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2 金权天下 - 9.7 黄金:精英们的理想货币

更多

  在安·兰德的故事中,当精英们静静地从社会的各个重要岗位上“罢工”后,他们一起躲进了科罗拉多山脉的一片净土,俨然预备重建一个天堂国度。[14]在这个世外桃源中,最有意思的是他们所使用的货币不是美钞,也不是任何形式的纸币,而是实实在在的黄金货币。实在,不管是格林斯潘在1966年写的《黄金与经济自由》中对黄金的阐述[15],罗斯柴尔德家族对黄金定价权的近百年控制,还是世界上重量级的中心银行和超级银行对黄金的暗中操纵,无不秉承着国际银行家对黄金的特殊爱好。
  黄金在国际银行家的内心深处和真实精神世界中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些人牢牢地握住黄金,同时却给别人洗脑,让其他国家的人以为黄金不重要。这本书曲折隐晦地给出了一个清楚的答案。
  在《阿特拉斯耸耸肩》中,弗朗西斯科是整个故事的灵魂人物,他在解释什么是金钱,什么是财富的时候,反复提出一个重要的标准,这就是金钱必须基于标准的价值,而这种价值必须具有真实的意义,才能作为经济活动价值的客观评估标准。一个客观的价格标准要求其基准必须是商品,比如说是单位数目的黄金。黄金是财富和价值的一种蕴躲手段,并正确地反映出人们对不同商品和服务中体现的价值的认可。
  弗朗西斯科一语中的,金钱的价值标准作用正在被通货膨胀所腐蚀。弗朗西斯科以为货币贬值主要通过纸币替换黄金来实现,他以为这是导致社会道德沦丧的一个重要本质原因。因此,在世界统治精英和国际银行家们看来,黄金是一种老实的货币,它代表着一种客观、公正和不欺诈的交易行为,一个社会各个成员之间进行交易的庄重无伪的许诺,它代表着今天你所拥有的财富在明天,在明年,在远远的未来都能够换到和今天等值的商品和服务。
  黄金作为一种公平和客观的社会契约,将所有参与交易的各方,紧密和同等地,无欺无伪地整合在一起,弗朗西斯科以为黄金在整个货币体系中间起到了公平和公道的标准作用和储存财富的作用。而公道的货币体系实际上反过来就是社会分配财富的一个体系,它是否公正公道,决定着整个社会的道德伦理水平的高和低。公道的货币体系将把社会公正和同等的待遇给予勤劳、努力创造财富、善于储蓄和积累的人。那些偷***耍滑、投机取巧的人在这种公道的货币体制之下则受到遏制和限制,因此,公道的货币体系是构成社会伦理的重要基石。
  由于货币体系决定着财富分配方式,所以也终极决定着社会道德伦理的底线,而公道的货币制度可以刺激财富创造,抑制投机,反之不公道的货币制度则会鼓励投机和抑制真实的财富创造。处于不公道的货币制度下,社会道德的底线终极会被瓦解,整个伦理体系就会崩溃,社会文明不可避免地走向暗淡和消亡。从国际银行家的代表人物弗朗西斯科的视角,不公道的货币制度就是搜刮财富的手段和阴谋。
  格林斯潘1966年的《论经济自由》一文中透彻而清楚地阐述了同弗朗西斯科的观点和理论内涵完全一致的思路。弗朗西斯科对于贬值货币和通货膨胀的厌恶,在格林斯潘的文章中同样得到直观和深刻的表达。显而易见,他们这一群体共同反对所谓的宽松货币政策,反对所谓法定货币的体制,而且坚信包括美国政府、美联储等都不应该干预经济运作。他们是彻底放任的自由资本主义经济的坚定代言人。
  这就令我们不能不生出疑问。格林斯潘在1966年发表这篇文章的时候,已经40岁了,他的个人观点、价值观和世界观早已经定型。可是等他坐到美联储主席这个位置上时,却松手放纵美元的泛滥,导致了美国的宽松货币政策持续时间超长,终极酿成了今天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格林斯潘到底在想什么呢?他的实际作为和他的自身信仰截然不同甚至格格不进。
  格林斯潘在决策和执行货币政策时的言行与他一贯的信仰和坚持出现了如此巨大的反差,让我们更加有理由对目前所爆发的金融危机多打一个问号。格林斯潘难道真的看不出经济危机即将到来吗?以格林斯潘的能力、水准和他对数学模型、对数据的精确把握和高度敏感,对宏观经济的测算能力,他在1957年就能够提前6个月预计到1958年的经济危机,为美国钢铁企业作咨询的时候,就已经正确预言经济危机即将出现,而在2002年实行货币宽松政策,在给经济体系注进大量货币,放水养鱼的时候,却对房地产泡沫持续膨胀视而不见。他真的看不到风暴即将来临,终极会导致一场金融大灾难吗?
  格林斯潘直到2007年初还发言以为次贷危机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题目。假如他的判定决策水平果真如此,他也就不叫格林斯潘了。
  是否存在着一种可能,即格林斯潘在有意识地摧毁美元的价值,摧毁美元的信用,摧毁美元的生存基础?请留意,美元崩溃决不意味着美国崩溃,相反,在赖掉所有美元债务之后,美国反而得以轻装上阵。在拥有强大的军事气力、科技创新能力和丰富的资源基础之上,美国通过“破产保护”,彻底摆脱债务纠缠,更改世界货币游戏规则。终极,美国将拿出它压箱底的8100吨黄金储备和3400吨IMF的黄金,此时,美国为了“拯救货币信用”,不得不将“新货币”与黄金挂钩,以取信于天下。当然,世界上缺少黄金储备的国家将是最大的输家。届时,美元失往的不过是一条“债务的锁链”,而得到的将是一个金光灿烂的全新世界。
  我们会重蹈1923年德国超级通货膨胀的覆辙吗?假如会,那么极少数人开始大规模做空美元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