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2 金权天下 - 9.3 安·兰德:格林斯潘的精神导师

更多

“你无比崇拜的思想大师们曾教导你大地是平的,原子是最小的物质。整个科学史的过程就是谬论被不断地戳穿的过程,而不是取得了任何成就。”
  “只有最无知愚昧的人才会依然信仰那个陈旧的眼见为实的说法。你所看见的正是首先需要被怀疑的。”
  ?? ——安·兰德
假如有谁不知道安·兰德的名字,那么此人肯定不能被称之为美国通。安·兰德的著作曾深深地影响了20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的精英们的世界观。
 ? 安·兰德(Ayn Rand)是苏联犹太裔美女作家,早年生活在苏联,年轻时移民到美国。她与欧美的国际银行家族关系密切,渊源非同平常。她在1957年出版的《阿特拉斯耸耸肩》(Atlas Shrugged)共有1168页,发行量高达8000万册,成为西方世界中传播规模仅次于《圣经》的图书。有人说假如把该书“放在铁轨上可以让火车出轨”。出版前,美国兰登出版团体的编辑曾建议她删往部分内容,安·兰德回答说:“你会删减《圣经》吗?”结果小说一字不改地出版了,并随即引发了美国知识分子阶层的超级精神大地震。半个世纪以来,对该书的评价可谓汗牛充栋,两极分化十分严重。
1952年,才华横溢年仅26岁就已申明远扬的格林斯潘,通过朋友先容加进了“安·兰德圈子”。严厉略显枯燥的格林斯潘刚接近魅力四射的美女作家安·兰德,就对她崇拜得五体投地。在随后长达8年多的时间里,格林斯潘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到安·兰德的住所往同她探讨题目。这事有点令人费解,“安·兰德圈子”关注的是“高端”哲学题目和思想题目,而格林斯潘显然跟这个圈子“不搭界”,他是精通数学模型和数据统计的专家,曾提到自己年轻时代没有太多宏观思维习惯,对理论题目爱好缺乏,兴奋点主要集中在技巧性或者数据性的实用层面上。究竟是什么使他对安·兰德的小沙龙这么感爱好呢?
  当然,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格林斯潘似乎并不是冲着美貌往的,倒是先容格林斯潘与安·兰德熟悉的那位老兄终极发展成了美女作家的情人。
  设想一下,连续8年每周都往参加几个小时的讨论,这对于生活繁忙的现代人来说,无疑是很不轻易做到的一件事。即便是与至亲好友或父母居住在同一个城市,尽大多数人都做不到每周聚会一次,更何况是大忙人格林斯潘。显然格林斯潘不是个小说家,更不是个哲学家,也不是一个对宏观理论感爱好的人。他能坚持如此之久,可见安·兰德的小沙龙具备一个超级“精神磁场”,以非凡的吸引力令格林斯潘着迷。
  实在,吸引格林斯潘的正是安·兰德的思想和世界观,一种他前所未遇的重大灵魂挑战,一种他从前无法想像的精神境界,一种重新熟悉世界经济运作机制的聪明升华!
  1952年到1957年,正是安·兰德创作《阿特拉斯耸耸肩》的***期,也正是格林斯潘对世界熟悉发生重大嬗变的5年。这本书不仅使格林斯潘产生了永久性的“脑震荡”,也令安·兰德成为格林斯潘的终身精神导师。
  《阿特拉斯耸耸肩》中的阿特拉斯是希腊神话中的大力神,一手擎天扛住了倾斜的天宇,庇护着芸芸众生,但得到好处的人类对他并没有应有的感激,还对大力神的无私奉献怀着不尊重的态度。这本书的核心就是,世界上只有少数精英是“扛住天宇”的“大力神”,是精英们推动着人类历史的发展,他们是社会进步的源泉。但这些精英却受到社会不公正的待遇,并没有被赋予足够的权力。既然被庇护的尽大多数没有思想和灵魂的普通人都能随时罢工或撂挑子,那么假如有一天精英们也罢工了,这个世界究竟会变成什么样?
  安·兰德提出了一个异常尖锐的历史观和世界观题目,那就是究竟谁是历史的主要推动气力?在几千年漫长的人类历史中,这个题目被反复激烈地争论着,推动历史发展的主要动力到底是人民大众,还是少数精英?
  全书的“书眼”在于,金钱是构成社会各种运作机制中最核心的主轴,整个社会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艺术、历史等方方面面,实际上都围绕着金钱在运行。这本书的理念就是不承认任何道德,而以为金钱就是道德的唯一衡量标准。拥有金钱的人创造财富的能力要远远大于凡人,必然成为社会的强者。安·兰德以为社会要获取进步,必须鼓励强者,不能同情弱者。
  这个观点非常符合金权崛起的基本方法和思路。换言之,当经过了数千年的压抑之后,一旦金权在社会上起到了主宰作用,金权势力极大开释,那么把握着金权的国际银行家,就理所当然地成为整个世界的主人,而且成为道德的楷模与化身。
  这本书在美国社会的高层人士中备受推崇,由于此书恰恰道出了他们自己的心声。该书的畅销在很大程度上是这些世界精英联手推动和协力造势的结果,统治精英就是要利用这本书来为整个社会进行一次彻底的道德洗脑。
  《阿特拉斯耸耸肩》已在2007年被引进到中国,但是很多人实在并不真正理解这本书所表述的精神内涵,多把它当成一本哲学书籍,或者小说,还有读者把它当成一本代表反叛思潮的书来看。实在,该书最重要之处在于它栩栩如生地描绘出统治这个世界的超级精英们的精神世界。通过读这本书,读者可以触及到能量惊人的“盎格鲁—美利坚权势团体”的鲜活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