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3 金融高边疆 - 5.6 卖给你个大王八!

更多

政府同一了四大行,财政上不足的款项,已经可以名正言顺地要求四大行借垫,不再受贸易银行和银号的“剥削”了。政府预备整理旧公债,发行新公债。为了推动换发新公债,计划对旧公债给予适当优惠,理由是换发以后,为了不让原先“支持政府”而购买公债的人吃亏,利息要有所进步,让关键时刻“支持政府”的人从中得到好处。
这是孔祥熙主导的,宋霭龄当然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于是马上布置吃进旧公债。起初孔家派人静静地买进,等买得差未几了,就散布消息,旧公债价格立即蹿升,没几天,旧公债已成了上海的“热门投资品”。
杜月笙没有得到第一手消息,看到旧公债价格上涨势头强劲,十分急切,便马上跑到孔家打听消息,宋霭龄当然不便隐瞒,杜月笙听了赶紧回往布置。杜月笙算计着旧国债应该还有涨,吃进的同时派人大散流言,说国家经济形势好转,要让困难时期支持政府的人得到实惠,价格果然又蹿了一大截。但旧公债价格疯涨得已经离谱了,照传说中的价格付给旧公债利息,政府财政只有垮台。杜月笙还等着再涨,宋霭龄已经令人静静“收网”出货了。
等杜月笙知道的时候,旧公债已经开始暴跌,杜月笙恼恨不已。***的特点是“黑”嘛,哪有吃哑巴亏的道理,不然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行走!杜月笙决定要找孔祥熙劫个财!
他把孔祥熙约出来吃饭,孔祥熙到了饭局,看见餐桌上摆着个大海龟,以为是要搞个“大菜”呢,便催着,快点给炖了。谁知杜月笙板起脸来,把孔夫人如何告诉他旧公债的老情报,让他吃了大亏的事讲了出来,而且逼着孔祥熙拿出50万美金来“买”这只大王八。
孔祥熙听罢,这才明白过来,回答道:“你做公债吃了亏,那只能怪你自己呀!不必来这一套吧!”杜月笙越听越来气:“那孔夫人的消息来源还不是你吗?都到这份儿上了,还装蒜!”
“一派胡言!”孔祥熙刚要发飙,杜月笙的两个打手同时拔出了枪,对准了孔祥熙的脑袋。孔祥熙打了一个冷战,但究竟是***湖了,便很快镇静下来,杜月笙胆子再大,究竟不敢对自己真下手,无非想诈几个钱罢了,于是淡定地指着自己脑门说:“你要觉得在我脑袋上打个枪眼值50万美金,那就开枪吧,往这儿打!”孔祥熙连眼皮儿都不眨。
原以为对付孔祥熙,用黑道上的手段一恐吓,他还不就成一摊泥了,没想到从山西大院里走出来的孔祥熙,根本不吃这一套。
杜月笙赶紧转过脸来,呵斥道:“滚下往!我们和孔院长谈生意,又不是绑票。往!把这只大王八给孔院长家送往,堂堂的财政部长,怎么会赖我们这点小钱?送客!”
孔祥熙被杜月笙手下的人“送”回家,宋霭龄看见一只大海龟跟在后面被抬了进来,搞得是一头雾水。孔祥熙将原委道来,气得宋霭龄扬声恶骂杜月笙胆大包天,敢到孔家撒野。说罢就要找蒋介石往评理。还是孔祥熙老练得多,这事要一捅出往,他这个财政部长还怎么有脸当呢。
第二天早上,侍卫慌慌张张地跑进来报告说,门口不知是谁放了口黑漆大棺材。孔祥熙当然明白这是杜月笙在恶心他呢。
孔祥熙随即召开中心银行董事会特别会议,并郑重公布一位爱国人士在公债事业上做出了卓越贡献,中心银行董事会决定给予奖励。当然了,这位爱国人士就是杜月笙!杜月笙马上气就顺过来了,感觉孔祥熙这事办的很“体面”,结果这二位是“不打不成交”,孔祥熙和杜月笙成了关系更紧密的“战友”。【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