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3 金融高边疆 - 3.8 财阀董事会炒掉了胡闹的CEO

更多

对于江浙财阀而言,蒋介石的原罪就是,胃口太大而吃相太丢脸。
蒋介石在“四一二”政变之后并不轻松,清洗掉没有武装的***,只是正餐开始前的“开胃甜点”。组成南京国民政府之后,既要维持国家机器的运转,又要对付武汉国民政府,还要提防北面的北洋军阀,方方面面,哪一样少了钱都不行。
然而江浙财阀作为资本家是要算投资收益的。前期融资那是***来势凶猛给逼的,不出点血大家都得玩儿完。现在好不轻易松了一口气,蒋介石的胃口却越来越大,这就超出了财阀们的预算,大家都开始从挺蒋的位置上往后缩。
江浙财阀这一缩没关系,蒋介石立即就·了白眼,这不是卡我的脖子么!敬酒不吃吃罚酒,好说不行就得来硬的。于是蒋介石把对付***和工会的那一套拿出来对付资本家。
1927年5月14日,住在法租界的一个颜料商的儿子以反革命罪被逮捕,在这个颜料商答应向国家“捐献”20万银元以后,他的儿子就在5月19日获得开释。棉纱、面粉大王荣宗敬,被以“***商并曾资助军阀”的罪名逮捕,蒋介石亲身下令没收荣家在无锡的面粉厂,在荣宗敬捐款25万银元给蒋政权后,这个罪名就被取消了。先施公司经理欧炳光的3岁儿子被绑架,绑匪要求他给党国事业“捐款”50万银元。蒋介石采用这种“绑票”和“绑票预期”相结合的手段,向资本家勒索钱财的实际结果,根据美国驻沪领事的说法,“是有钱阶级中的一种确确实实的恐怖统治……商人和名流阶层的态度,正在不断地发展成对肆无忌惮地苛捐杂税、给他们造成极大苦难的国民党的反对气力”【25】。一位在中国的澳大利亚观察家查普曼报道说:“有钱的中国人可能在他们的家里被逮捕,或者在马路上神秘地失落……大富翁竟被当作‘***员’遭到逮捕!……据估计,蒋介石用这种手段共筹集到50万美元资金,近代上海在任何政权下都不曾经历过这样的恐怖统治。”【26】蒋介石这套打法跟希特勒后来的套路几乎一模一样。几年后,希特勒也是拿着华尔街的“风投”上了“创业板”。一统德意志山河后,转过头来就发动对英法的战争,狠咬了国际银行家们一口,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居然还坐过盖世太保的黑牢。对于蒋介石和希特勒这种政治强人来说,巩固权力是最高的行事原则,至于其他的一切都在其次。不管是银行家还是工人阶级,只要能为己所用,那就不妨替他们打打工,各取所需;一旦形势变化,·脸比·书都快。
上海滩的大亨们真的很生气,后果真的很严重。大亨们以为,蒋介石实在是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我们给你钱,是要你给我们打工的。如今你羽翼未丰,就如此嚣张跋扈,不按规矩出牌,以后真成了天气那还了得!
这种危险分子是一定要做掉的。之所以迟迟不动手,完全是由于上海滩的大门之外还有一个亲共的武汉政府,外部压力还未彻底解除,对蒋介石还不得不有所容忍。等到汪精卫在武汉也对***动了刀子,那就没什么可顾忌的了。
于是,蒋介石下台进进倒计时。
事实上,这个七拼八凑起来的南京国民政府也不是铁板一块。以李宗仁和白崇禧为首的桂系,与蒋介石的黄埔系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利益冲突。甚至何应钦对蒋介石的支持也是不可靠的。蒋介石的跋扈跋扈为他自己树立了过多的政敌,而他本人却全然沉醉在胜利的喜悦之中。
正在这个微妙的时刻,蒋介石的军队在二次北伐中,被奉系军阀的部队打得大败,连华东重镇徐州都丢了。上海、南京一度告急,蒋介石的威信一落千丈。南京政府内部的桂系气力趁机开始逼宫,谈判合并事宜的武汉汪精卫当局,也一再坚持武汉政府迁往南京的条件条件是蒋介石本人必须下台,国民党内的广东元老系和拥护孙中山儿子孙科的“太子派”也联合起来逼蒋下野。而且尽管在上海进行黑帮式勒索性的筹款,但由于军费开支浩大,因此南京政府在财政上仍然是进不敷出。蒋介石当了家才知道柴米贵,一时又没了江浙财阀的支持,只能看着烂摊子束手无策。
蒋介石此时方才明白,统治一个国家与推·一个政权是有区别的,他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玩流氓手段了。
蒋介石究竟是个相当聪明的人,与其这样硬扛着,不如急流勇退,把别人架到前台的火炉子上烤,等大家都烤得受不了了,再回来接盘。
于是,1927年8月12日,在国民党中心军事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上,蒋介石提出他要辞往总司令之职,并把南京防务交给其他将领,随后离开南京前往上海。蒋介石的引退声明在8月13日发表,8月14日正式下野。紧接着,武汉政府于8月19日公布迁往南京,汪精卫也在9月初抵达南京,宁汉正式复合,是为“宁汉合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