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3 金融高边疆 - 1.7 票号银号:为什么没能发展为国际金融帝国

更多

中国本土生长起来的金融机构中最具特色的就是山西帮的票号和宁绍帮的银号。通俗地说,票号玩的是票,而银号玩的是钱。
无论是早期的威尼斯、热那亚,还是后来的荷兰、英国,金融与贸易几乎都是孪生兄弟,相伴而生,相互促进,相互借力。欧洲最早的金融机构几乎都源于商号,在贸易活动中,对金融服务的需求日益扩大,终极导致了专业金融服务与贸易贸易活动的分离。中国的票号发展也不例外。
票号源于山西,而不是经济发达和航运便利的沿海地区,确实令人觉得希奇,但仔细想来却也合乎情理。晋商号称中国十大商帮之一,他们走南闯北的魄力和吃苦坚韧的精神,使其很早就在中国贸易版图中脱颖而出。晋商足迹遍天下,早在清朝初年就形成了南北两大贸易体系——粮船帮和骆驼帮。前者奔波于各省江河口岸,后者远涉万里,足迹直达蒙古、莫斯科,成为中国茶、丝、布、粮、铁等商品最大的贸易商,建立起中国最早也最为庞大的贸易网络。
与犹太金融家族崛起道路不同的是,晋商的票号汇兑网络脱胎于纵横上万公里、从业数十万人的庞大的国内国际贸易网络,而犹太金融网络则发轫于金钱兑换、存款放贷、票据交易等纯货币业务。两者的共同之处在于,强大的网络辐射能力所形成的规模效应和快速便捷上风。当网络上风一旦确立,则后来的竞争对手几乎难以插足。这也是后来南方的银号始终无法在远程汇兑业务领域超越山西票号的核心原因。缺乏足够庞大的网络致使银号规模普遍偏小,终极难以形成类似犹太金融业的庞大国际金融帝国。
在货币本位、中心银行之后,金融网络构成了金融高边疆的第三大支柱。
由于晋商贸易网络覆盖面庞大,在交通极不发达的时代,资金往往一年才能周转一次,严重制约了生意的扩大。同时,远程运送现银时间过长,路途也不安全,因此客观上需要一种便捷的远程资金调动方式,这就是票号起家的核心业务:远程汇兑。
最初的汇兑业务只是为了方便。例如,山西平远的“西玉成颜料庄”在四川、北京、山西等处设立了分庄,北京的亲友要将一笔银子汇到四川,只需将银子交予北京分庄,然后北京分庄写信通知四川分庄,而在四川的亲友可到当地分号取到银子。没想到这一汇兑模式一出现,立即引来了大量业务,而且人们愿意为这样的服务缴纳1%的手续费。颜料庄掌柜雷履泰敏锐地发现了这一潜伏能量巨大的贸易模式,立即放弃了传统的颜料庄生意,于1823年前后,成立了中国第一家票号“日升昌”。
鸦片战争前,中国贸易总额就已高达每年3亿两白银,假如其中1亿两白银需要远程汇兑,其利润将高达100万两白银。经过几年的经营,日升昌票号在专营汇兑、存放款业务中获得了巨额利润。据说从道光到同治50余年的时间内,财东李氏从日升昌票号获得的分红竟超过200万两白银。受日升昌票号成功的鼓舞,山西商人纷纷设立或改营票号,极大地促进了当时贸易贸易的发展。在此后的近一个世纪里,山西票号基本垄断了当时清朝的汇兑业务,获得了“汇通天下”的美誉。
票号主要业务是远程汇兑。其发展呈现出由北向南扩张,由山西向四方辐射的基本态势。前期因华北、华中与蒙俄贸易与年俱增,票号依据经济形势,在内陆30多个城镇设号200多个,重心在北方,分号以京师为中心。中期则海陆并重,在边疆和沿海大设分号,京、津、沪、汉成为票号集中的四大中心。光绪前期,票号的总号、分号已达400多家,构成了一张巨大的金融网络。无论是贸易,还是政府,或者私人的资金,终极由于票号快速、安全和便捷的特点,无不纷纷涌进这个辐射全国的金融高速公路系统。到20世纪初,全国22家主要票号汇兑总金额大约为8.2亿两白银,利润总额约820万两白银,大约相当于清政府一年财政总收进的1/10!
票号的汇兑网络形成了巨大的金融网络上风,在此基础之上,原本有希看发展成为类似于犹太金融家在西方所奠定的“金融高速公路体系”,从而垄断信用与资本流通的大动脉。其衰落的根本原因有两个:一是由于缺乏地利,没有在国际国内贸易的中心——上海,建立自己的总部,从而使决策阔别了最具增长潜力的贸易金融服务的中心,丧失了主导新兴的贸易汇票交易和其他金融市场的机会;二是没有能够创造出类似欧洲的战争债券和国家债券的融资系统,仅仅将业务局限在汇兑领域,固步自封,终极被外国银行和官办银行逐步腐蚀了作为生存根本的汇兑业务。
金融市场,尤其是形成国家融资的核心气力——国债和各类票据的交易市场,构成了金融高边疆的第四块基石。中国本土的金融机构——票号与银号,都没能完成这一重大历史使命。
银号的起源非常类似于同时代犹太金融家族的主营业务:货币兑换。
世界犹太金融家族的核心气力几乎都能从德国找到他们的源头。德国作为现代金融家族的起源地是有原因的。从地理位置上看,德国事欧洲东部和西部之间的连接点,特别是柏林,更是处于欧洲地理中心和交通关键的位置,南来北往,东行西往的客商都云集柏林。因此形成了欧洲的各种货币都在柏林集散的局面。从罗马帝国开始,柏林就是货币兑换的中心。到拿破仑占据这一地区之后,对货币兑换的需求变得更加旺盛。两千年深厚的金钱买卖经验的积累,与现实货币兑换迫切的市场需求,使德国成为了犹太金融家族繁衍壮大的自然沃土。中国银号的兴起也不例外。自明代确立银本位后,一直实行银两与铜钱并行的流通局面,银两与铜钱之间的比价随行就市。由于银两价值过高,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在市面上直接使用银两购买商品价值太大,所以在日常生活中,铜钱是真正流通的货币,而银两则主要用于大额交易、官员俸禄、兵饷和财政税收等。同时,银两本身也非常复杂,各地银两重量不等、外形各异、成色不均,再加上各种外国银元的大量涌进,形成了巨大的银钱兑换和银两成色评估等业务需求。
特别是在鸦片战争五口通商后,上海作为国际贸易和国内贸易的交汇之处,其货币兑换的需求更为迫切,以宁波-绍兴-上海为中心的宁绍帮银号就应运而生了。为解决国内商人银两的折算和外国商人带来的银元计价题目,从1856年起,上海银号业开始采用一种虚拟的银两记账单位,名叫“规元”。这一发明,极大地便利了各地商人的贸易记账。
除了货币兑换的基本业务外,宁绍帮的银号业充分利用了上海国际国内贸易中心的上风,创造性地发展出中国特色的贸易汇票体系,在内外贸易之间,将外国金融资本和中国的贸易市场,整合成一个灵活而有效的平台。
五口通商之初,洋行进进上海采购中国土特产并销售外国产业制成品。他们碰到的第一个大困难,就是对中国的供货商和采购商缺乏贸易信任。采购中国商品担心付款后收不到货,销售外国产品害怕发货后收不到款,这种情形与13世纪意大利商人所碰到的题目完全一样。宁绍帮的银号捉住了这一巨大的贸易机会,创造出了“庄票”这一汇票工具,从而大大促进了国内国际贸易的迅猛扩张。
庄票在19世纪前期就已经在上海出现了,但当时的庄票从本质上看就是银票,“庄票者,银号因放款或商家之请求,而发出之无记名式,付款与持票人之票据也”。它的主要特点是即时性,而不是贸易汇票中的以真实贸易为基础的延期支付。
真正的贸易汇票在时间轴上拉长了支付期限,同时可以贴现,所以当贸易汇票被作为支付手段时,在其期限之内,相当于扩大了信用的规模。最重要的是,它是以真实贸易为基础的信用扩张。
贸易汇票的本质,就是以贸易为抵押发行的短期贸易货币,这有别于以债务为抵押发行的债务货币。贸易汇票构成了贸易资本主义时代最重要的信用扩张手段。而后陆续出现了以国家债务为抵押的殖民资本主义的信用扩张、以产业债务为抵押的产业资本主义信用扩张和以个人债务抵押为主的后产业化时代的信用扩张。宁绍帮所发明的庄票是由华商向银号申请“以贸易为基础”的5~20天兑现的汇票,采购洋行货物时,即以庄票支付。洋行一般不信任华商,但对于银号,特别是有实力的银号,还是相当认可的。其原因在于洋行普遍采用的洋买办制度。洋买办不仅对当地银号的实力非常熟悉,而且一旦出现意外必须承担无穷责任。假如到期华商不能支付货款,则银号负责向洋行垫支,然后银号再往找华商算账,也可以由银号向洋行直接支付,再向华商收款。这样一来,洋行的货好卖了,银号签发的庄票是要收利息的,于是扩大了银号的利润并增加了新的业务。华商则获得了短期融资,扩大了业务量。这是一个三全其美的金融创新。而且,这些庄票的持有人可以在很多银号或外国银行进行打折贴现,随时得到现金。
当汇丰银行进进上海时,它面临的是一个外国银行与当地银号并存的格式。外国银行的上风在于资本雄厚,完全控制了国际汇兑业务。而银号的上风在于了解市场,占据着对内贸易签发贸易汇票的信用中介地位,特别是基于国内货币制度的银钱兑换基础业务利润丰厚,无可替换,因此也能占有一席之地。
既然汇丰银行有一统金融江湖的雄心壮志,就必然会以实在力将当地各路金融诸侯降服。当横扫其他外国银行的汇票大战以汇丰完胜结束后,它将关注的重点转向了本土银号。由于汇丰能够以很低的本钱拉来中国富人们的存款,加上鸦片贸易融资所获得的高额利润,到19世纪末,其资产总额已高达2.11亿港元,建立了远东首屈一指的金融霸权。汇丰充分利用了自身资金雄厚的上风,开始大规模使用拆票的办法来控制银号的资金。由于银号自有资本有限,对于吃下更多的贸易汇票蛋糕,心有余而力不足。汇丰银行正是看准了这一弱点,才将廉价的多余资金拆借给上海的银号,银号只需将庄票作为抵押交给汇丰,就可以得到信用贷款。因此,上海银号纷纷向汇丰银行大量拆借资金。汇丰也可以直接收购市场上已经被打折过的庄票,进行再贴现,利用存款与再贴现之间的息差获得收益。各银号在打折收购其他银号的庄票后,本可持有到期获得收益,但为了加快资金周转获得更多利润,只要汇丰出价合适,就尽不犹豫地把这些庄票转卖给汇丰,将利润落袋为安后再往做新的贴现买卖。
如此一来,固然上海的银号可以获得汇丰的资金将生意做大,但同时也由于资金来源受到汇丰的控制,而不得不变为汇丰的附庸。汇丰银行可以通过拒尽拆票或进步拆息来紧缩银根,也可以调高再贴现率,即对银号想转卖给汇丰的庄票进行深度打折,使得银号无法获得两次打折之间的利差而无利可图,从而迫使他们减缓或停止第一次贴现行为。这将导致全体银号由于贸易汇票周转放慢,而不得不减少对贸易的融资。终极的后果就是,资金匮乏导致华商无法收购茶农、丝农等土特产品,农民和手产业者***降价出售自己的劳动成果。而此时,汇丰背后的洋行股东们“正好”能够廉价吃进,然后在国际市场上高价抛出,获得丰厚利润。
胡雪岩所代表的中国金融势力在与外国金融势力进行殊死抗争时,汇丰银行可以通过拧紧货币供给的水龙头,制造银根紧缩,轻易打垮一切贸易抵抗同盟的反抗。
在汇丰银行把持着清帝国中心银行大位的情况下,任何本土的金融机构都不可能发展成为足以挑战国际银行家核心战略的竞争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