达到20万之多,提供纱线的纺纱工人更高达60万之众。产业规模效应及低廉的运输本钱使得欧洲产品在中国几乎丧失了竞争的机会,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19世纪中后期。
在这种态势之下,欧洲的商船主要运送的商品就是美洲的白银,到达中国之后,用白银换回中国的瓷器、丝绸和茶叶,并且用“昂贵的白银”兑换“便宜的黄金”,再运到印度采购印度的商品,最后满载东方的商品和黄金回到欧洲,赚得盆满钵满。
欧洲人在16世纪到19世纪的近400年的时间里,主要从事的就是掠夺美洲白银和国际倒爷的工作。不夸张地讲,掠夺美洲白银成就了欧洲发达的第一桶金。而当时世界贸易的中心显然是在中国,中国出口商品,进口货币,从而确立了白银本位的货币体系。证实中国事当时世界贸易中心的办法很简单,这些白银一旦到了中国就再也不离开了,成为中国货币供给的主体部分,直到英国人开始向中国贩卖鸦片为止。
据估计,从1545年发现美洲银矿到1800年,美洲总共生产出13.3万吨白银,其中75%(约10万吨)运到了欧洲,欧洲通过亚洲贸易,将3.2万吨白银终极送到了中国。假如加上直接从美洲运到中国的白银和日本对中国的白银出口,则中国通过世界贸易获得了4.8万吨白银【3】。有趣的是,6.8万吨的美洲白银涌进欧洲(扣除运往中国的3.2万吨),带来了长时间的通货膨胀,而进进中国的4.8万吨白银却没有造成明清时代的明显通胀,原因只有一个,中国当时的商品经济远比欧洲发达,货币增加刺激了商品供给的大幅增长,通货膨胀的压力被有效地抵消了。
自从白银来到中国并登上货币之王的宝座,中国历史上宋、辽、金、元及明初近500年反复出现的恶性通货膨胀痼疾,再也没有复发过。1935年以后,蒋介石废除了银本位制度,法币改革和金圆券纸币的发行,再度引发了超级通货膨胀,并终极失往了政权。
回顾历史,假如这400年中有哪种货币堪称世界货币,进而推动了世界贸易齿轮转动的话,白银将是唯一的候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