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3 金融高边疆 - 4.10 红色货币的传说

更多

1921年,中国***是一个仅有57名党员的微型政党,她既没有钱,更没有枪。然而,28年之后,她却领导着百万雄师横扫天下,一举夺取了全国政权!建国伊始,又在百废待兴之际,在朝鲜战胜了16国联军。自1840年以来,中国还从未有过如此完全独立自主的时刻。彭德怀的一句话,当可代表所有中国人的心声:“帝国主义在东方架起几门***就可以征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一往不复返了!”
中国***政治、军事和金融领域的全面胜利,都是源于同样的思想与聪明体系,支撑这一体系的三大支柱就是:为人民服务、独立自主和实践导向。
货币发行权是人类社会最重要的权力之一,如何行使这一权力正是对货币发行者的重要考验。为人民的利益来发行货币,与为少数人的利益发行货币,具有本质区别。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人民是聪明的,人民是聪明的,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货币发行者的利益取向实在是一目了然的。苏区的货币发行,包括在遵义“红军票”的发行,是维护人民的根本利益,这与红色政权能够生存和发展的道理完全一致。人民的货币只有为人民的利益服务,才能获得人民的支持和信赖,才能拥有最强大、最持久、最牢不可破的货币信用!
苏区货币走的是一条完全独立自主的道路,在军事“围剿”和经济封闭的状态下,经历着正常货币体系无法承受的巨大压力。红色中心银行的创建者们在没有外部援助,没有外部顾问,没有外部参照系的条件下,从零起步,完全自主,独立运作,自成体系。这与中国***“红色割据”的实践也是一脉相承的。无论是斯大林,还是蒋介石,没有人从一开始就相信“农村包围城市”的思路能够成功。在世界范围内,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重大创新。对于创造这一全新模式的苏区政府而言,来自党内的嘲笑、怀疑、指责、打压和来自外部的敌视、破坏、封闭、“围剿”,每时每刻都构成有形无形的压力。独立自主的精神尽不是温室和顺境中培植出的鲜花,而更像是高冷和严酷下倔强成活的野草。苏区的红色货币在极其简陋的条件下一点一点地成长,每一步都在创造,每一个成就都源于实践。
“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往。”这句貌似非常普通的须生常谈,却是经历了千百次成功与失败的锤炼而升华出来的真理。红色货币的创建者,既没有丰富的货币经验,也不懂深奥的理论学术,但是他们具备着超越凡人的实践的勇气和聪明!他们不唯书,不唯洋,不唯上,一切措施以解决实际题目为导向。在解决题目的过程中,时时处处显现出天才的敏锐和令人拍案叫尽的技巧。实践创造经验,实践升华思想,实践引导理论!
1932~1934年,中心苏区的红色中心银行,固然只存在了短短三年,但是,它将中国***独特的金融思想和聪明,发挥到了极致。国家银行在苏区的三年,是苏区人民第一次拥有自己的银行,把握自己的金融权益的三年,也是中国***人第一次建立独立的金融系统的三年。
读了历史,中国***人明白了巴黎公社由于没有接管法兰西银行而血洒拉雪茨公墓;看到苏联的实践,他们了解了把握银行才能巩固政权。轮到自己干时,才真真切切地体会到没有钱将寸步难行,没有钱就不得不顺从给钱的“老大哥”的意志!
毛泽东找到了在农村这一革命的热土建立独立政权的道路,也开始了开辟金融独立道路的历程。一手抓枪杆子,一手抓钱袋子,就这样,苏区在蒋介石的“围剿”中和苏联怀疑的眼光中挺过了7年!
红色中心银行的创建者,为了红色货币历尽千辛万苦。他们没有多高的文化,没有多少经验,甚至没有启动资金,但是他们相信,只要为老百姓服务,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往,任何困难都能克服!
国家银行发行货币的目的和国民党与西方列强的银行截然不同。国家银行发行货币是为了便利民生,满足经济发展的需要,不是掠夺搜刮人民的“剪羊毛”手段,不是与民争利的国民党“金圆券”,更不是如今贴上“量化宽松”的标签就可以赖账的美元!
国家银行为发行货币预备了充足的银元预备金,通过实践,他们意识到,光有黄金白银做抵押,没有相应的物资做预备,货币依然只是一张纸。老百姓过日子需要的是柴米油盐,不是黄金白银。能购买物资商品的纸币,在群众眼里才有信誉,发行它的政府才有威信!货币的信用是立国之本和维系红色政权的关键。
明白了货币信用的根本道理,中国***人在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中屡试不爽,越用越成熟,终极奠定了独立的人民币体系和强大的金融高边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