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3 金融高边疆 - 9.2 人民币的困境

更多

“错误的经济思想使人看不清自己的利益回属。因此,与利益相比,更危险的实在是思想。”
?? ——凯恩斯
目前的人民币与建国初期人民币的发行机制出现了明显变化。当时中国金融战略的最高原则就是独立自主,既不与苏联的卢布挂钩,也不与美国的美元挂钩,同时也不与苏联和西方控制下的黄金挂钩。其目的在于保持人民币的独立性,人民币的币值取决于中国的经济发展,“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60年之后,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日益融合,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人民币的发行机制作出相应的调整乃势所必然。
然而,1994年以来,在人民币的基础货币投放中,外汇占款的比重越来越高,这就使人民币被外币(尤其是美元)左右的程度越来越大。到目前为止,外汇占款已成为人民币基础货币的主要产生方式。所谓外汇占款,说白了,就是以美元为抵押发行人民币,再经过银行系统的放大效应,中国流通的70万亿人民币中,尽大部分的“发行储备”,实际上是美元资产。现在的困境就在于,人民币已经基本被“美元化”了。
在当今信用货币体系之下,货币是否有价值,取决于创造信用的人是否取信。而目前的美国正面临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失业危机,不堪承受的高负债,18%的真实失业率,大幅贬值的房地产,严重缩水的养老金账户。7900万“婴儿潮”在未来一二十年陆续退休(其规模高达就业人口的一半),政府医疗养老开支未来的飙升,财政赤字的难以抗拒的恶化,国债私人负债的持续攀升,这一切·译出来就是,美国人的违约将史无前例地大幅上升,而创造美元的这些白条的价值,将前所未有地下跌。违约,可以是直接与公然的,也可以是间接与隐秘的,美国正在实行的第二轮货币“量化宽松”政策,就属于后者。
美元的实质是一种以债务为抵押所发行的货币。每一张流通美元的背后都是某人对银行系统的负债,这张纸币实在是一份债权的收据,所以每一个持有美元的人都是美元债务的债权人。
当美国以“量化宽松”这样“匪夷所思”的名称,来启动印钞机时,美联储通过购买美国国债和金融机构持有的债券、票据来对美国巨额债务进行大规模的“货币化”。“量化宽松”无外乎两个含义,一是规模远超正常水平,从而达到稀释债务的目的;二是“被货币化”的债券质量大大降低,如早已实质破产的“两房”所发行的债券。这样一来,海量增发的美元大大稀释了美元原持有人手中债权的“含金量”,同时,新发行美元中的“资产毒素”大大上升。2008年美国金融海啸之后所“量化宽松”出来的“新美元”是一种典型的劣质货币,这就是为什么黄金这种老实的货币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的每盎司700美元,暴涨到目前1400美元的主要原因!
当这种债权“含金量”被大大稀释,并且“资产毒素”大幅超标的劣质美元涌向全世界时,全球金融秩序怎能稳定?各国又岂能坐视“劣质毒美元”的冲击?
2008年以来,“劣质毒美元”大量涌进中国,中国的银行系统将对外贸易与直接投资和其他渠道进进中国的美元结算为人民币,再将美元卖给人民银行,此时的“劣质毒美元”堂而皇之地登上了中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而以它们为抵押发行的人民币,就是这些劣质美元债权的收据,终极被广大人民币持有人所拥有。“美元病毒”通过货币流通进而“传染”到人民币。从表面上看,美元储备资产被政府拥有,但这些资产的终极收据却把握在人民币持有人手中,因此,这些“劣质毒美元”资产的实际拥有者是中国老百姓,而政府仅仅是“代持”。
此时,美国开始发力,强烈要求人民币升值。
假如中国拥有2万亿美元的外汇资产,而人民币对美元比价为8:1,那么以这些资产为抵押发行了16万亿人民币,这些“毒素超标”的美元资产收据经过银行系统的放大作用已经流进中国的经济体内,并广为大众持有。假如在美国的压力下,人民币***升值到6:1,这时将发生什么样的情况呢?做个形象的比喻,假如2万亿美元在国际市场上能够换回16万亿个面包,那么人民币升值前的每一张收据可换一个面包。现在面包价格忽然变为用12万亿张新收据可买16万亿个面包,貌似升值后的新收据购买力进步了,但实际上当人们用这个比价关系往换取面包时,会忽然发现在前12万亿张收据取走了16万亿个面包后,还有4万亿张收据什么也换不到了。在人民币升值的那一瞬间,强制12万亿张“新币”等价于16万亿张“旧币”,意味着“旧币”对于存量资产的购买力的暴跌!这与蒋介石1:200兑换沦陷区的伪币,和苏联1:10兑换旧卢布一样,都是对旧币持有人的财富剥夺。
更糟糕的是,由于美元滥发,导致了国际商品价格上涨,2万亿美元以前可以买到16万亿个面包,假如现在只能买到10万亿个面包,其结果就是16万亿张旧收据可索取的真实财富,从16万亿个面包下降到10万亿个面包,这意味着升值前的人民币持有人的实际购买力大幅缩水。
这就是为什么人民币对外“名义升值”,而对内的真实购买力却在贬值的原因。当人民币以美元为抵押发行时,美元的贬值将终极传导到人民币持有人头上。
当大众的视线被吸引到贸易平衡或汇率操纵等话题的时候,真正上演的实在是人民币升值对中国30年来所有存量资产进行价格重估的大戏。在人民币名义国际购买力升值的同时,伴随着人民币对巨额存量资产的购买力贬值题目。这一过程将明显造成中国国内的通货膨胀压力,特别是在资产价格领域。使题目更加严重的是16万亿收据属于基础货币,当银行系统对其进行放大之后,进进中国的经济实体的信用总量更为巨大,其通胀效应可想而知。
人民币剧烈升值所产生的名义国际购买力增强的好处是在未来数年内伴随着进口和海外投资才能逐步显现的,而其造成的外汇储备资产损失,以及对国内巨额存量资产进行价值重估所诱发的恶性资产通胀的害处却是立即发作的。
升值游戏的核心在于,让升值后的人民币在名义国际购买力进步的同时,却降低了升值前存量人民币在国内的实际购买力,从而有效地稀释了人民币持有人对美元债权的“含金量”。在这里需要夸大的是,终极拥有美国债权的并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广大人民币持有人,因此,美国赖账的最后埋单人是中国老百姓。
毫无悬念的是,人民币升值必将引发更大规模的热钱进进,这将会进一步强化通货膨胀压力。参考日元1985年***升值后所造成的严重资产泡沫,以及人民币2005年7月以来汇率上涨20%所启动的房地产价格疯涨和股市狂热,不丢脸出美国迫使人民币大幅升值的一石二鸟的效果,一是大幅降低美国对中国的实际负债,二是刺激中国资产价格泡沫。人民币升值速度越快,人民币投机者对美元资产套现的冲动就越强烈。当“劣质毒美元”所携带的美国有毒债务在世界各国被消化得差未几时,中国资产泡沫或许将发展到难以拯救的恶性状态。此时,美国也许会忽然大幅进步利率,祭起反击全球通货膨胀的大旗,一举戳破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资产泡沫。
时间是战争中的关键变量,货币战争更是如此。美国需要各国货币立即大幅升值,用其他国家经济复苏的能量,来帮助美国稀释和分摊“劣质毒美元”所附着的不良债务。如此以邻为壑的自私行为,怎能不受到世界各国的抵制和反抗!
假如中国的资产泡沫被刺激得足够庞大,其破裂所产生的爆炸当量就足够大。那么,如何拯救中国经济呢?
正发生在欧元区的希腊、爱尔兰主权***就是“榜样”。欧元国家将货币发行大权让渡给了欧洲央行,留意,这个欧洲央行是超越欧盟主权国家的机构,它不向欧洲议会负责,不向各国选民负责,更不必理会各国政府,它将根据自己的意志行事。此时,欧洲央行将具备对主权***国家生杀予夺的大权,它将开出财政税收、国家负债、预算规模、养老医疗、退休保险等一系列苛刻条件,强迫各国执行,如不同意,就休想得到欧元货币!
当中国出现题目时,出面的很可能就是那个以未来“世界中心银行”自居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拯救条件用脚后跟都能想象得到,那就是“共享”货币发行权,规定一系列“不答应”的货币发行条件,“监视”中国“汇率”和财政税收政策的执行,换句话说,必须让出金融高边疆的控制权!
这种情况,今天看来类似科幻场景,假如应对得当,它将永远只是科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