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3 金融高边疆 - 6.5 三井跟天皇叫板,落进“美元套利陷阱”

更多

日本如实现共和政府,则三井、三菱一定会是大总统的候选人。【5】三井支持过天皇,天皇也没有亏待三井。明治维新之后,三井财阀的迅速崛起,离开政府的支持是不可想象的。
1888 年,明治政府公然拍卖三池煤矿,投标者包括三井、三菱等四家私营企业,大家都在背后找关系争取拿下这笔大生意。财政部长松方正义决定拍卖标价不得低于450万日元,假如达不到,他就辞职而内阁可能会解散。
三井对三池煤矿志在必得,他们找来三井的最高顾问、政界大佬井上馨买通关系。井上馨当年把自己的物产公司和三井合并,形成了现在的“三井物产”,双方结下不解之缘。井上馨给政府部分打了招呼后,煤矿便和三井银行进行秘密谈判,敲定细节。随后政府忽然公布三池煤矿以455万日元卖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佐佐木先生,佐佐木代表确当然是三井。而后,三井以区区100万日元定金就拿下了三池煤矿,并将余款分15年付清。
三井买下三池煤矿不到一年,不仅收回了455万日元的本钱,还赚了不少。假如按照守旧估计,煤矿可以开采50年,将为三井带来4.5亿日元的利润,是当初100万日元定金投资的400倍!这算得上是日本历史上最大的“国有资产流失”案了!【6】三池煤矿的成功运营,离不开三井以高薪留住的海回技术天才团琢磨。团琢磨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他上任后不负众看,利用刚在国外学到的大型水泵技术,解决了煤矿排水的困难,大幅进步了煤的产量。由于团琢磨的经营和技术天赋,三池煤矿的利润居然超过了三井银行,与三井物产比肩。三池煤矿被称为“三井的手提式保险箱”。团琢磨也迅速蹿升为三井的总裁,以年薪30万日元荣登日本“打工天子”宝座。可惜他的辉煌人生却由于“美元套利陷阱”戛然而止。【7】随着三池煤矿的成功收购,三井经营的重点从贸易、金融业向产业部分展开,经过中日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逐步成为垄断资本团体,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成为势力遍及各个行业的财阀巨头。
《纽约时报》1922年曾这样描述三井:西方文明中从来没有这样的组织。只从事金融业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和三井财阀比起来就非常一般了。三井是东方世界最富有的财团,控制了矿山、银行、铁路、航运、工厂和贸易公司。“像三井一样富有”对日本人来说意味着无穷的财富,就像美国人梦想“像洛克菲勒一样富有”一样。【8】大财阀不仅控制着国家的经济命根子,而且勾结元老、官僚、军阀,操纵政党,左右政权。当时日本的几大政党后面都立着各自的“财神爷”。政友会的元老井上馨,被人称为“三井的大掌柜”,核心人物山本条太郎和森恪与三井财阀有密切的联系,而改进党总裁大隈重信和宪政党总裁加藤高明与三菱财阀关系密切,后者成了三菱创始人岩崎的女婿。这些人从19世纪末开始,一直是日本最活跃的政治人物,成为财阀的代理人,为财阀的利益服务。
1927年,日本发生空前严重的金融危机,银行纷纷因挤兑而破产。财政部长高桥是清发出紧急敕令,公布全国银行一律停兑三周,并由日本银行向各大银行发放22亿日元的非常贷款,另由政府补助7亿日元,帮助垄断金融资本度过了难关。随后,政府修订了《银行法》,将开业银行资本的门槛进步到100万日元,强制加速银行业的整合,使一大批中小银行在金融危机中破产或被大银行吞并,而三井、三菱等五大银行伺机捡便宜,急剧壮大起来,资本总额一跃达到全国银行总资本的1/3。【9】垄断资本家依靠政府的势力,形成金融寡头政治,在金融危机中反而“因祸得福”,不断壮大。这让人联想到2007年美国金融危机中,美国政府不惜一切拯救包括高盛在内的几个“大而不倒”的银行。同样是政府将纳税人的钱借给大银行,同样是放手让他们的竞争对手破产,难怪巴菲特在危机中尽不犹豫地抄底高盛的股票,有政府站在大财阀一边,试看天下谁能与敌!
财阀有了政党的结盟,远控内阁议会,在“大正政变”中取得巨大成功以后,越来越肆无忌惮,对天皇和军方的态度也越来越倨傲。可是这一次,他们面对的是精明而富于权谋的裕仁天皇!
“十一俱乐部”会议后第二天,西园寺公看通过密探知道裕仁天皇智囊团的密谋之后,他明白天皇和他的小圈子在占领满洲后,没有按照他的请求“停下来想一想”,而是在加速向前推进。他决定取消回东京的计划,留在京都,向全国暗示,他不在天皇身边是由于他对国家新的扩张政策有不同意见。
同时,由于与住友财阀的特殊关系,他警告住友的银行家们千万不要卷进“美元套利陷阱”中,并通过他们私下和四周的人议论这件事,向天皇施加压力。
1931年10月初,财阀中最大的三井在听到内幕后,经不起***,大举投机外汇市场,购进1亿美元,坐等美元套利变成现实,其他财阀也纷纷跟风买进。这下主动权就把握在天皇手里了,假如财阀和西园寺公看站在一边,不为占领满洲融资,裕仁就按兵不动保持金本位,把财阀逼到破产的边沿。假如他们参与进来,就可捞到几百万乃至上千万美元的快钱。
西园寺公看听说三井等财阀掉进圈套后,明白自己和三井一样也陷进了左右为难的境地,但是他仍然坚持留在京都。同时,他再次警告住友的治理层,一场金融大屠杀将会到来,让他们自己掂量是否值得从中牟利。大多数高管都服从了他的告诫,以至于两个月后日元贬值时亏了不少钱。
在东京,天皇的小圈子正忙着把不同利益的政治势力组织起来,这个同盟包括军官、政客和三井财阀的董事。台上的民政党内阁怕风险太大,不愿承担这个责任,一再向天皇请求辞职。在野的政友会不得不硬着头皮顶上,由于他们已经向后台“财神爷”三井保证日本会放弃金本位。三井已经赌了1亿美金,为免夜长梦多,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让自己的政友会上台,以套现美元,获取投机利润。
裕仁天皇不慌不忙地要现任内阁再留守几天,等待国际同盟的决议。可三井财阀越等越着急,天天催着政友会想办法。政友会总裁***无奈,11月在一次选民集会上公然承诺要使日本效仿英国脱离金本位。消息一出,外汇市场上日元立即下跌,三井财阀美元兑日元账面大幅盈利,压力顿时减小。西园寺公看听到这个消息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连说道:“这不是一家银行还没开门就宣告破产吗?”
12月10日,国际同盟的决议终于下来了,对日本既不谴责也不包庇,而是要派个调查团到满洲和日本查访以后,才能判定“孰是孰非”。固然国际同盟搞的是无原则的敷衍搪塞,但是派遣调查团这件事,在裕仁看来极其不靠谱,这无疑是给满洲的抗日斗士打气,无穷期拖延国际同盟和日本之间的危机。
裕仁决定立即启动脱离金本位和“假战争”。
几天后,三井财阀的“美元梦”梦想成真,日本财阀和政府的横滨正金银行共获得几千万美元的账面利润。财阀们弹冠相庆,他们又一次让天皇妥协了!他们却忘记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些钱变成了永远捏在裕仁手里的痛处!
裕仁接受现任内阁的辞职书后,就派人告知西园寺公看来东京参加新政府的就职仪式。呆在京都的西园寺公看终于醒悟过来,他以后不得不经常陪裕仁玩这个“推荐首相,找替死鬼”的游戏了。他不禁布满讽刺地问:“天皇的小圈子选了谁?”
当得知下一个替死鬼是曾经担任政友会总裁的犬养毅时,西园寺公看不禁佩服裕仁的精明,犬养毅正是钓蒋介石上钩的最佳诱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