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2 金权天下 - 9.9 世界经济的未来:14年的“消费大萧条”

更多

  我们需要关注的已经不是金融海啸发生了什么,而是金融海啸之后的世界将会发生什么。
  从目前经济的基本趋势看,金融危机的恐慌情绪似乎暂时平息,经济复苏的希看之光仿佛就在眼前。2009年以来的世界股票市场闪现了出人意料的反弹,这究竟是新一波牛市的开始,还是可怕的熊市回升?世界经济真的即将复苏了吗?
  1929年美国股票市场的暴跌仅仅是拉开了大萧条的序幕,1930年美国股市出现了一波非常近似的熊市大反弹,也令人们燃起同等强烈的希看。但是,随之而来的是1931年更大规模的金融风暴,彻底打垮了金融市场的信心,并引发了长达10年的经济大萧条。
  格林斯潘曾将这次金融海啸形容为百年一遇,他自然不应该是在危机爆发后,思路忽然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从完全忽视金融危机的巨大风险“熟悉奔腾”到严厉表示危机将比1929年更加严重。
  事实上,应该有很多人已经看出未来世界经济远景十分不乐观,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萧条实在离今天的世界并不远远。人们总是想当然地以为,当今的世界已经与过往的历史发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本质变化,人类似乎登上了一个永久繁荣的高原,所有衰退都是短暂的,每次复苏都是迅速的。中心银行家们似乎已经找到了避免大萧条的灵丹妙药,货币政策可以无中生有地创造财富,制止一切危机的蔓延;政府笃信财政政策能够挽狂澜于既倒,为所欲为地实现永久繁荣。假如说经济的确存在着内在规律,那么人力的作用就必须顺势而为,熟悉规律并驾驭起伏,这对于投资者来说十分重要。
  当人们经历了惊险的激流险滩之后,欢欣鼓舞地来到了一片宽广的湖面,一切似乎都已平静下来。这时,只有站在高处的人才会猛然发现,就在顺流而下的不远的前方,横在湖面之下的是一道令人胆冷的超级大瀑布。
  这就是美国7700万“婴儿潮”世代的“消费大萧条时代”的来临。
  美国的“婴儿潮”世代指的是美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4664”现象:从1946年至1964年,这18年间美国出生的人口高达7700万人,占美国人口的1/4,这群人是当今美国社会的中坚气力。随着“婴儿潮”世代的成长,美国的经济步进了令人炫目的繁荣期。20世纪60~70年代,美国的“婴儿潮”人口带动了玩具、***、流行音乐的成长;20世纪70~80年代,步进结婚活跃期的“婴儿潮”人口带动了房地产、汽车业的成长;20世纪80~90年代,步进消费黄金期的“婴儿潮”人口又带动了个人电脑和互联网的成长。在这期间,“婴儿潮”人口创造了历史上最大的股市涨幅、房价涨幅以及国际航空、个人计算机、电脑网络和运动休闲工具的需求。
  从图中可以看出“婴儿潮”世代出生的最高峰时间段的最后拐点是1962年,考虑到美国事一个巨大的移***家,这一人口曲线已经经过了移民人口的调整。留意:请记住1962年这个数字。
  根据美国劳工部的统计数字,美国人一生的消费最高峰是在47岁,此时的人生正当壮年,年富力强,收进达到壮盛时期。过了47岁,人们开始考虑退休和养老,身体也日渐朽迈,不得不预备看病吃药,从这时开始,人们对未来收进的预期下降,消费开始逐步滑落,生活日渐节俭。随着年龄的增加,各种欲看也同步开始走下坡路。
  美国的“婴儿潮”世代从来没有储蓄的习惯,他们的人生前半段正好遇上美国成为主宰世界的霸权帝国,他们的心态中普遍存在着对未来超级乐观的情绪,浪费和挥霍成为生活的常态,肆意和放纵是他们的世代特征。他们没有父辈昏暗的大萧条记忆,也没有你死我活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残酷洗礼,一切都是那么顺利,一切都是那么辉煌。
  1962年“婴儿潮”下滑拐点时出生的孩子们经过了47年的奢侈生活,来到了美国国运的转折年份,2009年。世界忽然变得暗淡,经济繁荣忽然消失,金融海啸惊涛拍岸,失业狂潮席卷而来。此时,他们忽然发现自己投在股票市场的退休金已经损失近半,而银行账户的存款由于常年的大手大脚,从来就是“薄如蝉翼”,同时,放纵的生活习惯和肆意的超前消费,使得他们早已负债累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的消费将从正常朽迈的消费曲线上陡然下滑,必须加快勒紧裤腰带的速度和力度,以应对未来残酷的经济冷流。
  2009年将是一个世界经济转折的年份,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出道琼斯股票指数与人口消费年龄曲线令人惊异的高度一致性。道理很明显,股票市场反映了上市公司的业绩预期,而公司的业绩取决于产品销售,销售自然来源于人们的消费,消费在美国拉动了GDP的72%。
  从历史上看,从1966年到1982年,美国股市出现了近16年的股票市场大熊市(经通货膨胀调整),这一熊市周期与上一波人口老化周期曲线完美地重合在一起。进进20世纪80年代后,60年代初的“婴儿潮”高峰期人口大学毕业陆续进进劳动力市场,这一大批年轻人朝气蓬勃,勇于冒险,敢于创业,大胆消费,刺激了美国经济,极大地拉动了消费,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经济繁荣时代,股票市场紧随着出现了一个近20年的大牛市。
  而2009年正好处在人口消费曲线所代表的悬崖边沿,再往前一步就是“消费瀑布”的拐点了。当1962年出生的最后一批“婴儿潮”世代滑过2009年的47岁的消费最高峰年龄,接下往的就是一个剧烈下滑的消费周期,其持续时间直抵2024年。这将是一个长达14年的消费下滑周期,在高度负债的情况下,美国的消费市场将陷进一个堪与20世纪30年代相提并论的漫长冰河期!
  请留意,无论货币政策还是财政政策,对于一个朽迈的世代都不会发生明显的作用,究竟这些政策无法使人返老还童。鼓励老年人往大胆借钱消费并不十分现实,消费的逐年萎缩将使目前看起来鲜亮的经济复苏“绿芽”失往肥沃的信贷土壤。究竟消费拉动着美国72%的经济增长!
  日本曾在1994年达到了人口消费的顶峰期,随之而来的就是十几年的经济不景气,日本政府将利率一路降到了零,财政刺激所导致的国债总量高达日本GDP的160%,日本经济仍然无法启动。这与政府无法强迫老人们往大量借贷进行只有年轻人才有爱好的消费有着密切的关系。
  更为严重的是,欧洲的人口周期与美国一致,欧美两大经济板块将同时陷进长期消费冰河期。这对于所有以欧美市场为主要出口对象的生产能力严重过剩的新兴国家,将是一场经济生态环境的巨变。不能适应这次灾难级别巨变的国家将被淘汰出局,未来的道路将会异常艰难。
  作为经济的基本规律,统治世界的精英们早已洞若观火,他们要做的就是利用这一规律达成自己的重大战略企图,为此,他们已经等待了很久很久。再次提醒读者留意,2024年将是一个对于全世界都至关重要的年份。这一年,国际银行家的百年梦想将有可能变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