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3 金融高边疆 - 9.9 货币“年龄战国”时代的来临

更多

人类社会的全部活动无非在做两件事,一是创造财富,二是分配财富。创造财富的效率和分配财富的均衡决定了文明发展的轨迹。没有财富的创造,也就没有财富的分配。
假如说以劳动、生产、技术、自然资源与贸易为中心的实体经济主要负责创造财富的话,那么分配财富则存在着两种形式:一种是以货币、信用、财政税收、金融工具与金融市场所构成的金融分配系统,另一种则是通过战争、掠夺、欺诈与殖民所组成的暴力分配系统。
大到国家,小到个人,拥有财富有两种渠道,一是通过自身劳动来创造,二是通过分配系统往分享。一个强大的国家和一个***的社会,必须在财富的创造与分配的游戏规则设定中,谋取一个稳定的平衡点。
财富回根到底是人类有组织地和高效率地利用自然资源,通过劳动的过程,所创造出的满足社会终极需求的各种产品与服务,正是劳动将各种静态要素在动态的过程中整合在一起并形成了终极的财富,因此劳动才是财富的本源。
劳动使人们保持了良好的生活与工作习惯;劳动使人们的兴奋中心始终围绕着如何降低生产本钱,使用先进技术,进步生产效率,从而生产更多的产品;劳动使人们保持并持续进步创造财富的能力。事实上,财富的创造力要远比拥有财富本身更重要。
16~17世纪,强大的西班牙帝国曾一度拥有1.8万吨白银和200多吨黄金,占世界金银总量的80%,可谓富甲天下。全世界都在为西班牙打工。当一个国家拥有如此之多的财富时,财富本身将会腐蚀这个国家创造财富的能力。
1545年,西班牙的制造商手中积存的来自新大陆的订单量达6年之久。在强雄师事气力的保护下,这些海外订单只能由西班牙生产,高额的利润唾手可得,西班牙所拥有的巨大财富,已经使它的制造商们失往了吃苦刻苦、从事艰辛生产活动的欲看和压力。于是开始大量转包制造合同,英国的纺织业、荷兰的造船厂、意大利的农庄、北欧的捕鱼船,纷纷开足马力从事苦累脏差的劳动生产。
西班牙的制造商们则在终极产品上贴上自己的商标出口各国,形成了最早的代工和外包生产模式。其后果是,勤劳勇敢的英国人在劳动中精益求精,大量使用先进技术和全新的生产组织模式,进步了生产效率,强化了自身的财富创造力,并终极将坐拥巨额财富、浪费挥霍、肆意扩张、生产萎缩、财政破产和失业严重的西班牙帝国赶下了世界霸主的宝座。
19世纪末20世纪初,靠制造业起家的大英帝国,在取得了全球海洋军事霸权和金融霸权之后,已达到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势力范围。在非洲,英国的势力范围包括大部分非洲大陆,多达21个国家臣服于大英帝国,大量原材料和自然资源任由英国取用;在中东,英国控制着从巴勒斯坦、沙特到伊朗、伊拉克的大部分地区,把握着中东石油的源头;在亚洲,英国统治着从印度(含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含新加坡)到缅甸、中国香港的***地区,庞大的人力资源、自然资源和战略要道悉数被英国控制着;在大洋洲,有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英联邦附属国作为产业原材料后盾;在美洲有加拿大、圭亚那、牙买加、巴哈马等为大英帝国提供着从海军基地到自然资源无穷无尽的战略补给。
作为全球霸主的大英帝国,再次面临当年西班牙帝国同样的选择,是继续通过自身艰苦踏实的劳动往创造财富,还是利用军事和金融霸权往“分享”别人的劳动成果?财富本身再度腐蚀了财富创造力。富裕的英国人已经厌倦了枯燥和艰苦的劳动,开始向美国大规模投资,输出产业生产技术,让美国人往干苦活和累活,自己坐享庞大的投资回报,开始了食利资本主义的“美好生活”。此时,英国决定着世界资金本钱,垄断着世界资源价格,控制着全球订单流向,划分着世界市场需求,保护着贸易航运通道。这五个战略制高点牢牢掐住了美国的喉咙,美国就永远只是大英帝国的全球生产车间,而且控制生产车间的股东还是英国资本。一句话,英国将自己定位玉成球市场的组织者,而美国仅仅是生产者。只要没有颠覆整个世界格式的大规模战争,英国完全不必担心美国试图“篡权”。
结果,两次世界大战彻底将大英帝国的“日不落”梦想扔进了历史的博物馆。
历史总会不期然地出现惊人的相似。“美利坚帝国”通过200年艰苦劳动所形成的巨大的财富创造力,正在被自身轻易拥有的财富所腐蚀。1971年,当尼克松公布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美国拥有了当年西班牙与英国连想都不敢想的巨大的财富霸权,这就是美元发行!当年西班牙拥有财富,还必须远涉重洋开疆辟土往掠夺黄金和白银;大英帝国也必须以“老实的英镑”从事投资,才能获得食利的特权;而如今的美国,仅仅通过印刷美元钞票,就能轻易获得世界各国丰富而廉价的自然资源和劳动产品。这种史无前例的财富霸权,具有着无法抵抗的***力,它使得一切老实的劳动成为多余,它刺激着空前的财富贪婪游戏疯狂扩张,它颠覆了美国立国的清教徒艰苦创业的精神体系,它瓦解了美国作为一个强国的产业基础,它加剧了世界范围的贫富分化,它成为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真正策源地!
很多人以为美国目前的题目只是技术性题目,美国的制度拥有强大的自我纠错能力,就像美国历史上发生的各种危机一样,美国终极都能成功度过。实在,美国的危机并非制度上的危机,而是更严重的危机,那就是整个国家被庞大和轻易获得的财富逐步腐蚀,从而丧失了对艰苦劳动的热情,财富创造力已经不可逆转地受到了伤害。从 1971年开始的长期不断扩大的贸易逆差已经无情地表明,美国人生产的可以用来与其他国家交换的产品越来越少,伴随着美元发行特权而获得的惊人的全球铸币税收进和巨大的投资收益,使得美国持续不断地将本国产业输出,这与当年的西班牙和英国的行为并无二致。在获得高额利润的同时,却瓦解了本国人民的财富创造能力。
美国20世纪50 ̄60年代,最受社会尊重的是科学家与工程师;70 ̄80年代是医生和律师;90年代以来则是华尔街的金融家。假如一个优秀大学生进进华尔街远比当科学家和工程师挣得多,这个社会还有谁愿意从事艰苦的研究工作和枯燥的工厂生活?美国能够向其他国家出口医生、金融家和律师吗?也许能,那就是昂贵的医药、劣质的金融产品和旷日持久的索赔法律服务。
当铅华洗尽,全世界忽然发现,一个曾经拥有硕大的胡萝卜和大棒的美国,如今只剩下光秃秃的大棒了,也许还有57万亿美元的各种负债,和100万亿美元的医保社保基金潜伏亏空,这些难以偿还的债务已经形成了巨大的“债务堰塞湖”。全世界终极会问:一个14万亿美元的经济体,拿什么往偿还这些10倍以上的庞大负债呢?更何况这些债务利滚利增加的速度远高于经济体增长的速度。
正如哈佛大学教授尼尔·弗格森在美国《新闻周刊》2009年12月封面文章“帝国的衰落”中指出的那样:历史经验表明,当一国财政收进中的20%用于债务本息支付时,国家的财政将面临严重危机。
西班牙:1557 ̄1696年,沉重的债务负担导致14次国债违约;法国:1788年,法国大革命前夕,62%的财政收进用于支付债务本息;奥斯曼帝国:1875年,50%的政府财政收进用于支付债务本息;“二战”前夕的大英帝国:44%的财政收进用于支付债务本息。
这些曾经不可一世的帝国,终极都倒在了负债过度的十字架之下。是什么导致了负债过度呢?回根结底是财富创造力的下降和维系帝国存在的本钱的上升。
一个国家财富来得越轻易,通过艰苦劳动往创造财富的热情就越低,巨大的财富腐蚀了财富创造力,这也许就是历史的辩证法。
到2035年,美国的国债占GDP的比例将会达到200%。届时,美国的财政收进中用于支付债务本息的比例将高达46%,这就是1939年英国面临的情况!大英帝国正是从那时开始走向衰落。
随着美国负债题目的日益恶化,美元将终极走向衰落。随着美元“周天子”未来逐渐病进膏肓,伴随而来的必然是货币“年龄五霸”和“战国七雄”崛起的时代。一场世界范围的货币争霸战,将在未来的1/4世纪里,逐步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