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2 金权天下 - 10.6 美元的结局

更多

  美国现有的57万亿美元的债务堰塞湖,在每一天的每一小时中都在利滚利地增长,加上未来10年医疗及养老金隐性负债的庞大负担,早已成为美国经济继续发展的沉重枷锁。美国事实上永远不可能还清这些债务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只会在债务的沼泽中越陷越深。美元的信誉已经严重动摇,被众人彻底抛弃只是个时间题目。对此,美元政策的制定者们心知肚明。
  为了在彻底崩溃之前尽最大可能骗取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人民的血汗,并巧妙地赖掉几十万亿美元的债务,以便将来改头换面,重新轻装上阵,实施美元“有控制地回零”的基本国策已经是唯一出路,也是最符合美国长远利益的选择。但是废除美元是广大美国人民和全世界的投资人无法答应的,所以只有大危机才能促成大变革。这就是目前美国金融危机爆发的原因之一。
  在正常的经济形势下,货币只能一点一点地贬值,要彻底让美元贬值到零,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和历程。在这么长的时间内,美国越来越重的债务负担必将使其经济发展彻底窒息,并为其他国家抛弃美元提供了充分的时间。为此美元必须公道正当地加快贬值速度,同时又让美元的投资者不起疑心,甚至支持美联储滥发货币的政策。于是,禁止银行家疯狂投机的法规被解除了,五花八门的金融大规模杀伤武器——金融衍生产品火爆了,鼓励次贷的利率政策出笼了,用极端冒险迅速搞跨大型金融企业的老总能拿超高额重奖的怪事出现了,一场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忽然爆发了,美联储成千上万亿狂印钞票的罪行正当了,外国投资者对此表示支持和理解甚至继续买单了。为了消除外国投资人的担心,美元又莫名其妙地止跌暴涨了。形形色色的怪事,于是一下就想通了!
  美元利益团体用温水煮田鸡的方式来麻痹众人的神经。与人民币直线式升值的做法不同,美元贬值的战术是大降小升,忽降忽升,利多放任,利空猛升,让做空美元者看不准时机,不敢轻举妄动,让全世界美元和美国国债的持有者对美元一直抱有幻想,患得患失,而不能当机立断,迅速解脱,这样美元就可以继续深度套牢投资人,从而按照对美元利益团体最有利的时间表和方式实现“有控制地回零”。
  然而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在这场金融危机中,都不可能让中国渔人得利,趁机做大。他们一定会让美元这艘泰坦尼克巨轮上尽可能地塞满中国乘客。而中国的乘客正以拥有这艘豪华游轮的折扣船票而感觉良好地奔赴黄泉。未来可能出现的景象就是,美元的“沉船侧畔千尸过,大半都是中国客”。
  这个过程中特别值得留意的就是美国政府的救市表演,实在是出色纷呈,惟妙惟肖!其中,以保尔森在国会跪求通过7000亿美元救援法案这一不同平常的一幕最具震撼效果,将这场大戏推向悲壮的***。这些救市表演旨在向全世界表白:我美国政府已经竭尽全力在拯救美元和美国经济了。你们看我三天一千亿,五天一万亿,拼命在“救市”。要是再救不活,就不能怪我了。当一切预备停当后,忽然有一天,英法德同时公布不再接受美元了。股市暴跌没人救了,美元暴跌没人管了。一夜之间,美国的所有债务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中国人的储蓄和大部分外汇储备。美国老百姓的养老金泡了汤,医疗保险没了影,美国国债化成水,美元储备当手纸,这一切终将引爆的愤怒都别冲我美国政府来。能做的俺都做了,做足了,做尽了,问心无愧了。西方理论界将把矛头对准“万恶的主权货币”,靶心就是“不幸的”美元。最后代界统治精英只能向包括勤劳善良的中国人民在内的广大美元遇难者表示最诚挚的同情与哀悼。他们的悼词将这样结尾:“活着的人们,让我们从主权货币的废墟中站立起来,踏上世界单一的老实货币的新旅途吧!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