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2 金权天下 - 10.2 单一货币:历史的终结者

更多

“我们期待着在当前这样一个危机时刻,可以来推广世界货币的政策。当前的金融危机,是唯一可能的时机,由于你只有在危机的时候才能来做成这样建立新系统的事情。”
  ? ——2008年11月13日,“欧元之父”蒙代尔
  “全球经济需要一个全球性货币。”
   ——保罗·沃尔克,美联储前主席
  “控制货币和信贷可以打击国家主权的心脏。”
   ——奥尔登·克劳森(Alden W Clausen),美国银行总裁,世界银行行长
  “一旦一国的货币和信贷被部分控制,不在乎谁在制定该国法律。”
  ?? ——麦肯辛金(W L Mackenzie King),加拿大前总理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看懂了货币游戏的聪明人,《穷爸爸,富爸爸》的作者清崎就是其中之一。就在2008年9月金融海啸爆发之后不久,他在2008年11月24日的一篇文章中提到:“1910年,7个人在佐治亚州海岸四周的哲基尔岛上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据估计他们拥有着全世界1/6的财富。其中6个美国人,他们代表着摩根、洛克菲勒和美国政府。另一个来自欧洲,他代表着罗斯柴尔德和沃伯格。1913年,美联储的成立就是这次秘密会议的直接结果。有意思的是,美国联邦储备银行既不属于联邦,又没有储备,也不是银行……他们控制了美国的银行系统和货币供给。1944年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导致了世界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成立,它们成立的目的在于控制世界的银行体系和货币供给,就像美联储对美国所做的一样。1971年,尼克松总统公布放弃美元与黄金挂钩,这意味着控制世界金融系统的第一步工作完成了。2008年,世界经济陷进危机,富人终极将变得更富,但大多数穷人会更穷。这次危机很大程度上直接源于几十年前的这些秘密会议。换句话说,金融海啸的很大一部分是被策划出来的。”
  世界是否需要一个全球中心银行?假如想要实现一个单一的世界货币体系,它需要一个规模空前的货币政策来武装国际金融体系。从本质上来说,单一的全球性货币将使得银行的权力超越国家、种族和语言。加拿大前国会议员保罗·海耶(Paul Hellyer)在1994年对世界单一货币评价道:“在这样一个全球性货币/银行体系里,公民利益、单个国家只能服从于国际金融体系的利益……国家将不再能够制定任何独立的政策。”凌驾在主权国家之上的最强大的金融系统,将由不需向任何人负责的世界权势团体所运作。
  要运作这样庞大的计划,尽非一日之功,它必须经过长期的酝酿、积累、策划和理论研究,并且等待合适的时机推出才能实现。其中,火候的把握最为关键,过早和过迟推出都将同样有害。有关世界单一货币的理论探讨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已经进至相当深进的阶段。其中,一些关于世界单一货币的重要言论具有着明显的相关性。
  1969年:“让我从吹毛求疵的反对转向一些更积极的讨论,并且从最佳和最差的国际货币体系开始谈起。据我判定,最好的货币体系,是拥有世界金融权威的世界单一货币。”
  ——查尔斯·金德伯格(Charles P. Kindleberger),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教授,美联储波士顿会议的发言
  1984年:“我已经提出了一个激进的下个世纪的选择方案:所有的产业***国家建立一个基于共同货币政策的单一货币,并建立联合的货币发行银行以决定货币政策……这个建议短期来看,的确是过于偏激,但可以提供一个愿景或目标,来指导今后的步骤……”
  ——理查德·库博(Richard N. Cooper),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美联储波士顿会议发言
  1998年:“对整个世界来说,过渡到世界单一货币的速度可能令很多人大吃一惊,世界可能在10年内(2008年)便由今天的200多种货币进化到只有一种货币,并且从今天起25年后(2023年),历史学家将想知道为何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往清除存在了20个世纪的货币。”
  ——布莱恩·泰勒(Bryan Taylor),环球财务数据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此公能在10多年前说出这样的话,水平还是相当了得的。与其说他是预言家,不如说是计划者更为正确。)
  2001年:“25年前,万事达(VISA)成立时,其缔造者就把世界看做是需要单一货币进行兑换的体系,我们所做的一切均是基于全球视野,并努力来一步一步地实现我们的全球愿景。”
  ——莎拉·佩里(Sarah Perry),VISA战略投资计划部主管
  2004年:“假如全球市场经济在今后数十年蓬勃发展,全球性货币的出现似乎是合乎逻辑的。”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高级经济学家,世界银行年会发言
2007年1月5日,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国际经济部主任本·斯泰尔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数字黄金与货币制度的缺陷》一文,该文比较了浮动汇率与固定汇率的利弊,并反复夸大当今世界的货币体制是全球化进程中最薄弱的环节,夸大解决之道就是黄金的重新货币化,在现代技术条件下,使用电子黄金作为支付手段。他的结论是:“(数字黄金的货币制度)听上往似乎是偏激和难以实现的,但是,将人类经历了2500年实践的黄金货币进行电子化,终极也许将证实,这一货币体系比仅有35年短暂试验期的主权货币更加具有可持续性。”
  2007年5月9日,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喉舌《外交》杂志又刊登了本·斯泰尔撰写的一篇文章,题为《国家主权货币的终结》。斯泰尔在文中指出:“为了安全地实现全球化,各国应当放弃货币国家主义,废除不必要的货币,由于它们是今天很多动荡的根源。”在斯泰尔看来,当今世界金融动荡的根源就是“主权货币”的干扰。他说道:“为什么最近几十年来出现一系列货币危机的题目变得如此严重?从1971年起,尼克松总统正式使美元与黄金脱钩,在全球四处活动的货币才不再是对任何实物的索取权。全世界的货币现在都是政府魔术般地变出的纯粹的主权表象……把货币与主权挂钩的神话代价巨大,有时甚至还是危险的。货币国家主义与全球化水火不相容。”可以肯定,斯泰尔先生是要隆重推出“世界单一货币”的概念了,所以主权货币必须被废黜掉。斯泰尔先生进一步指出:“过往几十年来,美元已经成为无可置疑的全球货币,世界各国持有美元在各地市场进行交易,特别是石油。美元当今的特权地位不是上天赐予的,美元最初也是被另一种诚信的货币(黄金)所支持,别人愿意接受美元是由于他们相信在过往买到的东西,能够在未来换得等值的商品。这给了美国政府巨大的负担来保证这种诚信。不幸的是,这些机构未能肩负起这一重任。鲁莽的美国财政政策正在削弱美元的全球货币地位。”
  那斯泰尔先生提出的解决之道是什么呢?又是黄金的重新货币化和世界单一货币。他说:“但私营的黄金银行已经存在,从而使账户的持有者可以用真实的金条作为股份的形式,进行国际支付。固然黄金银行业目前还只是小本生意,但随着美元的衰落,它近年来有了明显的增长。假如谈论一种基于黄金的新的国际货币体系,肯定听起来很离谱。但1900年时,一个没有黄金的货币体系也是如此。现代科技使得通过私营黄金银行恢复黄金货币成为可能,即使没有政府的支持也是如此。”这一段才是这篇文章的一语道破之处,也正是文章全部重心之所在。换句话说就是,即使没有各国政府的支持,也要消灭主权货币,实施以黄金为核心的世界单一货币!
  显而易见,斯泰尔、安·兰德、格林斯潘的黄金货币价值观一脉相承,源自老欧洲的诸多银行家族,特别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金融理念,而与美国新兴权势团体的货币观点截然不同。罗氏家族两百年来收拾对手的主要手段就是“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假如说当今世界的金融江湖存在着两大势力团体的话,那就是以罗氏家族为核心的“黄金环保派”和以洛克菲勒为旗手的“石油战争派”这一美元发行的既得利益团体。双方就未来控制世界单一货币的战略是一致的,但在利益和货币理念层面上存在着重大分歧。
  “黄金环保派”更加看重货币的道德属性,夸大其内在的公平与公道性,牢牢占住了道德制高点,以为未来世界货币势必包括黄金与环保两大基本要素,以满足货币的老实性和弹性。“石油战争派”则看重货币背后的暴力因素,他们以为只要控制了中东的石油供给,就不怕各方势力不低头,再加上强大的军事与战争威慑力,世界上谁也不敢轻易拒收美元。即便是废除美元,赖掉美元债务,新的世界货币也是一种可以在刺刀之下随意摆弄的“信用”。这两大势力团体的较量,国际层面上体现在美国与老欧洲的较量,或者是美元与欧元的对决,而在美国国内政治上,则体现在力主环保的***党与力主石油战争的共和党之间的角力。
  如何在这两派之间借力打力,从而实现中国战略利益的最大化,将是考验中国外交聪明的重大课题。
  2008年1月7日,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黄金是一种新的全球货币》的评论员文章,这是近年来欧美主流媒体中呼吁黄金重新货币化最直白的一篇檄文。文章以为,黄金价格近来的暴涨反映了投资者对当前国际金融形势的紧张情绪,而一旦黄金终极成为货币的一种形式,那么黄金将不仅对美元升值,而且对英镑和欧元也会升值。文章以为:“对于黄金而言,一种更好的观点也许就是在美国抛弃金本位之前各国中心银行对黄金的熟悉,那就是,黄金不是一种商品,而是另一种货币。”
  假如我们明白从罗兹会社时代开始,“盎格鲁—美利坚权势团体”对媒体与公共议程的高超与娴熟的操纵手法,就不会轻易忽略像《外交》、《经济学人》、《金融时报》等受世界统治精英直接控制的标志性喉舌和像本·斯泰尔这般重量级人士所发表的“个人看法”,由于那决不是单纯的个人观点表述,它是代表利益团体意志的重要风向标,并成为精心策划的庞大宣传攻势中的一个环节。假如不出所料,那么随着危机的深化,越来越多的西方媒体和市场人士会逐渐对黄金产生“不约而同”的爱好。终极,黄金价格暴涨将成为“刺杀”美元体系的“摔杯之号”。
  2009年5月17日的彼尔德伯格会议结束以来,罗杰斯和索罗斯等人立即开始频繁警告即将来到的危机将是一场货币危机,他们并不是在开玩笑。一场严重的货币危机,将以美元危机为标志,它旨在起到两大作用,一是帮助美国进行一次彻底的赖账;二是震荡现有的世界货币体系,为世界单一货币的概念制造声势。这与1907年的危机导致1913年美联储的成立应该具有相当的可比性。人们会看到,没有世界中心银行和同一的世界货币,世界经济将是何等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