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3 金融高边疆 - 1.3 鸦片贸易:金银本位的大决战

更多

在英国开始对中国大规模开展鸦片贸易之前,中国在国际贸易中处于明显的上风。中国的茶叶、瓷器和丝绸构成了突破世界市场壁垒无坚不摧的出口“铁三角”。当时中国市场的真实景象是:福建沿海的茶叶出口为当地经济带来前所未有的繁荣,由于在生产和加工方面处于市场垄断地位,武夷山成为各国茶商竞相朝拜的圣地;在长江中下游,丝和棉是最重要的手产业产品,数十万丝棉生产和纺织专业雄师创造出了品质优良和价格极具竞争力的商品,打遍世界市场无敌手;在珠三角地区,形成了景德镇—广州产业链,将豪华瓷器源源不断地送进欧洲王室贵族富丽的客厅。19世纪末,主管中国海关总税务司的英国人赫德在其《中国见闻录》中说道:“中国有世界最好的粮食——大米;最好的饮料——茶;最好的衣物——棉、丝和皮毛。他们无需从别处购买一文钱的东西。”
从16世纪到19世纪初,中国近400年的市场化程度和货币经济的发达程度,远远超过了欧洲。其结果就是,欧洲从美洲发现的13.3万吨白银,终极有4.8万吨被欧洲人运到了中国。国际贸易的基本构架就是,中国创造了世界贸易商品的主要部分,西方掠夺了世界资源的主要部分,在白银从西方源源不断流向东方的过程中,也伴随着中国商品的滚滚西往。
白银不断流向东方,造成了世界金融天平的严重失衡。
由于长期向中国净输出白银,到17世纪末,欧洲白银短缺,出现了价格普遍下降的现象,同时贸易开始萎缩。1649~1694年,欧洲年均流通白银数目急剧减少,比1558~1649年的年均流通量减少了50%还多,而黄金流通量却增加了接近50%。
白银减少是顺理成章的事,可黄金怎么会增加呢?
原来,17世纪初,中国广州的金银价格比为1:5.5~1:7,而英国的比价为1:16,输送白银到中国不仅可以换得大量高利润的商品,还可以利用金银比价1倍以上的价格差,用便宜的白银在中国、日本和印度换回昂贵的黄金。连约翰·洛克都曾抱怨过:“我被告知他们(东印度公司)从印度某些地方进口(黄金),至少可获得50 %以上的利润……但是,英国的真正财富被断送在了印度洋,现在是人们坦率说出***的时候了,究竟为什么我们面临着这个时代闻所未闻的白银短缺。”当黄金大量涌进英国后,银行家通过巨额行贿的手段,买通了《1666年自由铸币法案》的准生证。这个法案实质上是货币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它“改变了世界的货币体系,其具体效果就是废除了国王对货币发行的垄断权”。该法案规定,任何人都有权力将金锭拿到铸币厂,要求免费铸造正当的金币。
这一法案从根本上有利于金锭银行家和贸易资本家的利益,他们将拥有对货币供给的实际控制权。由于把握着大量实物黄金的筹码,他们将能够根据自己的利益决定货币供给量。当他们是债权人时,就减少货币铸造,制造通货紧缩效应,使得自己的债权含金量提升;当他们是债务人时,就加大货币供给,以通货膨胀冲销所负的债务。这是西方第一次在实质上将本属于政府的货币发行权转让给了私人。自此,私有中心银行货币发行权的法律基础得以奠定,并打开了通过控制一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的货币供给量来控制财富分配的大门。
此时,我的耳边忽然响起了罗斯柴尔德的那句名言:“只要让我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我不在乎谁制定法律。”在银行家们看来,控制货币是一场伟大的斗争,控制货币的发行和分配就是为了控制财富、资源和全人类。欲控制世界,必先征服货币;欲征服货币,必先征服黄金;而欲征服黄金,则必先征服白银。
就在欧洲白银东来的过程中,同时伴随着亚洲的黄金西往。此消彼长,最后的结果是,英国在囤积黄金,而中国在吸纳白银。题目的关键是,究竟是黄金还是白银将终极成为世界货币的霸主,这将是关系到东西方未来数百年兴衰的重大分水岭!
产业革命以来,大英帝国国力空前进步,建立以黄金为本位货币的条件已经在1717年完全具备。尽管在1816年,英国才从法律上完成金本位的终极确立,但此前的一百年中,英国已处在事实的金本位之下了。
对于大英帝国的银行家而言,其最高战略目标就是:以伦敦作为世界金融的中心,以黄金作为世界货币的本位,大英帝国通过英格兰银行向全球输出英镑信用,将欧美主要国家变成金本位的核心成员,将世界的边沿国家变成英镑的附属地区,用战争与暴力来维护这一体系的运转,以货币来最大限度地控制和调动全球资源,终极完成对世界财富和全人类的控制!
要确立黄金英镑的世界货币霸权地位,必须首先打垮白银货币的国家。其中最大的,也最难搞定的就是中国。
经过多年尝试,国际银行家终极选择了鸦片作为打击中国白银本位的武器。
而具体负责执行这一战略的机构就是东印度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