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2 金权天下 - 9.8 扭曲的美元与“债务堰塞湖”

更多

美元解决不了题目,美元本身才是题目。
   ——民间智者
假如我们将一个国家看做一个公司,那么国家也有一张自己的资产负债表。在这张资产负债表的资产项下,就是一个国家的财富,即通过劳动所创造的各种商品和服务,在负债项下,则是这些劳动成果的“收据”,即货币。货币并非是财富本身,而仅仅是对财富的一种“索取权”和对财富的“分配权”。
  假如说一个社会的实体经济部分主要是在“做蛋糕”,那么货币系统的核心作用就是“切蛋糕”。货币体系决定一个社会财富分配的价值取向,因而构成社会对财富创造者和拥有者的赏罚制度基础。公道的货币系统起到的作用就是“奖勤罚懒”,只要努力创造财富,老实储蓄劳动成果,这种行为将获得制度性的保护和系统性的奖励,从而鼓励人民往创造更多的财富和享受公平的成果分配。相反,不公道的社会制度,必将产生“奖懒罚勤”的效果,它将恶性刺激财富的投机和赌博行为,严重扭曲社会财富的分配机制,严厉惩罚老老实实的财富创造者,并残酷剥削本天职分的财富储蓄者。假如炒股票就能发大财,人们何必要往勤奋工作?假如大家都在金融市场上轻轻松松地获得巨额利润,谁还会往脚踏实地地从事实体经济艰辛繁琐的工作?好逸恶劳、巧取豪夺之风日盛,勤俭持家、艰苦奋斗之气日衰,整个社会的财富创造热情将受到严重腐蚀,终极,国家乃至文明将会衰落。著名货币学家弗兰兹·皮克有句名言:“货币的命运终极也将成为国家的命运。”
  货币体系正是一个社会乃至一种文明的道德伦理基石。从这一点看,格林斯潘等人早已彻底洞悉了一种老实的货币制度对人类文明究竟意味着什么。这也是他们终极必将放弃现有在经济上负债累累,在道德上千疮百孔的美元体系的根本原因。
  这次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并非是一系列偶然与偶合的后果,而是一场酝酿已久的全球范围内经济结构严重失衡的总清算。造成这种世界历史上罕见的经济结构严重扭曲局面的最重要因素,就是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以来美元的过度发行。美元逐年放大的滥发趋势将世界经济体中各种潜伏的危险因素逐渐聚集起来,在经历了长达30多年的缓慢恶化过程后不可避免地濒临无以为继的状态,危机终于爆发了。
  这场危机的本质是一场美元体系的重大危机,它不同于20世纪30年代以来的历次经济衰退,无论这场危机以怎样的方式落幕,世界都再也不会回回从前的格式。从世界经济发展模式到国际贸易分工,从全球货币机制到金融市场重建,从国际关系均势到地缘政治版图,从新能源革命到绿色时代的来临,这场金融危机对现有世界格式的冲击将不亚于一场世界级别的战争。
  1971年,美国单方面废除了布雷顿森林体系。从此,美元的发行既不受黄金的刚性制约,也没有国际机构的软性监视。美国开始走上一条放纵美元发行,利用其世界储备和结算货币的特权地位,尽享向全球征收铸币税的惊人利益。
  从1959年开始,美元的发行量就持续不断地超越美国GDP的实体经济增长速度,这种超量发行美元的行为在1997年之后进进了一个新的快速攀升阶段,[18]这两条线之间的差距,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美国几十年来通过美元过量发行向全世界征收的“铸币税”。特别是1971年美国单方面废除了布雷顿森林体系,这是美元的美国货币存量与真实GDP一次重大国际违约行为。布雷顿森林体系是世界各主要国家联合签署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公约,美国政府未经协商,忽然单方面废除了美元与黄金的挂钩,相当于美元的一次严重赖账行为。既然美元曾经犯过这样的违约“前科”,那么未来再次出现忽然的违约和赖账也并非不可想像。
  假如说尽对的权力必将导致尽对的***,这句话同样适用于美元。美元的特权在为美国带来巨大利益的同时,也带来了日益严重的副作用。
  一方面,靠印美元就能享受别人的劳动成果,这种不劳而获的快感就像吸毒上瘾一般,逐步瓦解了美国自立国以来所秉持的清教徒精神和节俭刻苦的社会道德伦理体系,违反了努力勤奋创造财富的“美国梦”精神,滋生和纵容了整个社会的鼓励投机、崇尚奢华、放纵消费、寅吃卯粮、自我膨胀的恶性观念,腐蚀了社会新生代创造真实财富的热情,日益掏空了美国积累了200年的社会财富。
  另一方面,在出口美元纸币换回世界商品的过程中,必然积累大量赤字和负债,越来越大的债务规模和利息支出本钱,从根本上削弱了美国的国力,为弥补亏空只能加大印钞规模,从而导致社会财富分配不均日益严重,中产阶级债务压力逐年增加,而收进水平远远落后,家庭财务状况越来越脆弱,支付危机俨然成形。
  正是美元的长期过量发行,导致了全球经济结构的严重扭曲。假如没有美元的不公道制度力挺,美国的过度负债与消费和新兴国家的过度生产与储蓄之间的极端失衡局面,早就不可能维持。人类历史上从未有哪一个国家能够像美国这样在30多年的时间里,持续不断地处在贸易逆差和财政逆差之中,在沉重的债务压力之下国民经济能够不发生系统性的崩溃,其根本原因正是美元脱离黄金之后,美国实际上根本不必努力偿还债务,只需开动印钞机就能大幅减轻债务压力,而将通货膨胀的后果均摊给全世界。这样一种货币制度之荒谬,之堕落,之不公,在世界历史上前所未见。
  即便如此,美元制度仍然不可能永远维持下往。
  截至2008年,美国的国债、地方政府债、企业债、金融债、私人债务的总规模已达57万亿美元,并且近年来在以每年7%~8%的速度上涨,以利滚利的方式增加,而美国常年可持续的GDP和国民收进增加速度仅有3%左右。由于债务本钱增长始终高于国民收进的3%的均匀增长率,从1980年开始,美国总债务(不仅仅是国债)占GDP的比重连续攀升了近30年,从163%飙升到目前的370%。由于利滚利的效应,美国总债务增加的规模越到将来就越是惊人。目前,美国总债务已形成了一个危险的“债务堰塞湖”。
  自美元1971年脱离黄金以来,美国总债务均匀年增加6%,2000年以来更高达7%~8%。假如我们以守旧的6%的增长速度计算,那么在41年以后,美国的总债务将达到惊世骇俗的621.5万亿美元!而美国的国民收进从目前11万亿的规模,以长期可持续的3%的增长速度计算,41年后仅为37万亿美元,621.5万亿美元的债务假如以6%的均匀利息本钱计算,利息支出将高达37.3万亿美元之巨。
  换句话说,2051年将是一个关键性的年份,到这一年,美国全部债务的利息支付总额将超过美国全部国民收进的总额,这意味着美国将在经济上彻底破产!
  这些债务还不包括目前100万亿美元以上的医疗保险和社保基金的隐性负债。
  美国社会已处在高倍杠杆运作之下。整个国民经济终极将无法承受如此沉重的债务本息压力,从而导致最后的崩盘。
  因此,美元危机的爆发不是会不会的题目,而只是时间题目。更大的可能性是,在2051年美元大限到来之前,崩溃就已经发生。也许,2008年金融海啸拉开的正是美元解体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