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3 金融高边疆 - 5.8 法币改革:日本侵华战争的导火索

更多

“四大家族”因分赃不均,打闹不断,而市面上的白银风潮却在继续蔓延,国民政府开征白银出口税后,白银走私日益猖獗。这时蒋介石才认清美国的白银政策,目标直指中国。中国采用银本位,而白银的定价权却被美国人牢牢地攥在手里。银价暴涨,引发严重的经济危机,逼得蒋介石不得不考虑进行币制改革了。
此时,美、英、日早已为夺取中国货币的控制权,展开了激烈的较量。
日本侵占中国东北,正在扩张在华北的势力。在“天羽声明”中,日本提出对东亚和中国有“特殊的责任”,其他各国不经日本同意不得插手中国事务,中国俨然已成为日本的盘中大餐。英国在中国拥有最多的投资和最大的贸易利益,面对从前“江湖小弟”的日本的咄咄逼人,大英帝国岂能咽得下这口气?只不过欧洲的纳粹德国对大英帝国的压力越来越大,有心收拾日本,可明显实力不逮。
唯一有实力、有动机、有手段收拾日本的就是美国,而日本最担心、最惧怕和最无奈的也是美国。美国控制着日本的石油和钢铁命根子,只要手紧一紧,日本就立即呼吸困难。美国引而不发的主要原因,就是想坐山观虎斗。一方面希看借德国之手,除掉霸权路上最大的障°英国和苏联,同时还不想做恶人,等英德苏三强几败俱伤时,再出手一把定乾坤。另一方面,则希看日本深陷中国的泥潭,大大消耗日本的实力,终极再予以致命的一击。到那时,环顾世界的主要列强,英法德日苏强国均已遭受重创,还有谁能与美国叫板?
被经济衰退压得透不过气的国民政府,只得向美国表示,愿以白银出售美国,放弃银本位,但美国人表面上的态度相当冷淡,他们是在等待杀价的更好时机。国民政府又往央求汇丰、渣打银行的对华贷款,宋子文主持筹借外债,向汇丰银行提出贷款2000万英磅,在力主对华采取“积极”外交政策的英国财政界的督促下,英国表示同意“有条件”贷款给中国。在这一轮的较量中,美国比英国更老辣。
英国政府令英国驻华使馆代理商务参赞乔治,向孔祥熙、宋子文转达英国的条件:可以贷款,但中国未来的法币,必须脱离银本位,并与英镑汇率挂钩。
同时英国建议日、美、法等国共同召开国际金融会议,讨论对中国政府进行“集体援助”。【13】英国明白,没有美国与日本的参与,恐怕这两位会暗下辣手,破坏大英帝国的美事,最佳情况是,在英国的主导下,各国听英国的安排,一旦中国法币与英镑绑定后,大家要共同捧个场。在这个题目上,英国人显然太天真了。
固然法国表示愿意与英国合作,这是由于法国面对发誓报仇雪恨的纳粹德国,不得不依靠英国的支持。但日本方面断然拒尽这一倡议,美国则采取“观看态度”。美国怕英国一旦主导中国的币制改革,将控制中国的财政金融,最后决定不派代表到会讨论。英国一看没人捧场,于是公布派政府首席财政顾问李兹·罗斯访华,为中国的币制改革“献计献策”。【14】罗斯出发前希看到美国先“勾兑”一把,美国政府却不愿邀请他到华盛顿逗留,他只好往了日本。罗斯到日本是希看促成英日合作,他和日本广田外相会谈时提议,假如“满洲国”能够向国民政府交纳关税,那么英国可以从中斡旋,让国民政府承认“满洲国”。而满洲题目假如解决,日中在华北题目上的纠纷也就迎刃而解了。假如国民政府的关税中增加了满洲关税,那么国民政府贷款的担保能力也将随之加强,这样将稳定中国的货币,英日对华贸易将得以有效保护,这岂不是大家都有好处的结果吗?假如币制改革成功,贸易会随之得到发展,到时候日本将是受益最多的国家。
日本人心里非常来气,罗斯竟然把自己当三岁的孩子戏耍!“满洲国”早已是囊中之物,罗斯竟然要拿日本损失的满洲关税,来帮英国在蒋介石眼前卖人情?简直岂有此理!更可气的是,罗斯竟然用区区贸易的小恩小惠,来交换日本放弃控制中国货币发行的巨大利益?日本人被气得七窍生烟。
最后,日美都不配合,英国只有自己上阵了。罗斯以高级顾问的身份于1935年9月到达中国,表示来华一个“重要职责”便是调查在中国治理通货是否可行。
他和英国财政部的帕齐,以及荷兰银行的罗利斯进行了这一“研究”。正如所料,与当时日本的看法相反,他们得出了“相当可行”的结论。“研究”发现,固然华北的白银运输受到“干扰”,但是已有大量白银集中到了上海和南京的国民政府银行,因此实施治理通货制度,有足够的白银维持外汇市场的稳定,从而保证通货的稳定。所以英国以为,可以为中国提供贷款,并促成币制改革。
后来,据钱币司司长戴铭礼回忆,他奉命由南京赶到上海,参与拟订币制改革布告的文字工作。方案的主要内容是从英文稿译成中文,对于方案第六条条文·译总是不妥贴,宋子文最后说:“只要说清由中心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无穷制买卖外汇即可,其余不必多言。”实在这句话的“技术含量”相当高,表明蒋介石在平衡各国的过程中,也希看谋求利益最大化。财政部币制改革布告的拟稿工作到午夜完成,工作职员再赶到孔祥熙的住所,由孔祥熙签字后连夜发出。【15】可叹的是,堂堂南京国民政府的最重要的货币改革文件,都是由英国人来起草的,这样的政府,哪里谈得上有货币独立的可能?
1935年11月 4日,国民政府公布法币政策,规定中心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所发行的钞票为“法币”,即具有无穷法偿的能力。禁止银元在市面流通,限令各金融机关和民间蕴躲的白银、银元交由中心银行收兑。孔祥熙和李兹·罗斯经过多次“秘密筹划”,终极确定法币对英镑汇率,法币1元兑换英镑1先令2便士半,这样法币就同英镑通过汇率联系起来。
中国的法币从这一天起变成了外国货币的附庸。
蒋介石与英国达成的“货币共叫”中,汇丰银行是个关键因素。当中国发生白银风潮时,只有汇丰银行有实力来维持上海的市面,它在中国金融市场举足轻重的地位和庞大的资金气力,令《汇丰史》的作者都感叹道:“汇丰银行能使一个大国的货币,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里保持稳定,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16】币制改革后,遵照英皇的敕令,汇丰银行带头把库存的数千万银元移交给国民政府的中心银行,换取中国的纸币法币,渣打等银行也马上无条件答应交出白银,同时对币制改革表示拥护。【17】英国驻中国公使对英国外侨发了一个通告说:“凡住在中国之境内英籍法人或个人,如以现银偿还全部或一部之债务者,应以违***。”白银国有化使国民政府取得白银约三亿元,南京政府再把大量白银运到伦敦出售换成英镑存在英国作为预备金,以维持法币的稳定。最初,国民政府存在英格兰银行的法币预备金约2500万英镑。
法币的英镑化,极大地刺激了日本的神经。英国公然挑战日本的势力范围,法币的英镑化,意味着中英之间的同盟已在货币层面完全锁定,日本与英国的决裂将难以避免。同时,日本开始加紧对中国华北的侵略扩张。既然法币日元化已成泡影,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蒋介石为了平息日本方面的愤怒,也要拿出个“交代”。财政部发表币制改革的同一天,国民政府行政院正式同意袁良“主动”辞往北平市市长的职务,同时废除北平军事委员会分会。这两件事,都是日本华北驻屯军向华北的中方官员提出的要求。蒋介石采取了低姿态,满足了日方的要求,希看能够缓和日本方面的压力。但日本却不买账,关东军和日本华北驻屯军的意见以为,实施币制改革会使华北经济枯竭,英国将会在经济上控制整个中国。这促使土肥原少将提出了有关方针:“让华北在经济上与南京政权薪尽火灭。”
同时日本驻华使馆武官矶谷廉价发表声明,断然拒尽将华北地区的现银南运,反对币制改革。【18】日本外务省发话,指责此项币制改革的矛头直指日本。日本在北平指使游勇和流氓,在市场上用外币购货,若店展用法币找零钱,则声称不能兑现而强行拒尽。如此往复,致使各家商号不敢再接受法币。一时间,华北地区人心惶惶。到抗战爆发,日本干脆开始自己动手,“DIY”法币假钞了,把假法币倒过来换成外汇,再采购物资。
日本印制***,是由日军顾问部的山本宪躲负责。此人年轻的时候就梦想着制造***,终于在国民政府的法币上圆了少年时代的“***梦”。起初山本选中了5元法币,印刷了几十万元,然而当这批***运到中国时,却传来一个“噩耗”,这种5元面值的法币在中国已经作废了,山本的第一次行动,惨遭失败,估计是他当时太激动了,事先也没打听清楚。
后来,他终于伪造成功了中国农民银行的低面值***,并从中国购买了大量的物资。“二战”中,德国海军在太平洋上截获了一艘美国商船,查获了美国造币公司为中国交通银行印刷的10亿元法币半成品,上面只缺号码和符号。日本购得这批半成品后,终于把握了法币印刷的全部秘密,日本前后共制造假法币40亿元之多。
蒋介石试图通过争取英美来制衡日本,并专门成立国防设计委员会,往研究中国的币制改革,将中国币制改革题目纳进“国防设计”之中。这说明蒋介石在考虑法币改革方案的过程中就已经产生了向英美靠拢、防范日本的意图。
正是在对华货币控制权争夺中,连续失利的日本人“气急败坏”,进而加速了全面的侵华战争。可以说,法币改革成为了日本侵华战争的导火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