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2 金权天下 - 8.2 钻石帝国与精英元首

更多

约翰·罗斯金( John Ruskin)告诉牛津的学生们,他们所在的上等阶层在教育、艺术、法律规范、自由意志、优雅气质和自我约束方面,都拥有伟大的传统。但是,这些传统必须推广到英格兰,乃至全世界的下等阶层中,只有这样,下等阶层才可以并值得被拯救。假如英国的上等阶层不能把他们的宝贵传统推广出往,他们很快就会被规模远大于他们的下等阶层所吞没,这些传统也将被丢弃。为了避免这种可怕的后果,他们必须尽快把自己的传统输送到全世界每一个角落。
罗斯金这一番“令人感动”的演讲被一个学生记录下来,他就是塞西尔·罗兹(Cecil Rhodes),在以后的30年中,罗兹一直把这份笔记收躲在身边。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这句脍炙人口的广告宣传语背后,是全球最大的钻石巨头戴比尔斯团体( De Beers)。该团体把握着现今全世界40%的钻石市场,这个数字一度高达90%。
戴比尔斯的创始人塞西尔·罗兹出生于1853年,是英国政治家和著名商人,罗得西亚(Rhodesia,津巴布韦的旧称)的殖民者,罗得西亚即以他的名字命名。通过掠夺非洲南部的自然资源,罗兹取得了大量财富,死后设立了罗兹奖学金。
作为一位郊区牧师的儿子,罗兹算得上是英国殖民扩张时期单枪匹马的“英雄”。罗兹在南非靠开采钻石发了财,建立了曾控制世界钻石业90%业务的戴比尔斯钻石帝国。但他的野心远不止此,甚至英国人都以为“他不仅想让整个地球都回英国所有,更想把月球纳进英国的统治范围”。
罗兹早在1882年就尝试通过罗斯柴尔德家族从旧金山派到非洲主管钻石矿业的代理人来接近罗家。当时南非的钻石开采业正在惨烈的竞争中奄奄一息。罗兹正确地判定出,谁能先得到来自伦敦的金融支持,谁就能在钻石大战中脱颖而出。他明智地决定要傍上罗家这棵大树。终于等到1885年,在开往伦敦的轮船上,罗兹偶遇罗斯柴尔德家族另一位主管钻石开采的美国工程师,立即便许给他戴比尔斯公司总经理的职位。通过他代为引荐,两个月后,罗兹得以正式结识伦敦的罗家掌门人奈提·罗斯柴尔德。
奈提非常看好戴比尔斯,先为自己买了5754股戴比尔斯公司股份,立即成为最大股东。在罗家的大力支持下,罗兹的戴比尔斯小鱼吃大鱼,一口一口地把实力更强的数家钻石公司悉数吞并,终极奠定了世界钻石帝国的大业。
罗兹对罗斯柴尔德高度信任,在1888年的一次会面中,罗兹对奈提表白道:“有您在背后支持,我相信我说到的都能做成。”这种信任使两家很快成为紧密的贸易战略同盟。1889年,戴比尔斯公司发行了175万英镑的公司债券。罗斯柴尔德伦敦银行买下17.8%。1894午,罗斯柴尔德伦敦银行干脆自己为戴比尔斯再发行了350万英镑的债券。
罗兹在罗家的支持和鼓励下,扩张步伐越迈越大。
戴比尔斯钻石公司在系列成功的吞并中迅速发展壮大,它的年分红在1896年至1901年为160万英镑(每股40%),在1902年至1904年达到200万英镑。
1900年,奈提对罗兹进行了高度评价:“你已将戴比尔斯打造成一个神话。你建立了对钻石生产的垄断,又一手掌控了钻石销售市场,同时你还成功建立起一整套机制把这一贸易模式延续了下往。”
罗兹和奈提在殖***义和帝国扩张的政治理念上不谋而合,两人越来越志同道合。罗兹创建的公司,奈提都不遗余力地在资本上给予大力支持。1889年,罗兹建立大英南非公司(Hritish South Africa Company)时,奈提先是作为创始股东注进资本,又免费友情担任公司投资顾问。1888年6月,罗兹修改了自己的遗嘱,把原本要传给兄弟姐妹的戴比尔斯公司全部股份都赠予奈提。随附在遗嘱的信中,他嘱咐奈提这笔钱要用于建立“一个为帝国利益而选择的会社”。罗兹认定罗斯柴尔德是唯一有能力支持他实现理想的“朱紫”。
罗斯柴尔德的眼睛牢牢盯着戴比尔斯钻石业的巨大贸易价值,而罗兹的目光则越过奈提的肩膀,看向非洲乃至全世界广袤无垠的沃土。罗兹眼里的钻石更象征着他对实现政治影响的孜孜追求。在给奈提的信中,罗兹说一定要让戴比尔斯成为“另一个东印度公司”,从非洲开始构建“终极实现理想的框架”。