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2 金权天下 - 8.6 “盎格鲁-美利坚权势团体”

更多

从20世纪20年代起,罗兹会社致力于建立英美特殊关系,终极实现盎格鲁美利坚的同一。在《悲剧与希看:我们时代的世界历史》一书中,奎格雷讲到,为了实现上述战略目的,美国和英国之间存在着一个“盎格鲁-美利坚权势团体”。
对美国***影响最大的5份报纸——《波士顿晚讯》、《***教科学箴言报》、《纽约时报》、《纽约先驱论坛报》和《华盛顿时报》都把握在这个权势团体的手中。而且这些主流媒体的一把手们互相“举贤不避亲”,比如《***教科学箴言报》的主编曾是英国《圆桌》杂志的美国联络人,而《圆桌》杂志的原主编洛田勋爵担任英国驻美大使时,曾是《***教科学箴言报》的撰稿人,又曾任罗兹信托基金的秘书长。鼎鼎大名的多个华尔街金融家都曾任美国驻英国的大使。
奎格雷指出,至少在20世纪早期,美国重要大学的决策权在“盎格鲁-美利坚权势团体”手中。一直到20世纪30年代,摩根团体基本上控制着哈佛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决策权;耶鲁大学则在美国标准石油的洛克菲勒团体麾下;普林斯顿大学回属普天寿保险公司。不过,固然这个“美利坚权势团体”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它还是未能彻底控制美国政府。20世纪初,美国政府在“进步运动”的压力下,通过了几条对该权势团体不利的税收法律,尤其是财产继续税,于是这些团体逐步将由华尔街主导的巨额私有财产向免税的基金会转移,成功地完成了财富隐形的华丽转身。
罗兹会社成员之一的美国政治评论家、政府顾问沃尔特·李普曼( Walter Lipp-mann),对20世纪美国社会和外交政策产生了深刻影响。著名的重建欧洲的“马歇尔计划”由他最先草拟,美国在“一战”、“二战”和冷战时期的心理战战略也由他主持制定,他是外交关系协会和英国罗兹会社之间的关键联系人。作为从威尔逊到尼克松的美国历届总统的重要谋士,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陪同伍德罗·威尔逊总统赴巴黎和会期间创立了美国外交关系协会。
无论其成员背景还是使命,是影响***的方式还是对美国内外政策的影响,外交关系协会都堪称美国的“影子政府”和英国罗兹会社在美国的翻版。美国对外决策团体的重要喉舌、外交关系协会的“机关报”《外交》杂志即为该委员会影响美国对外政策的旗帜性刊物。《外交》杂志的重要撰稿人囊括了美国对外政策的几乎所有重量级谋士,包括李普曼、乔治·凯南、布热津斯基和基辛格,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就是最先发表在该杂志上的。
1919年召开“巴黎和会”时,英国和美国都想趁身居战胜国的地位之际,建立一个由他们主导的国际社会体系。“巴黎和会”结束后,李普曼和其他参加会议的美国人,大多都是罗兹会社的成员,在巴黎的一家饭店里成立了“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
作为罗兹会社的一个分支,“外交关系协会”最早是以“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美国分会”的名义进进美国的。1921年,“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美国分会”与一个由纽约的银行家、律师于1918年创建的主要讨论战时商界、银行界题目的名为“外交关系协会”的组织合并,并沿用“外交关系协会”的旧名,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见到的美国“外交关系协会”。
迄今为止,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已经存在了80多年,它无疑早已背离罗兹最早希看英格兰重新统治美利坚的初衷,却正在逐步实现着盎格鲁-美利坚利益团体称雄世界的梦想。当中国为全球化欢呼的时候,不知道是否有人看到了这个巨大的社会机器背后罗兹会社冷峻的面孔和自得的微笑?
说这个世界正为少数秘密团体所操控并不是什么新奇的观点,也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正像一位英国学者所说:“我们早该想到,有权有势者和富人们是按照自己的利益来做事的,这就叫资本主义。”
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西方世界,表面上是***、自由与多元化的社会,过往的金融寡头们已经成功地被神圣的***制度赶出了权力的殿堂。有权有势的超级富豪家族们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再无踪迹可寻。历史被改变了吗?资本主义不再为少数权力团体服务了吗?国际银行家果真主动放弃了至高无上的权柄,回隐山林过普通人的生活了吗?
人性实在是不会改变的,贪婪与控制的欲看从人类诞生之初直到现代社会,从来就没有改变,在可以想像的未来,也不会改变。改变的仅仅是贪婪和控制的形式。从贸易资本主义到产业资本主义,从金融资本主义到垄断资本主义,再到当今的所谓多元资本主义,少数权势团体对社会大多数人的统治,其本质从未改变,只不过今天的统治手段和形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直接的、可见的、赤******的金融寡头们躲到了幕后,代之而起的是新兴和庞大的基金会体系,它们已成为当今西方世界统治气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背后控制者仍然是从前的金融家族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