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3 金融高边疆 - 4.9 “扁担中心银行”和13天的“红军票”

更多

1934年10月,由于第五次反“围剿”失利,中心红军***撤出根据地,国家银行的14个人,连同警卫队伍和近200名运输员挑着装有黄金珠宝、银元和苏区钞票的160多担中心银行资财上路了。
1935年1月,中心红军进驻遵义。遵义是黔北的贸易重镇,为各种土产的集散地,是红军长征以来所经过的第一座繁华的中等城市。
长途跋涉三个月的红军指战员,得到了休养生息的好机会,利用遵义这个物资供给丰富的地方补充给养,购买生活、医疗等用品,为以后的行军打仗做预备。红军随身携带的大多是国家银行在中心苏区发行的苏维埃纸币,而饱受战乱和纸币贬值之苦的遵义老百姓并不接受红军手中的苏区纸币。经过苏区几年历练的毛***明白,要让“红军票”取得人民的信任,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是“红军票”必须能买到物资和商品;第二是纸币背后必须有相应的物资预备。
为了让“红军票”在遵义流通起来,毛***动员遵义商贩积极开门营业,为红军提供尽可能丰富的商品。同时,他要为“红军票”建立信用。这时,毛***手里握有两张王牌:一个是食盐,一个是香烟。
当年贵州军阀、官僚、豪绅多聚集在遵义,他们开办了很多布店、盐行、烟馆、银号。军阀、地主、官僚、***商相互勾结,操纵市场,囤积了价值几十万元的食盐和大量烟土,在市场上高价出售,很多老百姓因买不起盐而患上了大脖子病。红军进驻遵义后,没收了这些物资。
于是毛***把从军阀和土豪那里缉获的食盐,平价销售。但是要买这些平价的食盐,必须要用“红军票”。
遵义的群众和商家开始乐于出售自己的物品,并接受“红军票”,再用“红军票”往购买珍贵而价廉的食盐。为了方便群众向红军随时兑换“红军票”,国家银行在遵义贸易中心和部队驻地设立了25个兑换点。
“红军票”的信用盛极一时,市面也空前繁荣。后来因无法在遵义建立根据地,红军决定撤离。为保证遵义老百姓的利益在红军离开后不受损失,国家银行在遵义广贴告示,设立兑换处,用食盐、米、布匹等物资和光洋换回民众手中的“红军票”。在红军主动撤离遵义城的前一天晚上,他们连夜整理完毕兑换回笼的“红军票”。
国家银行在遵义发行和回笼“红军票”的做法,既活跃了市场,保障了红军的供给,又维护了苏维埃纸币的信誉,维护了民众的利益,更让民众了解到红军是维护大众利益的好军队,因而在当地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当地人都说:“红军好,不坑人,‘红军票’值钱。”
就这样,仅有14人的国家银行,在短短的10余天,在人口几十万的遵义,指挥完成了“红军票”的发行、流通、兑换和回笼,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他们不仅通过“红军票”的高效流通,为红军指战员补充了丰富的物资,而且在撤离时为群众着想,组织了货币回笼,充分显示了苏维埃政府和国家银行的信用,在百姓心目中建立了***和红军的良好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