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3 金融高边疆 - 4.5 红色货币的诞生

更多

接下来是筹备国家银行的特权业务,发行中心苏区同一的货币。
中心革命根据地处于经济落后的农村,尚无产业,只有分散的个体农业和少数的小手产业。频繁的战争,加上国民党日益强化的经济封闭,要保证财政收支平衡极其困难。根据地建立之初,各式各样的杂钞劣币充斥市场。劣币驱逐良币,使得银元甚少流通。
苏维埃国家银行成立之前,根据地流通的货币有:江西工农银行的铜元券,闽西工农银行的银元券,还有光洋和国民党的纸币,甚至有清朝时期的铜板。人们购买物品,抓一把各式各样的票子出来,有时连账也算不清。不仅老百姓头疼,商家也是不胜其烦。
有些红军战士思想单纯,以为革命战士不用国民党的钞票,有时在战场上缉获了国民党现钞,就纵火焚烧,甚至不知道这些钞票在国民党统治区可以买到很多苏区奇缺的物资,比如食盐、大米等。当时,国民党的法币、军阀和土豪劣绅发行的杂币,同时在苏区流通,无疑给国民党提供了破坏苏区金融市场的机会。
国家银行成立后,同一苏区的货币就成为了头等大事。
要发行货币,第一个困难就是,找谁来设计和绘制纸币的图案呢?
有人推荐了黄亚光。他曾留学日本,不仅写得一手好字,还会画画。一番打听后喜忧参半,喜的是黄亚光确实有绘画才能,忧的是他在席卷闽西的“肃社党”的运动中,被定为社会***党分子关进监狱。毛***向毛泽东汇报,毛泽东考虑再三,决定冒着出错误的风险刀下救人,亲身批准让黄亚光戴罪立功。
当时苏区正受到国民党严厉的经济封闭,工作条件很差,黄亚光连绘图用的笔和圆规都没有,加上自己又无设计货币的经验,可谓困难重重。毛***从上海秘密买来绘图笔、圆规、油墨和铜板等,黄亚光仅凭着对所用过的一些钞票的记忆,开始了货币图案的设计工作。
在设计货币图案过程中,毛泽东要求苏维埃政府货币的设计,一定要体现工农政权的特征。因此黄亚光在设计货币时,都绘有镰刀、锤子、舆图、五角星等图案,并把这些图案有机地组合起来,给人以既美观大方,又突出***领导下的根据地货币的特点。他原想在纸币上绘制毛泽东头像,被毛泽东拒尽,后来改为列宁头像。黄亚光摹仿红色书刊上的列宁头像,代表苏区人民在马克思列宁思想指导下改天换地的新气象。
纸币的发行,还要解决纸张和油墨的题目。由于国民党对苏区的封闭,印制原料稀缺。在往上海、香港影制钞版、购置印制材料未果之后,国家银行只能暂时一边用白布印刷,一边自己动手造纸。没有造纸原料,大家捡些烂麻袋、破棉絮,上山砍毛竹、剥树皮,收集鞋底、绳头。于是,人们经常在村头街口看到这支国家银行的“捡褴褛”队伍。捡回来的东西全部砸碎后,在石灰池中浸泡,然后捣成纸浆用于造纸。
后来听老乡说,用四周山上一种老树皮造出来的茶叶包装纸,既耐磨又坚韧,国家银行的人马立即上山采集。最初造出来的纸不甚理想,韧性不好,又厚又黄,后来加进胶水和细棉花来增加韧性和雪白度,才终于造出了适合印刷钞票的纸。
从白区购买油墨也是历尽艰辛。从赣州购买的油墨在回来的路上被国民党没收。一位银号老板建议用传统的松烟法造墨,把松树的松膏烧成烟油,然后掺些桐油即可。一试之下,果然效果不错,这样油墨的题目迎刃而解了。
在克服了资金、设计、印刷钞票等种种题目后,苏维埃国家银行在1932年7月7日,即国家银行成立仅5个月后,印制出第一批苏区纸币。货币是以银元为本位,纸币为银币券,1元银币券兑换1银元,银币券为国币。有了同一的货币,国家银行会同苏区财政部分公布,一切交易和纳税均按国币计算,国民党的纸币禁止流通,原苏区银行发行的货币按比例限期收回,不再使用。
国家银行除了发行纸币外,还发行了银币和铜币。当时国家银行中心造币厂还铸造了可在中心革命根据地内外流通的“袁大头”、“孙小头”及墨西哥“鹰洋”等3种银币。国家银行货币的发行与流通,逐步回收了各种杂币,使中心苏区的货币实现了同一。
为了控制纸币的发行量,苏维埃国家银行《暂行章程》第十条规定:“发行纸币,至少须有十分之三之现金,或珍贵金属,或外国货币为现金预备,其余应以易于变售之货物或短期汇票,或他种证券为保证预备。”【10】这样就保证了货币有足够的现金作抵押,又能充分实现货币的有效扩张。
国家银行发行第一套纸币时,由于条件限制,在制造技术与防伪技术上都是空缺,为了能够做到最大限度的防伪,毛***采用在纸币上加签他同财政部长邓子恢的俄文签名的办法。但这个方法非常轻易被模仿。随着货币的流通,国民党与军阀开始进行各种破坏活动,输进了大量的***,对苏区金融秩序进行破坏。
为了解决防伪题目,毛***苦思冥想,始终找不到解决的好办法。一天晚上,他闻到妻子织毛衣时,用火烧毛线头所发出的臭味,于是突发奇想,在造纸时将一定量的毛线放到纸张中,这样既可以透视纸币鉴别,又可以撕开或火烧纸币,通过嗅一种羊毛的臭味,来辨别出真正的苏区货币,这样就解决了防伪题目,保证了苏区货币的正常流通。
到1932年底,苏维埃国家银行印制、发行银币券65万元,而预备金达到39万元,预备金占发行总额的60%,是章程所规定比率的2倍。
纸币在苏区顺利流通,一举肃清了昔日货币市场的混乱。
就这样,国家银行的创建者经过了无数的风风雨雨,凭着坚定的信念和顽强的意志,充分发挥了聪明才智,牢牢地捉住了钱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